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冷嘲热讽
    “六子,师父在忙,你就是这样看店的?”听到这声音,小伙计和林飞羽都是将目光投向来人。

    小伙计率先说道:“师兄,这人好不讲道理的,我都说了师父在忙,他非要让我去通知师父。”

    林飞羽看到这被小伙计称为师兄的人,笑着说道:“小兄弟可还记得我?”

    这被林飞羽成为小兄弟的人,自然就是上次林飞羽初来张封店铺领路之人,当初张封就是让这小伙计去通知的刘谋等人的。

    “你是?”林飞羽也是有段时间没来了,所以这小伙计也是有些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他这店铺每天不知道过往多少人,一时间还真没有想起来。

    林飞羽提醒着说道:“林飞羽,上次就是你领我见的张封工匠,然后请来的刘谋等工匠师。”

    听到林飞羽说刘谋的时候,这位伙计则是立马想了起来,然后和印象中的人对比了一下说道:“真的是你呀。”

    他上次并未听到林飞羽做自我介绍,所以当林飞羽说他名字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印象,但是说到刘谋的时候这小伙计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刘谋是谁?刘谋可是他师父的竞争对手,虽然在工匠协会中地位和师父没有可比性但是却也算是他师父的敌手了,上次他师父让他去请刘谋工匠的时候他就一脸不解,但是他也不敢多问。

    刘谋平时也几乎不会来他们这工匠铺,毕竟同行是冤家,更何况还是同在西街开店做生意。

    看到这小伙计想起来之后,林飞羽说道:“不知道我能否见一见张封工匠?”

    小伙计赶忙说道:“自然!这是自然,您可是我师父的贵客,自然能见,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禀告师父一声。”

    林飞羽点头,然后这小伙计就连忙奔向了后院的密室内,丝毫没有怠慢林飞羽的样子,之前张封可是特别嘱咐过,只要见到林飞羽一定要通知他。

    自己师兄的反应超出了之前那位小伙计的意料,在他的印象中他只见过师兄在几位大人物的面前这样过,难道这眼前之人就是大人物?如果是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惨了,。

    一个锻造铺的学徒不计其数,能够混到看门店的学徒可就能够算的上是张封的记名徒弟了,但是要是得罪了张封的贵客,就算是张封的徒弟都会受到不少的惩罚的,更不用说是他这记名弟子了。

    这位记名弟子尴尬的说道:“来来,几位请坐,我给几位倒茶。”说完就赶忙将放在桌子上的茶壶提起来在面前的两张桌子上倒了起来。

    林飞羽笑了笑,然后也没有为难这记名弟子,毕竟他也知道张封名气很大,这长安城中每天慕名而来的权贵不知道有多少,更有一些浪荡公子会自持有些银钱就要找张封锻造一件趁手的兵器。

    说是趁手兵器,不过是为了张封的名气,然后好拿出去显摆炫耀一番罢了,哪里真的会上阵杀敌。

    见到林飞羽坐下之后,这记名弟子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半,“还好,没和我计较,不然我可真的惨了。”

    这记名弟子也算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就被遗弃,十岁便被打发到了工匠铺做工,要不是因为他手脚勤快,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了。

    张封看着他还算是勤勉,这才收他做的几名弟子,算是让他有了一定的经济来源,要知道一般的学徒是没有收入的,说白了只是给店铺免费打工。

    只有记名弟子才能够有低薄的收入,但是勉强维持生计还是可以的。

    这位记名弟子见到林飞羽坐下之后,小声的问道:“不知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现在的小徒弟哪里还有之前的飞扬跋扈,只怕他现在害怕的要死,如果林飞羽在他师父面前吹风的话,他这记名弟子可就得收拾铺盖卷滚蛋了。

    林飞羽丝毫没有介意之前这小徒弟的做法,然后说道:“没事,有事我自然会招呼你。”

    这小徒弟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这位公子,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我师父说,饿哦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要是被师傅责罚的话……”

    这小徒弟的话还没说完,张封则是快步从内门中走了出来,然后满脸笑着说道:“可是好久没有见到小兄弟了,还以为小兄弟把我给忘记了呢。”

    张封走到林飞羽身前一把握住了林飞羽的双手,看着亲热的模样,完全不是一般的关系,张封小徒弟的脸色也是被吓的泛白了,心中想到,完蛋了。

    林飞羽也是连忙起身说道:“我哪敢,这不是怕耽误你这快要成为大师工匠的人吗,你可是大人物了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见我呀。”

    张封则是假装生气的说道:“小兄弟你这是在骂我?咱俩是什么关系,我还能不见你?就算是有再忙的工作我也得见你呀。”

    这一幕可是看傻了一旁的邦丝神司,从最开始出来的那名弟子,再到现在见到张封,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

    张封拉着林飞羽就要进入后面去,只是看到林飞羽身边的邦丝神司,则是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位是?”

    张封怎么可能不认识邦丝,只不过他明显是在装糊涂,不过林飞羽既然在这位邦丝神司的身边,那么张封也不可能会直接翻脸撵走邦丝的,这样的话,完全是不给林飞羽面子。

    邦丝神司则是立马说道:“我是邦丝,长安城中的神司。”

    张封面无表情的说道:“哦,原来是皇城祭祀的人,我说怎么看着这面面熟。”

    林飞羽虽然不知道他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以林飞羽的心思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张封这是有意的在嘲讽邦丝神司,好让他下不来台面。

    邦丝之前之所以没有找张封帮忙提升他的wu qi属性就是因为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皇城祭祀和工匠师协会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但是最根本的激化点还是在墨子身上。

    只是这些林飞羽并不知道罢了,所以任何一个工匠师协会的工匠对于神司以及祭祀都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都有敌意。

    工匠师协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工匠不得为皇城祭祀以及神司fu wu,但是很多工匠师都是自发的选择拒绝为他们这种职业的人fu wu的。

    之前邦丝的装备都是找的中级工匠帮忙锻造的,所以两次实验都是以失败告终的,这次为了稳妥起见他才来找的张封,其实这种场面他也是早早就预料到的。

    碍于情面,张封灭有直接下令撵人就已经是非常给林飞羽面子了,至于凌超热风则已经是再三克制之后的事情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