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诈?!
    邀月阁,二楼雅间

    林飞羽要是知道胖子那句话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林飞羽是肯定不会让他说的,本来就是想要随便糊弄一下,至少不会被别人打一顿而已。谁成想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而且现在都出来王族和皇族了,这以后的戏可就没办法演下去了。

    “我靠,你什么时候还知道雪顶含翠这种东西?现在怎么办,再往下怎么编?”

    林飞羽虽然恼怒,但是现在恼怒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就是看《甄嬛传》的时候,听到了有这么一种好茶,所以随口一说而已,我哪知道会变成这样。”

    胖子真的是无心之失,不然事情弄大了的话,根本没办法收场的,他肯定好不到哪去,“要不咱们下线吧?下线之后应该就没事了吧?”

    下线这种事情他们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不过今天要真的无法善了的话,那也只能下线试试看了。

    “不急,沉稳些,你不是爱看《甄嬛传》吗?这种勾心斗角的时候,你要是露馅了,可就完蛋了,稳住,继续装大牌。”

    现在虽然没有到最后一步,但也就半步的差距了,要想蒙混过关还得看演技。

    “懂的还不少,知道这是域外贡品,那你可知道这雪顶含翠的出处?”

    胖子现在也是硬着头皮在装腔作势而已,实际上哪有什么雪顶含翠,《甄嬛传》里的雪顶含翠,完全是子虚乌有,至少现实中是没有听说过哪种茶是这个名字,应该是为了美化才该写的名字吧。

    “雪顶含翠,乃是生于极北苦寒之地的险峻山峰,极难采摘,世间所有也不过十余株而已,因常年得雪水滋养,茶味清新冷冽,极为难得。更重要的是,采摘时间极为难把控,经常需要人在茶树生长之地等待数天,并且不眠不休的盯着,所以得到的雪顶含翠都被用来当做贡品了。”

    胖子不知道不存在这种茶,但是他可是反复看了最少二十几遍《甄嬛传》的男人,这里面的台词他可是都默记于心,当初他看这部经典宫斗剧的时候还被他们另外几个人一起嘲笑,说这是几百年前的宫斗剧了,他还看的这么上瘾。

    不得不说,胖子这话也算是彻底将邀月阁的掌柜给折服了,毕竟游戏中可没有设定玩家不能欺骗npc,而且这群npc的智商明显是不如真人的。

    《创界》中的npc的智商其实并不是不如玩家,而是有些情景被设计人员刻意的用在了他们身上,简直就是一个古代的社会生活,所以这些npc也完全是古代的那种生活方式。

    “不知大人府上是?”邀月阁掌柜虽然心里已经猜测他们是皇族或者王族,但是这话还没有从林飞羽和胖子口中说出来,自然他还是要知道的。

    “哦?你这么想知道?你确定你能活着把信息传出去?”林飞羽自知无法编撰身份,不然还没等他们回稷下城,就会被识破,所以他不如直接恐吓这个掌柜,让他心中胆寒,不去问这件事。

    林飞羽此话一出,邀月阁掌柜的并没有像林飞羽想象中的那样跪下认错,反而是端坐在林飞羽面前说道:“不瞒二位说,我林某在这长安城要是没有后台,能做这么大的生意?二位若是不说的话,我只能让二位在我这二楼的雅间中等上那么一等,等人来确定二位的身份。”

    “到时候二位身份确定完毕,若真是王公贵族,我林轩必定给二位认错,若不是,二位在我这里如此闹事,相比也应该知道大理寺的手段吧?”

    林轩背后却是有后台,而且后台很硬,他这么说也只是想要诈一下对面二人而已,就像他说的那样,无论哪种他都能全身而退?

    林飞羽和胖子二人相视一笑,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全部下线!

    ……

    二人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并且心中都在说着一件事:“这怎么可能,不能下线!”

    他们准备下线的时候,听到系统提示声:您正在进行游戏任务,无法强制下线。

    “我擦,无法强制下线!这算狗屁的任务呀!”胖子在心中悲呼道。

    倒是林飞羽,心中虽然同样是一惊,但是睁开眼之后,他便看向对面的林轩说道:“一个狗奴才而已,真当自己价值多高了?既然你这么自信,那好我给你机会让你表表忠心,看到时候知道我身份之后,谁能拦我取你狗命。”

    说完,林飞羽就这样端坐在座位上,拿起手中的雨前龙井,继续品茶。显然,林飞羽既然已经知道无法强制下线,那只好赌一把了。

    林轩听完林飞羽的话之后,再看看林飞羽怡然自得的表情,完全没有一点心虚的神情,这样看来,这位的身份定然是不简单得了,如果真要弄到最后,没准自己真的能够丢掉性命。

    林轩可是深知,这邀月阁的掌柜一职可是换了不知道多少位了,每次都是被撤掉的掌柜都没有一个能够善终的。而且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丢掉自己的性命,无论在谁看来,都是不值得的,死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谁会在乎?

    想到这里,林轩再也不能平静地坐在椅子上了,而是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然后说道:“小人有眼无珠,有眼无珠,大人您恕罪,千万要恕罪。”

    这一幕在胖子和林飞羽看来,总算是放心下来了,终于又逃过一劫,下次可不能这么装了,这太刺激了,一般人的心脏可受不了。

    “怎么?不想知道我的身份了?”林飞羽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林轩说道。

    “不敢,您就算借给小人一百个狗胆,小人也不敢。”林轩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猛叩头,脑袋砸在地面上,咚咚作响。

    林飞羽可刚才还记得这个林轩还说自己背后后台硬呢,现在就软成这个样子了,想来后台应该不会多硬了。

    “刚才不是还和我比后台呢吗?来来来,和我说说你后台都是谁,我虽然很少出来,怕被人抓住说闲话,不过既然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胃口,那就说说吧,后台搬出来吧。”

    “这……”

    眼见林轩支支吾吾的,林飞羽则是说道:“这是打算和我对着干?”

    林轩听完之后,赶忙磕头并且说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只是这邀月阁背后真正的主人也不好明说,来这里的达官贵人也都是暗地里清楚是谁的,小人怕说出来……”

    林飞羽才不管你是谁呢,他现在只想知道谁才是这背后真正的老板,他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让我随便拉一个小芝麻官来自己问了?你放心只要我问出来,你必死无疑!”

    然后林飞羽给胖子发信息,让他等自己信号然后佯装出门抓人。

    胖子知道林飞羽又开始演戏了,然后等到林飞羽喊了一声,阿海之后胖子果断的起身就要往门外走。

    这一下,跪在地上的林轩再也扛不住了,然后急忙说道:“我说!我说!邀月阁真正的主人是大皇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林轩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竟然直接趴在了地上。

    作为历史迷,林飞羽自然是知道,无论哪朝哪代都是不允许皇子在外面开设盈利设施的,所以这点在林飞羽看来就是一个很好用的胁迫点。

    “哦?原来是大哥,我说他怎么一直以来都不愁金银呢,让我们这些做兄弟的可是好生羡慕,就是不知道这事情传到父王或者国子监那群爱唠叨的老臣那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这话让趴在地上的林轩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本他想着要是这个人的身份是高官之后,则拉拢给大皇子;要是是皇子的话,则有把柄在手中,到时候和大皇子为敌的,这就是把柄;要是冒充身份的,则直接扔进大理寺,想来这个人终生不会再由见面的机会了。

    只是到现在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这要是让大皇子知道之后,他肯定是没有活路了,想到这里林轩便从地上一路跪着爬到了林飞羽面前哭着说道:“大人,不要,求您千万不要啊,我这上有老下有小要养活,您就饶我一命吧……”

    胖子得了林飞羽的指示,直接一脚踹在了林轩的身上,这一脚可谓力道巨大无比,直接将林轩从;林飞羽身边踢飞了出去,一直撞到房间的柱子上方才停下。

    踹完之后,胖子嘴里还说道:“狗奴才,也不看看你眼前的是谁,就凭你也配上前?”

    林飞羽特别的想要为胖子点赞,这句话可不是他告诉胖子的,完全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这话用在此时此地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林轩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在向前爬,而是在原地跪着说道:“是!是!,奴才有罪!奴才有罪!”

    一边说着一边打自己的脸,这可不是演戏,而是真的扇自己嘴巴,左右两边,哪边都没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