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放血!
    起初林飞羽看到鬼谷子传承中有佘兰草,就知道出问题了。

    还好在后来进入游戏中林飞羽询问了关于佘兰草的事情。

    鬼谷子说只要能够让人进入睡眠中不被外物扰醒就好。

    这种效果在现实世界中好多办法都可以做到,比如麻醉,再比如安眠等等。

    所以林飞羽也是让洛天准备了一些安定剂,这些量足够让林成昏睡半天了。

    如果半天都没能成功的将毒种诱导出林成体外。那么,林成多半就不会再醒来了。

    这种后果林飞羽之前就已经和林成解释过了,林成也心中有了决断,所以才在此刻出现在了林飞羽面前。

    “来,大师将这碗药喝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林飞羽从林成身旁的桌子上取了一碗之前就已经熬好的中药,其中就有安定在里面。

    这是为了能够辅助镇定安神的药物,林成喝了之后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林成接过之后,问也没问里面是什么,一饮而尽。

    胖子看到这一幕,然后和一旁的于飞说道:“这老头心真大,问也不问里面是什么就这么一口喝进去,这要是毒药的话,他现在肯定一命呜呼了。”

    于飞道:“你以为人家傻?你也不看看谁在他身边呢,老大!你觉得老大会看着他被害死?”

    单单是有洛天在,林成无论如何都不会就这样被害死的。

    喝了药之后,林成立刻就开始出现了昏睡的征兆,眼皮已经开始垂了下来,头也重的好似千万斤重,根本就抬不起来了。

    见状,林飞羽对胖子和于飞说道:“胖子,小飞,赶紧帮忙将他扶好。”

    胖子、于飞闻言赶忙上山扶住摇摇欲坠的林成,让他安坐在阵法内。

    “老大,开始!”林飞羽一声低喝,祛毒正是开始。

    洛天按照林飞羽之前说到的办法,在林成的十指上都用刀割开了一个不小的伤口,林成体内的血液顺着十指就流进了阵法之内。

    没有办法,这就是没有佘兰草的难处,佘兰草最大的功效就是压制人体内的生机。这可是一般的安眠药与麻醉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只有让林成放点血了,不然他就算失去了知觉,体内生机如此旺盛的话,他体内的毒种是断然不会离开宿主体内的。

    林成的鲜血顺着他的十指就流入了阵法之内,林飞羽手握玄磁,时刻关注着林成的情况。

    终于,似乎是达到了某个临界,林成如同死人一般脉搏都已经摸不到了。

    但是林飞羽通过灵验却是能够看到林成体内的心脏还在微不可查的跳动着。

    林飞羽立刻让胖子和于飞为林成止血,放出如此多的血液来,就算林成日后醒来也会非常的虚弱。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肯定没办法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止血之后,林飞羽清楚的看到了,卧伏在林成心脏位置的毒种开始出现骚动了。

    因为林成体内的生机慢慢散去之后,它是最有直接感受的,而且林成如果体内生机散尽,它还没有找到新的宿主,亦或是回到它主人那里,那么它也会随之死亡。

    作为一个已经开启了灵智的生物,虽然它只是一枚种子,但依旧有对生命的渴求。

    见林飞羽握着玄磁久久没有任何动作,胖子都开始心急了,“我说飞羽,你确定这老头体内有你说的那个东西?怎么这么半天都不见任何情况发生。”

    正在胖子疑惑不解之时,林成心脏的位置突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林飞羽见此,立刻将玄磁放在了阵眼的位置上。

    就在林飞羽玄磁刚刚放进阵眼的那一刻,林成的体内突然穿出了一声尖锐的声音。

    这一幕可是吓坏了正在搀扶林成的胖子和于飞。

    “这老头体内真的有古怪!”胖子惊叫道。

    如果这样胖子都不知道林成体内有问题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是脑子有问题了。

    林飞羽并没有理会胖子,在他将玄磁放入阵眼中,就已经正式开始了和毒种或者说是与巫修的斗法了。

    如果不是林飞羽有灵眼的话,他根本做不到封禁这只毒种的呼救之声。

    对!没错!林成体内刚刚的声音就是毒种的呼救之声。

    这是呼喊巫修前来查看情况,顺便将它带走。

    能够做到封禁的,除了如**这般的修行者之外,就只能依靠灵石布置的封禁阵了。

    只是林飞羽身前这些灵石蕴含的能量实在是不多如果是从刚才就激活阵法的话,那么现在这灵石的能量应该已经消耗殆尽了。

    林飞羽在隔绝了毒种发出的声音之后,就取出了一块古玉,这也是林成应林飞羽的要求带来的。

    紧接着林飞羽又取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然后开始布置了。

    林成带来的古玉可不是一般的古玉,这古玉内的灵气可比地上这些灵石的灵气还要精纯。

    “胖子用血浇了林大师全身,一处都不准放过。”林飞羽自己也没有闲着,动手为林成将衣服脱去。

    胖子不知道从哪拎了一只桶来,里面放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血,乌黑乌黑的。

    “现在浇?”胖子问道。

    “浇!”

    胖子直接将一桶血全部浇在林成的身上,所有的血全部都被均匀的抹在了林成的身体上。

    然后剩余的血也流入了阵图之内,与之前林成的血液混杂在一起。

    整个房间内都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让人闻之作呕。

    胖子捏着鼻子说道:“这是什么味道呀,怎么这么腥?我快受不了了!”

    不只是他,洛天和于飞都是一样的表情,他们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刚才两种血液都没有这么大的味道,现在反而会这么腥。

    林飞羽此刻也在强忍着作呕的感觉,聚精会神的关注着林成体内毒种的一举一动。

    就在黑血浇在林成身上没有多久,他体内的毒种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接下来就是不要命的开始顺着林成的血管开始向外逃命。

    “小心点,他体内的东西要出来了!”林飞羽提醒众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