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第一要拿,仇人要杀
    “什,什么?你竟然让我滚?!”

    姜亮瞪着眼睛,吃惊的看着陈羽。

    陈羽淡淡冷笑,随意扫了眼姜亮,道:“不错,若不是看在庄老的面子上,今天你别想走下东麓山。”

    两次三番挑衅自己,真以为自己不敢动手?真是幼稚!

    陈羽心中嗤笑。他是修行者,世俗中所谓的地位,怎么可能让他有所忌惮?刚才他一直没有在意姜亮,是因为对方根本就不值得他在意,可没想到,这个姜亮却越来越嚣张。

    噔噔蹬。

    姜亮连退了三步,一丝冷汗出现在额头,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有着一丝后怕。

    刚才他从陈羽眼中看到的,是对自己的绝对漠视。

    这种漠视,并不是对自己地位的不在乎,而是一种生命层次上的俯视。就像是人看地上的蚂蚁一样,高兴就放过,不高兴,只需用手指轻轻一捻,就能让对方灰飞烟灭。

    庄兴河也是微微皱眉,看着姜亮,脸上有一丝不喜。

    “小姜啊,你有些过了,还不快向陈大师道歉?”

    听到庄兴河的话,姜亮一怔,有些不敢相信。

    自己可是一市之长,地位高崇,更是庄兴河的晚辈,但是在庄兴河眼中,竟然不如这个陈大师重要?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了?”

    看到姜亮迟迟没有动作,庄兴河声音陡然沉了下来,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压迫。

    姜亮全身一震,抬头看到陈羽那双淡漠的眼睛,苦笑一声,狠狠吸了一口气,才上前深深鞠了一躬。

    “对不起,陈大师,是我唐突了,请您原谅。”

    庄兴河也拱了拱手,笑着说道:“陈大师,还请你看在老夫的面子上,不要和一个后辈计较了。”

    听到这话,姜亮又是一震,紧紧握着拳头。自己,竟然成了一个高中生的后辈?!

    而一旁的叶东来等人,则是深深吸了口气,没想到陈先生竟然如此厉害,让庄兴河都是平辈相交,压得姜亮抬不起头来。

    陈羽微微挑眉,深深看了眼笑眯眯的庄兴河。

    果然是人老成精啊,察觉到自己的杀意之后,直接服软。庄兴河可是一位百战铁血的将军,陈羽虽然贵为天尊,不过他始终牢记着自己的血脉,一直对这些护卫华夏血脉的人有着深深敬意,也不想和他为难。

    点了点头,陈羽再也不看姜亮,庄兴河却是暗中舒了口气。

    “陈大师,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成为贪狼特战队的教官,不仅是你受益,连你的家人也能得到国家的庇护。”

    听到庄兴河的话,陈羽心思一动。对他来说,这个教官职务只是个累赘,不过如果因此能让自己父母受到保护,这倒不错。

    毕竟自己的未来在星空之中。以父母的状态,还是待在地球比较好。而且自己父母都是极为爱国之人,如果自己能够成为教官,想必他们知道了,也会非常开心。

    “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七大战队之一的贪狼特战队,教官职务竟然会空缺?”

    听到陈羽的问话,其他几人也竖起了耳朵。

    庄兴河目光陡然一沉,一脸的哀伤。

    “半个月前,贪狼特战队在一次边疆对外阻击战中,受到了埋伏,为了掩护自己战友撤退,他英勇牺牲了。因为是秘密编制,而且战场状况瞬息万变,所以最后只有一座无名无姓的衣冠冢。”

    “他叫庄无涯,是我的小儿子。”

    轰!

    如同炸雷响起,众人全都是神情一肃,看着庄兴河的目光中有着敬佩。

    这位老者,现在已经是满头白发,虽然依然气势摄人,威势犹在,但是从他那已经微微弓起的背部,还有脸上纵横的沟壑,依然能够看出岁月的无情,一位横刀立马的大将军,现在却成了一名垂垂老者。

    这是真正的军人世家,是国家脊梁。两代人,为了国家,贡献了青春年华,贡献了大好生命!

    叶东来满眼泪水,全身颤抖着差点摔倒,声音哽咽。..

    “怎么会,小涯怎么会!我小时候可还抱过他啊,那个时候,他才多大一点?还在我怀里撒尿,怎么会现在就不见了?”

    叶东来用双手比划了下那年庄无涯的样子,老泪纵横。

    叶无双扶着自己的爷爷,一双大眼中也充满了泪水。

    陈羽点了点头,眼中也有敬重。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这是华夏之魂,华夏的军魂!

    现在的生活富足安康,但是又有谁知道,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有多少像贪狼特战队这样的无名英雄,在默默守卫着?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庄兴河再次恢复了平静。

    “无涯他马革裹尸,为国捐躯,是我庄兴河的种。对得起自己的一身军装,对得起他守护的人民,也对得起生他、养他、爱他、念他的父母。”

    “不说这些了,陈大师,现在我正式邀请你,希望你能够成为贪狼特战队的教官。”

    “我知道,你不是凡人,成为贪狼的教官,你的任何行动,我们都不会束缚,不仅如此,我们还会尽可能的支持你,你的家人,我们也会全力保护。”

    “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把贪狼带出低谷。还有三个多月就是七大战队之间三年一次的北斗演武大会,演武只考验个人实力,无涯他最希望的,就是能在北斗演武上,得到前三,我希望你能帮我!”

    “拜托了!”

    庄兴河站起身来,朝陈羽深深一鞠躬。一个老者,吃力地把腰弯到了九十度。

    陈羽坦然受了庄兴河这一拜。

    他,接下了这段因果!

    “好,我答应你,我便接受贪狼教官的邀请。只不过。。。。。。”

    “不过什么?”庄兴河急忙问道。

    陈羽淡淡说道:“不过不是前三,我会让贪狼直接成为七大战队之首!”

    什么?

    庄兴河浑身一震,眼中有着强烈的震惊。

    还不等他说话,陈羽又开口了。

    “你儿子是被谁所杀?”

    庄兴河一愣,说道:“是被岛儿国的一只7人小分队埋伏的,叫做百斩七人众,为首的一人,名为大岛川介。”

    陈羽点了点头。

    “既然我受你一拜,那你儿子的仇,我来给你报。”

    庄兴河浑身大震,一把攥住了陈羽的手,瞪大着眼睛,充满了患得患失,道:“陈大师,你说的可是真的?”

    陈羽淡淡一笑,双眸之中有锐气迸发。

    “当然!第一,我要拿,仇人,我也要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