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一下子,空气安静了
    嗯?

    听到陈羽的话,在场众人全都是一愣。

    刚才红思通的所作所为,几人全都是看在眼中,明显是对陈羽和云凰抱有很大的敌意,现在几人全都以为,陈羽会找红思通的麻烦,又怎么会,给红思通找什么喜事?

    陈羽看着红思通却是点了点头,嘴角的戏虐神色更浓。

    “不错,刚才你不是说想要拜公孙浩渺为师?我现在就让公孙浩渺收你,不是天大的喜事么?”

    什么!

    红思通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住了。刚才他的确是说着这句话。不过当时,他是故意挤兑云凰,却没想到,陈羽现在突然提出来这种事情。

    陈羽看着红思通,嘴角冷笑连连。

    他,绝不是那种受了气,闷不啃声的人。红思通刚才几次三番找他麻烦,他断然没有放过对方的道理。

    众人也是一愣,不过随后,每个人的脸上,全都是笑意满满。

    堂堂红思通,如果拜了三绝老人为师,那从辈分上来说,可就是陈羽的曾徒孙!

    一想到这一幕,几个看着红思通,每个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公孙浩渺看着红思通,清了清嗓子,这才背着手,淡淡开口。

    “咳咳,红思通,原本以你的资质,根本就没有资格,做我的弟子,不过既然祖师发话了,那我就破例,让你成为我的弟子吧。现在,还不跪下拜师?”

    卧槽!

    红思通脸色瞬间涨的通红,尼玛老子并不想拜师啊!

    红思通知道,这一跪之后,面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羞辱。

    公孙浩渺原本就是性格怪异的人,自然不会在乎年纪。可是他不一样,对他来说,让云凰成为他的祖师,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是奇耻大辱!

    一时间,红思通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僵住了。

    “怎么的,红思通,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犹豫了?刚才你可是说的,恨不得立马就给公孙先生跪下来,怎么现在怂了?”

    汤战在一旁,哈哈大笑,言语上毫不留情。

    云昂也是呵呵直笑。

    “红思通,既然你有如此机缘,可千万不能放过。而且公孙先生的邀请,难道,你要拒绝么?”

    如此说着,云昂的眼中,却是一片冷意。

    自从三年前,他有意把皇位交给云凰之后,红思通就开始不安分了。

    和云千机一道,明里暗里违抗自己。这早就让云昂心中不满。

    现在能够打压一下,云昂自然是乐意的。

    红思通面色涨得通红,牙齿咬的磕磕响,额头上青筋暴露。

    “思,思通拜,拜见老师!”

    缓缓跪在了地上,红思通极为不甘心的说道,一股巨大的羞辱感,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得不跪。以公孙浩渺的行事风格,如果他敢有任何不从,必定会被当场杀死!

    “忍!我必须要忍!”

    红思通心中怒吼道。

    此刻,公孙浩渺点了点头,道:“既然入我门下,那云凰就是你的祖师,陈先生,就是你的曾祖师,现在,还不跪拜!”

    卧槽!

    红思通心中大骂,但是却不敢违背,只能跪在云凰面前,把头深深埋在地上。

    “红思通,拜,拜见祖师!拜见曾祖师!!!”

    咬着牙,说出这种话,红思通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疯狂涌向自己的脑子!

    陈羽点了点头,这才冷冷一笑,俯视着红思通。

    “起来吧,既然做孙子,就要有做孙子的觉悟!”

    咔嚓。

    听到陈羽的话,红思通拳头骤然一紧,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大厅之外,一男一女就冲了进来!

    “父皇,请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云凰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凶人,竟然把宣和打成了这样!”

    进入大殿的男子,身材高大,衣着华贵,只是一双三角眼中,却透露出浓浓的算计和阴毒。

    此人,正是大皇子,云千机!

    而在他的身旁,则是一脸肿胀的红宣和!

    刚一进门,云千机就直接喊了起来,一脸委屈的样子。

    云昂一愣,就看到了此刻的红宣和已经完全被毁容了。

    “红袖,你怎么了!”

    红思通看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当下立马大喊了起来。

    “父亲,我是被打的。”

    红宣和说着,无意中眼睛一扫,就看到了陈羽几人,全都在场,立马就愣住了。

    随后,红宣和指着陈羽,立马高声尖叫起来。

    “父亲,就是他!就是他打得我!你要为我报仇啊!”

    什么?

    红思通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陈羽,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和陈羽见过了。

    陈羽看着红宣和,眼神中充满了玩味神色。

    有意思,真有意思。

    “是我打的你,那又怎么样?”

    你!

    听到此话,红宣和心中一怒,但是一想起之前陈羽那强势的样子,她又不敢再说出任何话。

    怒哼一声,红宣和看着云昂,开口道:“陛下,您还不知道吧,您费心费力为云凰找到了三绝老人作为老师。但是云凰却找了这个年轻人当老师!”

    “不仅如此,我之前本想要为三绝老人准备飞仙炉,作为感谢他教导云凰的谢礼,但是这个人,却生生从我手中,把飞仙炉给抢了过去。”

    “作为云凰的嫂子,宣和一直都在为云腾帝国考虑,为云凰考虑,结果却被如此对待,请陛下,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

    说着,红宣和竟然哭泣起来,楚楚可怜。

    云千机也是怒吼道:“不错,宣和如此广博胸襟,却遭到殴打,作为他的男人,这口气,我绝不能忍!云凰和这个家伙,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云腾帝国的脸面,往哪里放!”

    云千机大声吼道。

    但是让两人诧异的是,大殿之中,众人看着两人,目光中却都是充满了一股别样的味道。

    这,似乎是戏虐?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两人对望了一眼,只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为什么这么看着自己?

    “父亲,这,这是怎么回事?”

    红宣和看着红思通,疑惑问道。

    红思通脸色复杂,“别说了,快别说了!”

    而此刻,云昂看着云千机和红宣和,淡淡一笑。

    “你们两人,想要欺师灭祖么?”

    红宣和愣住了,和云千机面面相觑。

    欺师灭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