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谈判
    林飞羽虽然已经想到了大致的方法来劝说墨子加入自己的封地之中,只是这办法到底好不好用,还要看具体的实施之后的结果了。

    一路飞奔之后,林飞羽终于是再次出现在了墨子的锻造铺的外面,这次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措施,如果墨子不同意的话,那么就只能够说明他们之间没有缘分而已。

    走进墨子的锻造铺,整个锻造室内充满了高温,想来应该是墨子又在开工锻造的原因了。

    果然,在进入锻造室之后,就能够看到全身的墨子在手持大锤捶打这铁砧上的材料,看样子是在锻造一件兵器的模样。

    “墨子大师,我这次找你有要事相商。”

    墨子则是一副专心致志打造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搭理林飞羽的样子,显然他已经不打算和林飞羽有太多的交集了。

    每次和林飞羽打交道他都会吃点亏,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人,估计都不能做到像墨子现在这么平静如水了。

    林飞羽也不着急,毕竟墨子现在在工作,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应该是他有求于人,怎么说姿态都应该放低一些才对。

    不然怎么做到礼贤下士呢?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墨子手中的兵器在一声“滋啦”中,入水成型了,这也就说明墨子这次锻造任务算是结束了。

    墨子将刚刚锻造好的兵器放在了一旁的兵器展览架上,然后用身边放着的水盆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墨子再怎么说也算是大师,一般的基本礼仪他还是要遵从的,哪能有失他的身份呢。

    清洗完之后,他和林飞羽则是走出了锻造室,进入了大厅之中。

    进入大厅之后,墨子先入座,然后伸手示意林飞羽坐下。

    林飞羽坐下之后,墨子则是开口说道:“小兄弟这次找我前来不知所谓何事?我记得咱们之间的约定好像已经达成了吧?”

    “自是达成了,不过……”

    还未等林飞羽将后文说出来,便是直接被墨子打断了。

    “除了锻造之外的事情,就不要和我说了,我没有兴趣。还有就是,你如果想要锻造装备就按照规矩来办,我没有办法再为你提供任何的优惠了。”

    不是墨子不想给林飞羽优惠,实在是林飞羽这优惠的幅度太大了,每次都让墨子大出血,这样谁能够受得了?

    “哦?墨子大师确定不想听一听我的后文,这么快就下逐客令,是不是有些欠妥?”

    林飞羽不知道自己给墨子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但是这次他来是带着十足的诚意前来邀请墨子的。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墨子给打断了,这让他之前准备的开场白就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了。

    “你的后文我没有兴趣,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回吧。”

    墨子着实是不想和林飞羽打交道了,而且他也不认为一个冒险者能够带个他多少的利益。

    林飞羽没有说任何的话,直接就从秘银空间中将二级的战队令取出来放在了他和墨子之间的茶桌上。

    墨子看着林飞羽放在茶桌之上的令牌模样的东西,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

    “是什么,大师自己拿起来看一眼不就清楚了?何必我多言呢?”

    虽然墨子此次对他的态度有问题,但是林飞羽依然是没有生气,只因为墨子有这样说话的资本在。

    听到林飞羽的话之后,墨子将桌子上的战队令牌拿了起来,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已经是满脸的震惊。

    “这!这是……”

    墨子已经被手中的战队令牌震撼的无以言表了,他虽然没有到鬼谷子这种级别,但是他也能够算作是王者大陆上颇有见识的人了。

    毕竟工匠需要见识非常多的材料以及成品才能够丰富自己的阅历,这样是为什么很多工匠都只是卡在了高级工匠的等级,就再也无法突破了。

    他们或许熟练度已经够了,但是终究是闭门造车而已,所以到后来,很多高级工匠都是会选择游历大陆,就包括刘谋这样的高级工匠都是游历过得。

    所以,墨子也算是见过一次真正的战队令牌,当然只是一级的,而且他自然也是知道战队令牌对他们的作用是什么。

    “小兄弟,说吧,你这次准备多少价格卖给我?”

    林飞羽刚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差一点就喷出来了,墨子竟然和他说要买这块战队令牌!

    “我说墨子大师你没事吧?这可是二级战队令牌,即便是一级的战队令牌你也不见得能够买得到,至少现在你是没有机会买到的。”

    先不说林飞羽这战队令牌的等级是二级,单单是一级的战队令牌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准备着出巨资来买呢。

    墨子一个工匠能够出得起玩家给的钱吗?

    更为关键的是,战队令牌根本就没有出售的!

    墨子自然知道林飞羽说的是实情,只是看着这么稀有的道具从他面前消失,他怎么能够甘心呢。

    “那小兄弟这次到底为何而来,不会只是像我炫耀一下这个战队令牌吧?”

    现在才算是正式找到了谈判的开端,这样的气氛才能够让林飞羽和墨子都回到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中来。

    “自然不是,我像是这么无聊的人吗?”

    林飞羽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端正身子之后说道:“我听闻墨子大师可是长安城的第一任工匠协会的会长,只是不知后来所谓何事隐居到这小小的稷下城中来了?”

    墨子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然后淡淡地开口说道:“一些琐事而已,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墨子显然是避重就轻的将自己出走长安城的原因讲了出来,而且林飞羽也没有打算去深究这件事情,毕竟这其中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

    “那不知墨子大师可曾想过你在稷下城的消息终究会有一天会暴露的?”

    林飞羽不相信墨子没有自己的后手,只是林飞羽不想让墨子将他自己准备的后手用出来,不然就真的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暴露就暴露,我只要重回大师工匠,就算是有了一张护身符了,长安城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诚如墨子所说,只要他重回大师级工匠,自然就能够找到可以庇护他的势力了,在王者大陆上也并不是长安城这一座主城。

    当然更不仅仅只有长安城这一方势力的存在,如此自然就会有能够收留并且庇护墨子的势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