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我的学生,想嫁谁就嫁谁!
    炮声隆隆,响彻整座城市。

    今天,在韩家星球上主城中,此刻热闹一片。

    所有人的脸上,全都是一脸的喜悦神色。

    姜家之女姜若彤,和韩家的小公子韩瑞,要完婚!

    如此喜事,让整个城市都沸腾起来。

    这次婚礼的举办地点,乃是在韩家的主殿之前。广场之上,已经摆了近千张桌子,来自四大家族的人,还有雷音星域之中受邀前来的人,此刻全都汇聚在广场,彼此间谈笑着。

    而在广场的最前方,就是这次大婚典礼的举办地。此刻在那里,已经装扮的异常豪华。

    “无为家族果然舍得下血本,竟然布置下了这么大的阵仗。”

    古天河扫了眼四周,啧啧称奇。

    他作为雷音学宫的副宫主,见过的婚礼也不少,可是没有一次,能够像今天这样,让他感到如此震撼。

    “陈先生,我们真的要在这里,阻止这场婚礼么?”

    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陈羽,饶是古天河见惯了大场面,依然感到一丝丝不安。

    这样子做,等于是在整个雷音星域这么多大佬的面前,狠狠打了四大家族的脸!

    如此做法,真的没有问题么?

    和古天河的焦虑不同,陈羽依然云淡风轻,镇静自若,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正是要在这里,阻止这样婚礼。我陈羽的学生,想嫁什么人,自然由她自己决定,又怎么能受别人安排?”

    之前陈羽已经得知,这次姜若彤的婚礼,可并不是她自己的意愿,而是受到姜家的压迫,才不得已而为之!

    陈羽看着高台,双眼一眯,整个人散发出浓浓的霸气。

    “她若是愿意,我给她送上最好的祝福!她若是不愿意,我为她,打脸四大家族,那又如何?我,是她的老师!她,是我的学生!就是这么简单!”

    古天河一愣,怔怔看着陈羽,目光震动,随后重重叹了口气。

    “陈先生的气魄,非我所能及!”

    说着,古天河腰背一挺,被陈羽带的也是意气风发了起来。

    “也好!我就看看,陈先生到底是如何打脸四大家族的,真是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他们崇拜到极致的绝行者,竟然就是陈先生本人,会是何等表情?”

    两人坐在一处角落之中,自顾自的说着话。

    而在广场的其他地方,几个人围在藏元霸的身旁,全都是一脸困惑。

    “哎,藏元霸,你怎么了?今天脸色怎么这么差?你们大力角魔族的身体,不是向来很好么?难不成生病了?你没事吧。”

    其中一人和藏元霸相熟,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拍一拍藏元霸的肩膀。

    “别碰我!”

    突然,一声尖锐高亢的喊声,陡然自藏元霸的口中爆发出来,与此同时,他更是一跃而出三米的距离,整个人大口喘着粗气,面色苍白,额头上密布着冷汗。

    愣住了!

    周围的人全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了?

    堂堂大力角魔族的高手,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刚才藏元霸的反应,简直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噩梦一般,让几人全都是诧异万分。

    “藏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藏生看着藏元霸如此样子,嘴角疯狂抽动起来。

    怎么回事?

    这他妈的要去问问陈羽啊!你们怎么知道,昨天藏元霸到底经历了何等的惊吓!

    单凭肉身,直接把藏元霸拍进了土里!结果昨天晚上,藏元霸时不时还会从噩梦中惊醒!

    摇了摇头,正想着如何向众人解释,有人突然指着天空,大喊了起来!

    “你们快看,姜家的姜若彤来了!”

    唰!

    所有人全都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就看到一艘红色航船出现在了高空之中。

    陈羽也是仰头看去,双眸一凝。

    此刻在航船之上,姜若彤站在船头,看着整个广场,目光中有着一丝黯然。

    自己,终究是难以违抗家族之命,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么?

    “老师,对不起。是学生失礼了!”

    一想到自己还没有和陈羽正式告别,姜若彤就忍不住狠狠紧了紧拳头。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陈羽对自己那么好,可是自己连离去,都没有和陈羽说一声,让她感到很是愧疚!

    “呦吼,姜若彤,你这个小贱种,在这惆怅什么呢?”

    一个尖锐刻薄的声音,传了过来。

    与之相随的,是一个嘴唇极薄的女子,姜家大小姐,姜无仁!

    “哼,一个婢女生出来的贱种,今天竟然有机会穿上如此华丽的衣服,真是你这辈子的荣幸!”

    姜无仁上下扫了眼姜若彤,眼中讥讽连连。

    此刻的姜若彤,一袭红妆拖地长裙,配上姜若彤清冷的气质,充满了惊艳的美感。

    也正是这份美感,让姜无仁嫉妒!疯狂的嫉妒!

    自小到大,姜若彤不论是长相、天赋、实力,全都压她一头!

    “凭什么?我母亲乃是正统!她的母亲,不过是父亲大人醉酒后玩弄一个婢女所生的贱种罢了,这么卑贱的出生,凭什么比我强!”

    每次想到这些,姜无仁就恨不得扑上去,将姜若彤的脸给撕烂!

    姜若彤扫了眼姜无仁,只有无限冷意,却是一句话没说。

    姜无仁眉头一挑,随后就冷冷笑了起来。

    “呵呵,不过你这种卑贱出生的小贱种,能够嫁给韩瑞,也是你的福气了。虽然你不过是作为韩家和姜家联姻的牺牲品,而且韩瑞也是韩家最公认的废物,但是他毕竟是韩家正宗!”

    “你这种出身,那是高攀了人家!呵呵,如果你的便宜老师知道了,想必也会为你高兴吧。嘿嘿。”

    姜若彤本不愿搭理姜无仁,但是听到此话,她的目光骤然一寒。

    “不要侮辱我的老师!否则,我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听到这话,姜无仁哈哈大笑起来。

    “哎呦,真是笑死我了。你好歹也是我们姜家的人,竟然在外面拜了老师,已经是丢我们姜家的脸,而且我听说你那个废物老师,还是教什么茶道的?果然,像你这种卑贱的东西,哪怕找老师,找的也是个废物罢了!”

    轰!

    姜无仁还想再说,但是就看到一袭红衣闪过!

    一只雪白的手,已然抓住了姜无仁的脖子!

    与之相随的,则是姜若彤那杀气盎然的冰冷双眸!

    白的手,红的衣,黑的眼眸,宛如地狱修罗一般!

    “我师如我父!辱我,尚有活路,辱我师者,杀!”

    声音落地,姜若彤的手,骤然收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