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封教头
    **见钱锋已经半跪在地上,用左手捂着自己的左肋,右手擦拭着嘴上的鲜血,样子很是凄惨。

    “没想到,竟然被一个白察使给击败了,可惜呀。”

    事情到了这一步,钱锋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如果最开始他选择隐忍一下,然后准备后续的时机,那么他何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依旧没有靠近钱锋,然后说道:“这完全是你咎由自取,只是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会让你一个堂堂的土耗子都会对一个俗世之人出手呢?”

    钱锋的嘴角依旧有鲜血在滴落,他吐了一口吐沫,然后说道:“你过来我告诉你。”

    **不傻,他土耗子的名声怎么来的,他也是很清楚的,当初的黄察使都是被钱锋给中招了,他才不会近钱锋的身。

    看到**站在原地不动,钱锋笑着说道:“我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马上就有人来带你走了,到时候你想不说都不可能的。”**的消息早就已经发出去了,现在估计黄察使已经在路上了。

    他和钱锋的实力相差无几,而且钱锋还是巫修,当初那名黄察使就是因为一不小心,才被钱锋的巫修手段给伤了,这才让钱锋给逃掉了。

    钱锋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只是最后却没有了力气,他知道就算是他这次侥幸逃掉,这一身的修为也大致被废掉了。

    而且任务失败的后果,不会比他在天道院的大牢中好过,所以他最好的选择还是自裁。

    “放心吧,我任务失败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所以你大可放心。还有,除了我之外,还会有另外的人来对付林成,只是下次或许就不是凝气境的人出手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还护得住这老头子。”说完这句话之后,钱锋再也支撑不住了,身体失去了平衡倒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刚刚想要出手救治,钱锋身边却突然间出现了一人,只是全身上下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不过上面的花纹**却是认得。

    “摩柯狱!”**原本放松的心徒然间又一次紧绷了起来。

    果然是摩柯狱的人,摩柯狱的人衣服上都是有地狱火一样的纹路,这也是摩柯狱中最低级的聚魂境的标志。

    来人直接将已经昏迷的钱锋扶起来,扛在肩膀上,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这是天道院通缉榜上的人,你岂能这般带走他!”**一声大喝。

    来人身子都没有转过来,对着**说道:“就凭你也敢拦我?不自量力!”

    说完之后,此人直接拿起钱锋掉落在地上的长枪,然后转身一甩,长枪就如猛龙一般,直接就对着**爆射而去。

    仓促间,**只得使用用千星鞭来防御,只是长枪速度太快,而且威力巨大,已经远超在钱锋手中发挥的作用。

    “砰!”

    **被成功的防御住了长枪的攻势,只是还是被长枪给震退了三步。

    可见来人随手一击竟然恐怖如斯,这还让**如何阻拦的住他的去路。

    **收势,站稳之后说道:“摩柯狱这是准备公然违背条约吗?破坏凡俗生活,无故出手伤人,摩柯狱真是厉害了。”

    **所说的厉害自然是指摩柯狱能够同时面对天道院以及静修堂立下的协议。

    来人转身,竟是一名看上去比**还要年轻的中年人,然后缓声道:“我摩柯狱还没有这么低级的成员,这是我这次接取的任务,务必要带此人离开,所以算不上是违背条约。就算是你天道院的黑察使来了我依然敢这么说。”

    钱锋只是炼气圆满境界而已,而摩柯狱最低的标准都要聚魂境才可以,所以钱锋或许真的不是摩柯狱的人。

    只是,这摩柯狱这时候突然出现,怎么看都与他们有脱不了的干系,所以**怎么可能只凭一面之词就让此人带走钱锋呢。

    “你摩柯狱的轮回榜是摩柯狱的事情,此人为我天道院通缉榜上之人,怎能凭你一面之词就让你带走呢。”**毫不示弱的说道。

    中年男子面色阴冷下来,道:“既然如此,那何不各凭本事说话?”

    刚才的随手一击就已经看出来**与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现在这中年男子如此说,大有几分以势压人的意思。

    没办法,摩柯狱的人就是行事霸道,而且他们都是实力高于天道院与静修堂同级的修道者。

    “你……”,**自知不是此人对手,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让他眼睁睁看着钱锋被带走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他自身实力又不足以拦下摩柯狱的人,这些可真是进退两难了。

    “怎么,你大名鼎鼎的封教头还能放下脸面对我天道院的白察使出手?要真是这样的话,你可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声音先到,随后才看到**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人,显然刚才说话的就应该是他们两人中其中一人了。

    “见过黄察使!”**见面自然知道来人是谁了。

    “做的不错!没有丢我们天道院的脸,不用管他什么摩柯狱还是什么轮回榜的,既然是我们天道院的人,还被你击伤了,那么谁来了都是带不走这人的。”一个体型稍胖的男子说道。

    “我道是谁,原来是谷胖子和泉察使,好久不见了呀。”被称作是封教头的摩柯狱男子说道。

    “少来这一套,刚才出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们二人,真是越活越倒退了!”泉察使冷厉道。

    原来在刚刚**和钱锋战斗到最后的时候,他们三人就都已经到了,只是都在暗中没有出面而已。

    只是钱锋和**的战斗最后还是**获得了胜利,这样的话,摩柯狱的封教头就坐不住了,这可是他这次任务的目标,不得已之下,他才出手了。

    当然,他很早就知道这附近还有另外两位高手在,只是不知道是谁而已。

    所以,他对**出手的时候才留了手,不然摩柯狱的人怎么会让一个小辈和他这么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