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人是我杀的,丹炉是我要借的
    江东分院的一座房子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蓦然睁开双眼,有着浓浓的惊惧神色。

    “是哪位高手,竟然来到天医阁?”

    老者立马起身出门,来到门前的广场,就看到一群人正仰头望着天空,发出阵阵惊呼声。

    他抬头望去,一架直升机刚刚开到他们头顶,悬停不动,螺旋桨疯狂旋转,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嗯?竟然是永良市的孙家?他们竟敢这样来我天医阁?”

    老者是天医阁的副院长顾阳云,看到直升机上的标志后,眼中立马有着一丝怒火。

    不投拜帖,不经允许,竟然就敢如此大大咧咧地来到天医阁的上空?

    孙仲轩那个老家伙,难不成疯了?

    “我倒要看看,等会降落之后,孙仲轩你怎么解释!”

    顾阳云咬牙说道。

    “陈大师,下面可都是天医阁的人啊,里面的高手很多,还有擅长用毒的大师,我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下去,不然是要吃亏的!”

    孙仲脸上有着浓浓的忧虑,下面足有几十人,都抬头望着他们,眼中有着浓浓的敌意。

    “准备?”

    陈羽摇了摇头,丝毫不在意下面的人群。

    “那我来通知他们让开,我们现在就下去。”孙仲轩就要准备拿起喇叭。

    但是陈羽只是淡淡一笑。

    “不必。”

    恩?

    孙仲轩疑惑地看着陈羽,但下一刻,就变成了惊恐!

    陈羽他,竟然直接跃出舱门,跳了下去!

    “陈大师,不要!”

    孙若灵面色雪白,大声惊呼,声音却被淹没在直升机的轰鸣中。

    “快看,有人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了!他想死不成!”

    下方人群突然大喊道,众人全都惊骇地看着那急速下降的人影。

    顾阳云看着天空,瞳孔一缩,心中异常吃惊,这可是有足足近百米高空!人从上面跳下来,岂不是要摔成肉泥!这孙家到底想要干什么!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陈羽急速坠下。

    “咚!”

    宛如炸药爆炸般,剧烈的爆响震得人耳膜生疼,地面都随之一颤,几乎让人站立不稳。无尽的烟尘瞬间扬起,众人不由挡住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面面相觑,齐齐望向场中。

    顾阳云全身紧绷,死死盯着刚才陈羽砸落的地方。

    今天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实在是太奇怪了些。

    烟尘慢慢落下,等众人看着场中的情况时,顿时如同被掐着脖子的鸭子,死死瞪着眼睛,喉咙里尽是咯咯的声音,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这不可能!”

    顾阳云微张着嘴,喃喃自语。

    直升机上的孙仲轩和孙若灵也是震惊地看着地面,眼中一片不敢相信。

    场中,直接被砸出了一个大坑,陈羽傲然挺立,连衣角都未曾有半点破损,一道道裂纹,如同蛛网一般,自他的脚下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像是恶魔的手,狠狠抓着众人的心脏。

    这还是人?

    望着陈羽,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问号。

    顾阳云更是惊骇到无以复加,这样的高度跳下来,就算是化劲巅峰强者,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至于先天大宗师能不能做到,顾阳云也不知晓。但他知道一件事,这个年轻人,体魄之强,简直恐怖,万万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吞了口口水,顾阳云硬着头皮走上前拱了拱手。

    “不知阁下是何人?来我天医阁江东分院,有何事?”

    淡淡笑了笑,陈羽道:“我是陈羽,在东川人们喜欢称呼我为陈大师。这次来,要借离火乾元炉一用。”

    顾阳云全身一震,大喊道:“什么?你就是陈大师?”

    “哦?你认识我?”

    顾阳云苦笑着摇了摇头。

    杀罗腾,杀宋子真等五大高手,现在的江东地区,可都在传颂着陈大师的事迹,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他没想到,把江东地区闹得如此风雨的陈大师,竟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俊美小伙。

    “离火乾元炉一直由白鸿宇院长管理,陈大师前来借炉,还需等白院长回来再做定夺。”

    再一拱手,顾阳云不卑不亢地说道。

    陈羽刚才的登场,固然让他震惊,但是他毕竟是天医阁的人,即使对方再怎么厉害,也并不是太过害怕。

    “白院长?不用等了,他已经来了。”陈羽淡淡说道。

    “什么?”顾阳云一愣。

    陈羽看着天空中的直升机,淡淡说道:“扔下来。”

    直升机上的林云子浑身一震,只感觉陈羽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没有任何迟疑,就把白鸿宇父子的尸首从空中抛了下来。

    近百米的高空,人的身体真是一点保护都没有的砸下来,必定会摔成肉糜,但是陈羽只是轻轻招手,竟隔空就将白鸿宇父子摄到身前,如同羽毛一般,落在地上。

    顾阳云眼神一跳,对陈羽的评价又高了几分,这种手段,他可从没听说过。

    “你们白院长已死。”

    轰!

    陈羽的话如同惊雷一般,炸的众人脑袋一蒙。

    刚才顾阳云被陈羽的手段震惊,没有在意白鸿宇的尸首,现在低头一看,就看到白鸿宇和白无疾两人额头上都有一个指洞。

    “啊!”

    一声暴吼响起,顾阳云须发皆张,睚眦欲裂。在场众人全都瞪着眼睛,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自家院长竟然被杀,这是对他们的挑衅,更是对天医阁的挑衅。

    “陈大师,多谢你送回白院长父子的尸首,不知是谁杀了他们。我天医阁,一定要将凶手,千,刀,万,剐!”

    顾阳云眼中一片赤红,戾气极重。

    陈羽看着顾阳云,眼中有一丝古怪。你谢的人,就是你要杀的人啊。

    “白鸿宇父子,是我杀的。”

    陈羽淡淡说道,但是在场所有人却是全身一震,如遭雷击。

    蹬蹬蹬!

    顾阳云连退三步,指着陈羽,满脸愕然。

    “你,你,你!”

    “你要找的凶手,就在你面前。”

    面对异常激动的顾阳云,陈羽却是一脸淡然。

    “好,陈大师真是好气魄,杀了我们白院长,竟然还敢把尸体送来,更要向我们借丹炉!”

    顾阳云死死咬着腮帮子,盯着陈羽,眼中的怒火简直要喷薄而出。

    杀人送尸,上门借炉?

    这个陈大师,狂妄的没边了!

    陈羽看着顾阳云,淡淡一笑。

    “人是我杀的,丹炉是我要借的,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