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归顺于我
    过了一会之后,林飞羽才缓过神来,他知道洛天终究和他们不一样。

    “怎么?这就伤感了?”

    妖灵很好奇林飞羽为什么而伤感,洛天只是回家,又不是其他的事情,有什么好值得伤感的。

    林飞羽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我是修行者了?”

    “你还是太年轻,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见识过,你是修行者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妖灵这话让林飞羽一时间摸不到头脑,洛天可是自己人,难道还会对他不利?

    “你应该还记得当初**是怎么对待你的吧?幸亏当初你没有成就启灵,不然的话,现在的你估计不知道已经被埋在哪里了。”

    **当初和林飞羽谈话的内容,林飞羽自然是历历在目,林飞羽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洛天身边就不能有几个修行者朋友?????后来,见到乔浩、刘铭和马浩宇几人之后,林飞羽才知道原来**并不是不让洛天身边有修行者朋友。

    而是因为林飞羽的身份不够资格!

    林飞羽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后不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了。”

    妖灵道:“这就对了,有些事情以后只能你一个人知道,就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够说出来。”

    为了利益反目成仇的人多了去了,林飞羽毕竟还是太年轻,他虽然经历过高中的突变,和精英计划的摧残,但是心智确实还是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好了,先别想这个事情了,我们该去收获去了。”

    林飞羽道:“收获?”

    “当然了?不然你那种子不白用了?你以为我白白浪费时间教给你印法?”

    妖灵可以说是亲自为林飞羽演示印法的结成,这才让林飞羽能够如此迅速的就学会了一种印法。

    如果仅仅是凭借林飞羽自学,没有个把月的时间,他是学不会的。

    “去哪?”林飞羽问道。

    妖灵道:“冉雄的休息室!”

    “啊?”

    冉雄的休息室内,林飞羽猜测必然有高天和王鹤在的,他们现在去,不是在枪口上撞吗?

    妖灵道:“去吧,他的休息室内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了,放心。”

    妖灵自然是能够感知到这附近的任何情况的,不然他也不会做出这种不过脑子的事情来。

    林飞羽在妖灵的指引下,来到了冉雄休息的地方,正好看到冉雄在床上躺着。

    冉雄自己是修行者,自然是知道有人进入了他的房间内。

    他转身坐起,道:“你们……?”

    林飞羽并没有做任何的伪装,只是当初冉雄并未过多的注意林飞羽,毕竟大厅内这么多的人,冉雄全身心都放在了洛天身上,自然是忽略了林飞羽的存在。

    林飞羽道:“无名小辈,不足挂齿。”

    “那你来做什么?”

    只是看着看着林飞羽的脸,冉雄突然间说道:“你是洛天身边坐着的那个人?”

    林飞羽点头道:“正是在下。”

    “你来干什么?洛天这是想让你帮忙看一下我现在是多么的狼狈?想要嘲笑于我?”冉雄冷声道。

    如果不是拜洛天所赐,冉雄现在估计已经是高家的座上宾了,何至于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林飞羽道:“不不,我来这可和洛天没有关系,我是专门为你来的。”

    “为我?我和你可没交集。”

    林飞羽摇摇头,之后便是开始结手印,道:“那你可以感受一下了。”

    林飞羽结手印的时候,冉雄很疑惑,这人怎么和神经病一样,不过看着林飞羽这生涩的手印,冉雄知道这个人肯定是个新手。

    只是看着手印结成的速度,冉雄开始担心了,他不知道这个手印到底是什么作用,但是他有一种预感,这手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冉雄也是开始运转起自身的功法,强行提起自己体内的灵气构建防御。

    见到冉雄是身上的光芒之后,林飞羽笑了笑,如果这种防御能够阻止他的手印的话,那妖灵的印法可就真的失败到家了。

    “印成!”

    随着林飞羽的一声低喝,林飞羽的手中也是出现了一点光芒,光芒很弱,甚至在灯光的照射下都好似没有一般。

    但是,这点光芒却是将冉雄体内的那颗种子激活了。

    “啊!”

    冉雄只觉得和洛天战斗时出现的那种感觉又一次出现了,只是这次并没有那么强烈的疼痛感。

    而且,他的经脉也并未受到影响,只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相像了。

    冉雄就算是再蠢也知道他和洛天之间的事情,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眼前之人。

    冉雄恶狠狠的说道:“原来是你在背后捣乱!我杀了你!”

    林飞羽道:“恐怕你现在还没弄清楚情况吧?既然这样,那你就继续给我躺在床上吧!”

    说完之后,林飞羽手印一变,冉雄便是在床上痛苦的哀嚎了出来,声音很是凄惨。

    不过,林飞羽可不担心声音会传出去,这种休息室的房间内可都是被安装了隔音符的,目的就是防止声音被修行者探听到。

    所以任凭冉雄如何嚎叫,林飞羽都置若罔闻。

    “不用喊了,没人来的,我知道这种程度的疼痛你还不至于忍不住吧?”

    冉雄听完之后,忍着疼痛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你这是两个问题,我先想想回答你哪一个吧。”

    林飞羽将门反锁之后,在冉雄床边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可不敢离冉雄太近,不然冉雄万一暴起出手的话,他可来不及结印的。

    林飞羽现在和种子还没有到心意相通的地步,所以只能靠手印来联系,万一被冉雄擒住,手印无法施展的话,那就功亏一篑了。

    坐定之后,林飞羽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飞羽,要做什么就得看你表现了。”

    “巫修?”

    冉雄毕竟是有门派传承的,自然是知道一些关于巫修的手段。

    典型的就是通过手印来控制巫种,这点和刚刚林飞羽用来对付他的手段如出一辙。

    林飞羽摇摇头道:“知道的还不少,不过我不是巫修,这点你可以放心。”

    冉雄听完之后也就安心了大半,道:“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归顺于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