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麻烦来了
    洛天一脸的吃惊,他之前就已经听林飞羽说过了,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修行者,只是没有想到这修行者的实力竟然和**相差不多。

    如果不是**及时赶到的话,他们肯定凶多吉少了。

    “这又有什么,有爷爷你在的话,就算是和你相差不多,你也肯定能打得过的。”洛天撒娇的说道。

    为今之计还能怎么办?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就算是害怕也只能哄着**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再说了。

    反正他这次回家肯定少不了要被他两个爷爷骂一顿的。

    “你呀你!”**无奈的说道。

    就在**准备继续说教洛天的时候,他徒然间转头看向窗外说道:“麻烦来了!”

    林飞羽和洛天也都同时看向窗外,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暴怒之声:“**给我滚出来!你不是想要见我吗!”

    **也是脸色一变,然后说道:“你们都安静的待在屋里,千万不要出去,有任何事情都有我负责!”

    说完之后,**直接从二楼的窗户中破窗而出,然后飘落在别墅内的草坪上,道:“我道你本人是谁,原来是一只土耗子呀。”

    来人是以中年男子,消瘦的脸上有最为明显的应该就是他的贼眉鼠眼了,难怪**会喊他土耗子。

    只是**虽然嘴上风轻云淡,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这土耗子可不好惹,这可是天道院通缉多年的修行者。

    听说之前有黄察使出手都没有拿他怎么样,最后还被他给逃走了。

    听到**喊自己的绰号,此人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些淡淡的自喜,毕竟能够从天道院的通缉榜上安然无事的人可是非常的少,如果没有点真本事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天道院的大牢中了。

    “土耗子”本名为钱锋,是苗疆巫修中的一员,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原因走出苗疆,并被苗疆巫修除名。

    但是也仅仅是除名而已,后来苗疆中人也并未对钱锋进行任何的攻击,要知道苗疆中有规矩,除了执行任务走出苗疆的巫修,其余的都是死人。

    由此,钱锋本人可谓是万中无一的一个能够在当下活着的而不属于苗疆的巫修。

    钱锋道:“本大爷亲自来了,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笑着说道:“你亲自来了又能怎么样?暂且不说你被苗疆除名,就算现在你是苗疆中人,你也在天道院的通缉榜上,就算是天道院中的巫修也不会放过你的。”

    天道院既然为中国最顶尖的修行者组织,这其中的人员自然是不会少的,而且有很多都是来自各个修行世家。苗疆巫修虽然不能够在名义上脱离苗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加入天道院。

    当然也有一些苗疆巫修加入静修堂以及摩柯狱的,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钱锋自知自己是天道院通缉榜上之人,所以这些年他都一直非常小心,生怕被天道院的黄察使给发现了。

    上次他能够逃跑还是因为他侥幸,这才有了土耗子之名,他本人的修为其实和**相当。

    **现在的修为已经是炼气圆满境界,而钱锋也是跨入了炼气圆满之境,如果单以境界对拼的话,钱锋完全可以和**旗鼓相当的。

    只是钱锋来d市多年,也深知d市修行界的水深浅,整个d市明面上最强的修行者就是**了,只是黑市上还有一些关于最强修行者的介绍。

    这名被尊为d市最强的修行者本人也在洛家,刚好和**在同一家族中任职供奉,他们也都为洛家的安全出谋划策。

    只是两年前的一次比试中,**以炼气中期的实力竟然让塑道中期的对手受伤,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二者之间可是跨了一个大境界,当时比试结束之后,就有了**是d市修行界第一人的称号。

    当然这事情是真是假并没有人知道,自那之后,很少有人会去招惹**,他本人也非常的低调只知道修行。

    钱锋知道林成和**有关系之后也有些担忧,只是和他的利益相比,这点关系不值一提,更重要的是钱锋知道他同时炼气境界,**不可能解得了他的毒种。

    只有同是巫修或者境界高出他一个大境界的修行者才有可能解得开他的毒种。

    当然,这只是钱锋自己的想法,他来d市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也大致摸清楚了d市的基本情况。

    这些人中确实有高出他一个大境界之人,但是这种人和林成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他才果断的对林成出手了。

    直到刚才他突然吐血才知道自己的种在林成体内的毒种被人破掉了,这让他怎么能够忍受的了。

    为了林成他在d市中隐姓埋名了这么久,憋屈这么长时间,眼看最后就要成功之时竟然出现了意外。

    所有的付出都付诸一炬,最重要的是钱锋还要面临任务失败之后的惩罚,这是他最恐惧的事情。

    所以他需要不顾一切的将林成带走,顺便让坏他好事的人也尝一尝苦头。

    钱锋敢来此地如此放肆,还是因为在他的感知中,只感知到了**一个人的能量气息,而且他还同样感受到了林成的气息。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修行者存在的痕迹了。想要破除他的毒种,就算是塑道境界的修行者也必然是以强硬的手段将毒种强行引出,这样的话就算是塑道境界的修行者也会因此受到不轻的反噬的。

    钱锋知道**这是在拖延时间,他们两人如果真的开战的话,肯定会互有损伤的,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肯定是在等其他监察使来。

    “休要拿天道院的老匹夫们说话,就算是苗疆巫修又能怎么样?我现在已经脱离了苗疆,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钱锋嚣张的说道。

    在苗疆中有规矩就是巫修不能对巫修出手,这规矩**并不知道,所以他原本以为可以凭此来喝退钱锋的。

    同境界的巫修要比普通修行者要更加难以应对,这和他们层出不穷的手段有关系,所以任何一个巫修都非常的难缠。

    **道:“你放心,天道院那么多能人,怎么可能拿你没有办法,你还真以为是你本事大活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