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五禽戏
    看着洛天这神秘一笑,林飞羽似乎察觉到自己说的应该是对的,但是反观洛天的表情为什么又不像是猜对的样子呢?

    “我说老大,你这是什么表情呀,我这是说对了?还是说错了呢?”

    洛天将双手撑天,然后说道:“你说的很对,这确实是五禽戏。”

    林飞羽也是学过五禽戏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五禽戏的动作,而且这动作和他学的五禽戏的动作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呀。

    看着林飞羽疑惑的表情,洛天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这确实不是咱们所学的五禽戏,因为咱们大学所学的五禽戏都是经过改变得来的。”

    “而我这五禽戏,则是得自第二版的五禽戏。”

    “第二版?”

    林飞羽想不明白为什么是第二版,所有的传统东西都会被后世有所改变,这也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将传承变得更加精湛的过程。

    只是不管是哪一种版本,至少都能够看到一些根本上相同的东西吧?

    林飞羽从洛天所修炼的五禽戏中一丝他们大学所学的五禽戏的样子都没有找到,这难道也算是变更了?

    “你练的是第二版五禽戏,那我们学的是第几版呢?”

    最准确的答案肯定还是要从洛天这里得到,毕竟这是他说出来的话,他肯定是最清楚不过了。

    洛天想了一下说道:“其实,咱们学的五禽戏根本就算不上是五禽戏,因为除了是起到伸展作用,其余的什么作用都没有。”

    “你可知道五禽戏的来源?”

    洛天问的这个问题,他们上武术课的时候,武术老师也曾经这么问到过,而且最后还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事后林飞羽也是自己翻阅了一下资料,怎么会不知道五禽戏的来源呢?

    “这个你可还真难不倒我,我可真的调查过资料。”

    林飞羽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五禽戏的创始人,就是华佗,这个没错吧?”

    洛天点点头,示意林飞羽继续说下去,并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他倒是想看看林飞羽对这五禽戏有过多么深入的了解。

    林飞羽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五禽戏是中国传统导引养生的一个重要功法,编创者华佗出生在东汉末年,除了著作有五禽戏外,到现在还在流传的就有《中藏经》、《华佗神医秘传》等。”

    “华佗的弟子也是多有修习此功法之人,其中有一人名叫樊阿则,擅长针灸及养生,更传闻他层靠五禽戏功法活到了100多岁。”

    这是林飞羽所了解到的关于华佗五禽戏的一些资料,当然他也知道这些洛天也肯定是知道的,只不过肯定还有他不知道的一些东西。

    “没了吗?”

    “没了。”

    洛天继续练习他的五禽戏,而口中还是说道:“你知道的只能算作是最基础的关于五禽戏的资料了,这些资料在任何的网站甚至是杂志上都能找到,而且基本上还全是这几句话的改编。”

    对于洛天说的这话,林飞羽简直觉得他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但凡一样的资料难道不是有所出处才能够查到的吗?洛天的下一句话则是为林飞羽解开了迷惑。

    “编纂这些资料的人,其实也只是口耳相传而已,并没有真正见到过五禽戏的根本来源,只是道听途说归到了华佗身上。”

    “什么?!”

    林飞羽听到这话之后很是震惊,毕竟五禽戏是华佗所创这是公认的事实了,而且没有人认为这不是他所创的,洛天这话简直就像是在推翻一个定理一般。

    洛天则是很平静的说道:“确实不是华佗所创,只不过华佗改编了一些而已,我所修炼的也正是华佗改编之后的版本,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第二版。”

    “那第一版是什么呢?又是谁所创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来讲,五禽戏是不是真的为华佗所创还是华佗改编的这是有这本质的区别的。

    “五禽戏第一版应该是《庄子》记载的二禽戏,至于是谁所创,我也不知道的。”

    洛天知道五禽戏来自《庄子》还是因为他的二爷爷,这个二爷爷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只算是对他们家有恩的人,所以能够和他爷爷平辈而论。

    二禽戏?

    林飞羽之前都没听过二禽戏这个名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岂不是所有人都被骗了?

    还有,洛天是真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林飞羽之前查阅五禽戏的时候,可是没有找到有关二禽戏的任何一条线索。

    “老大,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洛天故作神秘的说道:“这可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切,就这还是秘密?指不定就是你自己杜撰出来的吧。”

    对于林飞羽的话,洛天也不作解释,只是依然在练习他的第二版的五禽戏而已。

    见状,林飞羽赶忙说道:“老大,你就告诉我呗?你知道我这个人对这种事情很是好奇呢,你不带这样的,哪有说话只说一半的呢?”

    洛天自然是和林飞羽开玩笑的,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太过机密的事情,这个d市知道这件事的可多得很,不在乎多林飞羽一个。

    “这个是我二爷爷告诉我的,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我也不清楚,而且我也不敢问。”

    能够让洛天都不敢发问的人,是何等的恐怖。

    “你二爷爷说的,你有啥不好问的?怕什么?”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洛天很明显是对他这个二爷爷有些害怕,不然和自己爷爷有什么不好问的?

    “这个嘛,我这个二爷爷性格比较怪癖,不太喜欢人打扰。”

    洛天说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心里都还有着阵阵的凉气,很小的时候他对这个二爷爷可是害怕的紧,而且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二爷爷。

    后来长大之后,才慢慢的开始接触这个从小就让他害怕的二爷爷,正是在这之后,他也才知道原来世界上除了古武世家这种神秘家族的存在,还有就是他们这一类人。

    不过,他二爷爷这类人更加隐秘,当然知道这事情的也大部分都不外传,这是他们知道此事的规矩,必须遵守。

    “老大,我说你什么时候还有个二爷爷?我怎么不记得听你说到过呢?”

    林飞羽忽然想到,他们一起四年,洛天很少提及到家人,但是他们家的成员情况他们还是知道的,根本就没有洛天说到的这个二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