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病因
    **在看到林老头的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从他的眼中,能够看到林老头已经寿元将近了,他和林老头才多长时间没见面,林老头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林老头在看到**之后,就知道前来找他订制的那人的话应该是没有错了,然后他问道**:“我是不是没有多少时间了?”

    **点头然后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老头将他当天发生的事情和**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然后**才明白,原来是遇到同道中人了。

    **知道他也对林老头的事情无可奈何,不是他不肯帮林老头,而是不能帮,林老头现在已经是印堂发黑了。

    印堂是既是命宫的所在,印堂如果晶莹饱满的话,黑白分明的话则是福寿俱全,只是**从林老头的命宫中看到的一片乌黑,这样的情况他自然不敢多言了。

    **上次见到林老头的时候还是半年之前,那时候他可是天庭饱满,命宫晶莹,这短时间林老头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老头自己也是一脸不解,他这半年还是一如往常一样,除了雕刻就是雕刻,也没有见到什么人的。

    “老张,我可还有救?”谁人不想活,林老头自然也不能免俗,如果有一线生机的话,他也不会放弃的。

    这和贪生怕死没有什么关系,林老头今年才七十岁,在他这个领域,林老头可以说是非常年轻的大师了,甚至可以说是正值壮年。

    **自然也不希望林老头就这样死去,只是他的道行明显没有林老头之前遇到的那人高,所以也只能想尽办法为林老头算一下了。

    最后的测算结果就如之前那人所言的一样,林老头的性命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而且从**的推算中可以看出,林老头的寿命竟然和雕刻有关系。

    只要他一动雕刻,他的命理就会短一些,这样下去,只怕没有几次,林老头就会提前暴毙的。

    林老头不死心的问:“我难道是得罪什么人了?才会这样?”

    他之前可是如同好人一般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变成这样了?就算是让他死也得死个明白吧。

    **摇头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我只能从你的面相上看到这些东西,而且你身上根本就没有被施道法的气息,所以看不出是得罪了修道之人。”

    能够导致林老头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也不知道林老头到底属于哪一种。

    “或许你可以问一下之前提醒你之人,他既然能够一眼就看出来,并且不用施法就能够为你推断出你的寿命所剩多少,应该是比我的本事要大。”

    **倒不是谦虚说自己本领不济,实在是他一眼只能看出林老头的寿元所剩不多,但是后面知道的还是施法之后才得知的。

    如此说来,林老头之前遇到的那位修道者必然是功力在他之上的。

    林老头将之前遇到那人的话说给了**,**听后说道:“你什么时候为他雕刻好那尊玉佛?还是已经雕刻好了?”

    林老头说道:“我哪里还有心思为他雕刻,而且既然答应了他要为他使用最好的玉石,那么必然是要登上一两天的,做好的玉石我这里可没有了,需要从别的地方运来才行。”

    “那你们之间商议过什么时候交货吗?”

    **想要见一见这位高人,这样或许林老头还有得救,既然对方知道自己,那么应该会给他一个薄面的。

    林老头开口说道:“三天之后他亲自来取,所以我才来找你商议此事,没想到你竟然也这样说,那看来我是真的命不久矣了。”

    看到林老头如此心灰意冷,**知道劝说无意,但还是给了他一线生机,说道:“三天后,我去你那里,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有**这句话,林老头心里就安心多了,在他看来**只要出面这件事情就有的转机,他毕竟也是修道之人,说话自然也要比他有用的多。

    只是**自己清楚,那人如果想要帮林老头早就帮了,哪里还用等他出面。

    三日之后,**早早就去了林老头的店铺,就坐在现在他们这个凉亭中等着来人。

    直到快接近晚上的时候才等来了这位神秘之人,而**对此人确实非常的陌生,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见过此人。

    “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开口问道。

    来人看上去和他的年纪相仿,然后说道:“鄙人姓宋。”

    “原来是宋道友,幸会幸会。”说着**则是邀请此人入座,而他也是在脑海中赶忙思考,如他们修道之人,一般是没有用假名字的。

    只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到有过这样一个姓宋的同道中人,“这位道友看起来很面生,不知于何地修行?”

    “张道友不必揣测,我并无恶意,只是因人之故才来到此地,当然林先生的事情也是在下一时没有忍住,才会告知他的,与我并没有关系,相信你能看出来。”

    这位宋道友的话,**还是能够知道真假的,而且他和林老头之间的因果线非常的浅,如果是他的话,他们二人之间的因果线必然会非常的深。

    “道友多虑了,我自然不会认为是道友所为,而且我可没有道友的道行高深,所以想要……”

    **还没说完,就被这人给拦下了,说道:“张道友的名声我还是听过的,所以道友也无需自谦,还有就是我劝道友也不要沾惹这因果,且不说最后是不是会有损道行,单单是人各有命就不是你我能够左右之事。”

    此人的话,**如何不知,只是他又怎么能够看着林老头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呢?

    “是,我自然知道道友所言,只是还是忍不住想要让道友指点一二,我这朋友到底因何缘故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

    “毒!”

    “毒?”**听到这之后就觉得很不正常,哪有这种毒,能够让林老头的性命和雕刻联系在一起。

    看**一脸疑惑,来人又道:“巫毒。”

    此话一出,**的面色立刻大变,在修行界中道法三千,修行的路自然是不同,其中就有几类是比较难修炼的,当然如果修炼有成的话,同等道行之下一般是没有人能够敌得过这类修道者的。

    这其中就有巫毒一道,这一道首重巫,其次是毒,如果真的像此人所言,那么**也难怪会看不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