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破阵,大秘!
    “陈大师,快回来!”

    看到陈羽就这样冲了上去,殷然面色一白,立马焦急喊道。

    刚才他们已经切身体会到,这十八座天魔雕像,究竟有多么恐怖,却没有想到,陈羽竟然直接就冲了进去!

    “太莽撞了,实在是太莽撞了啊!”

    陆洪不住摇头。

    “碎玉天魔阵,十八天魔雕像,每一座都有堪比脱胎境大成的战力。而且全是都是青铜所铸造,足有上千斤重,防御力惊人。”

    “而且十八座雕像,相互之间,更是守望相助,能够从阵法当中,源源不断的汲取能量。合力之下,哪怕是脱胎境大圆满的强者,都难逃一死。

    “想要破开阵法,只有在同一时间,破坏十八座雕像里面的内核,才能让阵法停止下来,陈大师他,怎么敢这么冲进去啊!”

    殷然等人,全都是身子一震。一座雕像尚且难以对付,更何况是要同时摧毁十八座雕像?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感慨,陈羽实在是太托大了。

    猫女脸色也是一白。

    “校长,你快退出来,我认输还不行吗。”

    猫女只当陈羽是因为和自己的赌约,拉不下面子,所以这才要进入阵中。

    “你不要逞强了,我,我让你为所欲为可以了吧。”

    跺着脚,猫女的小脸一片红润,已经红到脖子根了。

    真是的,男人都是这样,就是想在女人面前表现一下。陈大师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猫女心中突然恶趣味的想到。

    陈羽扫了眼猫女,淡淡轻喝:“白痴。”

    目光一闪,注意力再次聚集在这十八座天魔雕像上。

    这碎玉天魔阵,以陈羽的阵法修为,一眼就看出了关键所在。

    “要在同一时间,破坏十八座雕像里面的内核,对于兽人来说,自然是难于上青天,不过对我来说?”

    冷冷一笑,陈羽断喝。

    “都给我灭吧!”

    轰!

    一拳猛地轰出,直接打在一座青铜雕像上,那座青铜雕像发出一身沉闷的响声,直接飞了出去,而被陈羽击打的部位,则是直接凹陷下去,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

    “什么!”

    看到那个拳印,殷然等人全都瞳孔一缩。

    刚才他们用尽全力,都无法留下一丝印记,却没有想到,陈羽竟然能够打出拳印来?

    “哎,可是这又能如何?哪怕是打出来拳印,依然无法破阵。”

    殷然摇了摇头,并不看好陈羽。

    “不对,你们快看!”

    就在此刻,陆洪突然大吼了起来,立马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陈羽一拳逼退一座雕像之后,片刻不停,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瞬间连连出手,当下每座雕像全都被打飞到了一起。

    而就在此刻,陈羽单掌一挥,随后九条金色大龙骤然飞出,咆哮之间,结为龙炉,直接将十八座青铜雕像围在其中。

    “这,这是什么!”

    看到这一幕,殷然等人全都是骇然失色。

    “给我炼化!”

    单掌猛的一握,九龙同时吐出龙炎,只听到龙炉之中,不断传来轰轰轰的轰击声,但是不过片刻时间,就彻底安静下来。

    等到陈羽散开龙炉之后,十八座铜像,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地的铜水!

    “阵,阵法破了?”

    殷然瞪着眼睛,捂着嘴巴,看着一地的铜水,已经彻底呆滞了。

    刚才他们那么多长老,用尽全力,都无法造成丝毫伤害的碎玉天魔阵,在这个男人面前,竟然如此轻松简单的就搞定了?

    众多长老全都面面相觑,眼中充满了惊骇。

    “这就是陈无敌的实力么?太恐怖了!碎玉天魔阵,可是连脱胎境大圆满强者,都无法对抗的阵法,但是在他的面前,依然不够看?这,这,他到底有多强?”

    陆洪喃喃自语。

    陈羽却只是不屑一笑。

    “一群破铜烂铁,也想阻我?真是不自量力。”

    扫了眼猫女,立马猫女的脸色就是猛地一红,有羞愧也有一丝丝难言的胆怯。

    她可还记得刚才自己说出去的赌约,难道,自己真的要任由他施为么?可是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一个人类?有些不甘心啊。

    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似乎,似乎也不错?

    一时间,猫女的心中,突然转过了许多念头,连耳朵根子都红透了。

    “你还记得刚才的赌约么?”

    陈羽淡淡说道,立马让猫女一震。

    “回学校以后,抄写课本一千遍。”

    什么?

    猫女一愣,看着陈羽,道:“这,这就完了?”

    陈羽点了点头,嘴角轻轻一勾。

    “你不是任由我施为么?真以为你运气那么好,能得到我的临幸?呵呵,白痴。”

    尼玛!

    猫女整个人都要暴走了,自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这个男人的眼中,竟然就这么无所谓?

    黑炎看着猫女,一脸的同情。

    “好了,阵法已经破了,我倒是要看看,这灵气潮汐,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冷一笑,陈羽不理会众人,继续向前行进。

    穿过碎玉天魔阵,就看到背后还有一道小门。

    陈羽一脚直接踹开,进去之后,顿时目光一凝。

    跟在陈羽身后的殷然等人,看到房间中的样子,也是瞳孔猛地一缩,目光震撼。

    “怎么会这样!”

    就看到整个房间足有上百平米,在这其中,数十人的尸骸,随意的散落在其中,每个人的姿势各不相同,有的趴在地上,仰着身子,手尽力伸往前方,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一样。

    有的尸骸,则是盘坐在那里,骷髅头仰天而望,黑洞洞的眼窝中,充满了深深的绝望。

    最让人震惊的,则是所有的墙壁上,全都是一片片干涸的黑色血迹,有的尸骸,手指还停留在墙壁之上,似乎生前,在用自己最后的力气,书写着什么。

    “大骗局!”

    “这是个大牢笼!”

    “前路已断,那些人要来了!”

    “灵气潮汐,不过猪狗!”

    “杀杀杀杀杀,杀死他们!”

    “玄界!此仇不共戴天!”

    。。。。。。

    墙上面,到处都是凌乱的血色言语,还有笔锋上流淌下来的血水痕迹,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依然能够从其中感到愤怒、绝望、杀气!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殷然捂着自己的嘴,整个人彻底呆住了。一个上古修行宗门的遗迹中,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而且从这其中,似乎有着不得了的东西透露出来啊!

    陈羽目光阴沉。

    “看来,地球上的灵气潮汐,不是那么简单啊。”

    如此想着,突然之间,众人就感到脚下猛地一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