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战争,开始了!
    掌风凌冽,其上光华璀璨,有着浓浓的杀机。

    何欢瞳孔剧缩,虽然仓促,但是依然汇聚起全身的力量,一掌从其腋下直接轰

    了出去。

    砰!

    两掌相对,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何欢的手臂,直接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反角度。

    “噗哇!”

    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何欢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大殿中的石柱之上。

    “郝云傲!你!”

    何欢死死看着郝云傲,眼中透出强烈的震惊神色。

    他不敢相信,郝云傲竟然会攻击自己。

    此刻,武上君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何欢,你又怎么知道,郝云傲,早就知道了我的秘密。他,一直都是我的人

    啊,哈哈哈哈。”

    武上君笑的肆意张狂,郝云傲站在那里,面色一片冷漠。而裴琴和许欢两人,

    彼此之间看了眼,都有种浓浓的后怕和庆幸。

    还好,还好自己跪下了,不然的话,岂不是要和何欢一样,死在这里?

    何欢咬牙看着这一幕,眼中突然浮现出了决然的神色。

    “今天,哪怕是我死,我也要啃下你们的一层皮!”

    目光一瞪,何欢单手直接抓住了自己折断的那只手臂。

    嗤啦!

    只听到一阵磨牙的声音响起,何欢竟然直接撕了自己的手臂!

    大片的鲜血,直接飙射而出,异常骇人。

    不过诡异的是,鲜血并没有洒落在地,而是悬浮在空中,涓涓而流,竟然和何

    欢的断臂直接连在了一起。

    “祭我鲜血,燃我残躯,化命为灵,秘术,血怒殒命之术!”

    轰!

    随着何欢话音落地,他全身的血液,直接都沸腾起来,从毛孔中透露而出,覆

    盖在其体表,竟然化为一件血水铠甲,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机,骤然暴涨数倍,

    无限接近了凝神境!

    “何欢拼命了!”

    裴琴惊呼起来。

    这一招,乃是何欢的最后一招,能够急速提高自己的实力,但是用完之后,必

    死无疑!

    没想到,何欢竟然刚烈如此!

    “哎,这又是何必,只是跪一下,顺服而已,就这么难么?”

    裴琴叹息道。

    何欢此刻,双眼前都是一片血色,声音嘶哑万分。

    “我的膝盖没那么软,我的腰很硬!要我跪异族?不可能!我为人,不是狗,杀!”

    砰!

    一步踏出,何欢直接激射而出,在其手中,猛地浮现出一把血色长刀,其上火

    光缭绕,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如同沸水一般,一刀骤然劈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郝云傲面色依然不变,五指并爪,直接对着刀口就抓了过去,只

    一下,就把何欢这一刀,直接抓在了手中!

    什么!

    看到这一幕,何欢的心中惊骇欲绝。

    郝云傲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一步!

    不过虽然震惊,何欢反应却是极快,直接放弃了手中的血色长刀。

    “燃血爆!”

    轰!

    就看到郝云傲手掌中的长刀,突然发亮发热,随后轰隆一声,发出惊天爆响,

    整个大殿之中,都是猛地一震,血雾弥漫,遮蔽人的视野。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何欢已经逃离了此地!

    “跑了?他会跑去哪里?”武上君眉头轻皱。

    而就在这个时候,裴琴和许欢两人,却是异口同声的喊出了两个字。

    “陈羽!”

    不知为何,他们本能的感觉,何欢绝对会去陈羽那里。

    “哦?又是这个陈羽?”

    武上君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两指骤然点出,就看到两道黑红色的光芒,直

    接射入了两人的体内,顿时两人的气机再次暴涨。

    “你们去杀了何欢,还有,把那个陈羽带到雷音学宫的千雷山上,我要在那

    里,召开学宫武会。郝云傲,你和我一起,前往千雷山。”

    几人点头,纷纷离开了大殿之中。

    而就在此刻,神志已经有些迷糊的何欢,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就来到了陈羽的

    住所这里。

    此刻陈羽正在向姜若彤几人授课,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眉头一挑,看向天空之中。

    “恩?”

    看到何欢之后,陈羽瞳孔猛地一缩!随后一个闪身,直接将何欢接了下来。

    姜若彤等人,看到何欢的样子后,全都是神色大震。

    此刻的何欢,十分凄惨,身上的血液十去七八,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生机如同

    是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可能熄灭。

    “我的天啊,这可是学宫中,他是金牌大导师之一,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唐千霜捂着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一切。

    “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

    何欢看着陈羽,如同回光返照一般,拉着陈羽的手臂,激动喊了起来。

    “快走,武上君修炼异族功法,要颠覆学宫,雷冠宇深陷险境,不知生死。其

    他三个金牌大导师,全都投靠了武上君!”

    异族!

    听到这个词,陈羽目光骤然一闪,杀机瞬间涌动而起。

    其他人都是面色大变!

    万万没想到,副宫主之一的武上君,竟然就是异族!

    “快跑!你快跑!把消息传出去!”

    何欢拉着陈羽的手,急忙开口。

    “我们之间的恩怨事小,异族事大,放下你我的恩怨,赶紧走!”

    不知为何,他觉得整个学宫之中,只有陈羽能够逃出武上君的追杀。

    陈羽定定的看着何欢,目光恍然。

    这个人,就在前几日,还跪在自己面前,对自己充满了恨意,可是现在,在将

    死之际,竟然来到自己面前,提醒自己逃跑!

    一时间,让他想起了上一世,并肩战斗的战友。

    上一世和异族大战的时候,也如现在一般,个人间的所有私怨全都放了下来,

    有的,只是同仇敌忾!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披我战甲,握我戈矛!

    他还记得,曾有一人和自己约定好了,杀光异族之后,就要和自己决一死战。

    可是后来,为了掩护自己离开,他却是主动断后,最后血战而亡!

    “他妈的,苍羽,记住了,老子才不是为了救你,老子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为

    了我们人族!”

    言犹在耳,现在看着何欢如此样子,陈羽又想起了那些峥嵘岁月。

    紧紧握住了何欢的手,陈羽的眼神不由柔和下来。

    “你,是条汉子,放心,你的仇,我陈羽来给你报!”

    说着,陈羽靠在何欢的耳边,轻轻说了句话,何欢立马愣住了,随后脸色放松

    了下来。

    “难怪,难怪宫主敢离开,原来是因为有你在这里。这样,我也安心了。”

    说着,何欢的眼睛,缓缓合上,气息全无!

    而他的神色,终于不再紧张,充满了安宁。

    陈羽攥紧了何欢的手,人死如灯灭,哪怕之前何欢和他之间,有再多的仇怨,

    何欢能够前来提醒自己,也足以让一切都释然了。

    “你的情,我承下了!”

    深深吸了口气,陈羽眼光骤然一闪,杀机森森。

    “异族,这一世,我们的战争,又开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