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雅间一叙
    既然一般的小酒馆都没有女儿红的话,那么最终林飞羽和胖子只能选择去距离他们最近的邀月阁了,在去邀月阁的路上,林飞羽终于见识了什么是酒鬼了,这一路上越是距离邀月阁越近,手里拎着酒坛子的人则是更多。

    进入邀月阁之后,酒馆的小厮就赶忙过来了,说道:“二位想要什么酒?”

    林飞羽说道:“女儿红,一坛。”

    “呦,这位客官,女儿红可还有优劣之分呢,您想要那种?”

    还没等林飞羽问都有什么级别的,胖子直接说:“来最便宜的那种就行。”

    “好嘞,三等女儿红来一坛。”

    小厮的声音刚刚喊出去,林飞羽就打断说道:“这女儿红都什么价格,差别大吗?”

    “一等女儿红1000金币一坛;二等女儿红金币一坛;三等女儿红500金币一坛。”

    听完这价格之后,林飞羽和胖子不约而同的同时惊呼:“怎么这么贵?”

    小厮听完之后,面露冷笑着说道:“两位客官不会不知道女儿红是什么酒吧?你们俩是来买酒的还是闹事的?”

    “女儿红可是至少15年才能够启封的,而且一般的小酒馆是不能保存女儿红的酒质的,你以为这就是散酒吗?你们到底买不买?不买就出去不要妨碍我们做生意。”

    说完,邀月阁的小厮竟然开始了赶人,这一下可是直接点燃了林飞羽和胖子的火。

    “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只不过是问一下价格而已,你赶什么人?店大欺客?”胖子直接就对这这个小厮直接怒吼道。

    在邀月阁中不止是买酒这么简单,这里还是长安城中最为豪华的酒楼,吃饭的地方,所以看到胖子和小厮的争吵,这帮人也是乐的看笑话。

    这一幕在邀月阁可是最常见的事情,很快,胖子和小厮的争吵声就被酒楼里的觥筹交错给遮盖了,自然大家也就继续的吃吃喝喝。

    “你们酒楼最贵的酒是什么酒?”林飞羽强忍着怒意说道。

    “琉璃液,每杯1w金币。”小厮虽然已经看不起林飞羽,但是还是回答他说道,首先他不认为这两个人连女儿红都买不起的人会买得起琉璃液,其次这二人无非就是想要拿最高价的酒来吓唬他,让他尊重他们,然后只买最低级的酒,他还得道歉。

    “好的,来一杯琉璃液,再来一坛上好的一等女儿红带走。”林飞羽也不是圣人,这么被一个小厮看不起,他如果还能够忍下去,那他就不叫林飞羽了。

    “拿钱来,交钱就能买酒。”小厮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竟然还在这和林飞羽谈钱。

    胖子已经有心动手打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小二了,真是太气人了。

    林飞羽直接从背包中取出了1w1钱金币,扔给了小二,然后让小二当场傻眼的竟然是,林飞羽竟然还要买其他的几种昂贵酒,每坛的价值和女儿红不相上下。

    这种情况可是让眼前的这位狗眼看人低的小二给傻眼了,这可是大买卖呀。

    在邀月阁花费1w以上的客人,就有资格发放黄金会员卡了,10w以上消费则是钻石会员卡了,当然不同级别的会员享受的权利和待遇也是不相同的。

    “我一共给了你1w8的金币,我说的几种酒都给我拿来,少一样,我就砸了你家店铺。”林飞羽可不怕事,其次这事情也不是他先挑起来的,所以他更不需要担心了。

    这个小厮可是知道这个琉璃液一天就一坛,而且还是早早就被订光了的,想在要让他拿出琉璃液,他怎么能够办得到呀,所以这个小二也是瞬间就从之前的冷笑变成了现在的哭笑不得。

    “那个,二位客官,琉璃液暂时没有了,不如二位换点别的酒吧,本店这里还有其他几种酒,不如……”小厮还想要继续说话,但是却被胖子直接打断了。

    “我不管你现在和我们说什么,我和我朋友钱都交了,你现在和我说没有酒?你什么意思?是要欺骗消费者吗?”胖子可不管你和我解释什么有没有的问题。

    “我们不关心这些,你刚才自己说的,交钱拿酒,现在什么意思?是要欺负我们?”林飞羽一看就知道这个小厮刚才以为他们没钱买更贵重的酒,所以才拿来压他们。

    “莫不说一杯琉璃液,就算是一坛琉璃液又能如何?”林飞羽现在可不仅仅是想要让这个小厮赔礼道歉那么简单了,他要彻底让这个小二滚蛋,看到他之前那副嘴脸,不知道之前还有多少人被他这样羞辱呢。

    三人的争吵,终于是引起了酒楼负责人的注意,当然最先来的不是他,而是酒楼的打手,没办法这么大的动静再没人出面的话,那么他们酒楼就真的成为了菜市场了。

    “吵什么吵?”打手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滚你大爷的,找你们掌柜的出来,买个酒怎么遇到这么个小二。”胖子现在正在气头上,所以说话也就不管不顾了,爱咋咋地。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竟然敢在这里吵闹,活的不耐烦了吧?”这个打手也是没想到胖子说话会这么强横,当即说道。

    “哦?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吗?难道还能比刑部和大理寺要厉害?”林飞羽自然是不怕这些人的,他可是玩家,大不了一言不和就挂机喽,他下线之后还能被抓回来不成?

    在一旁当做观众的邀月阁掌柜终于是在听到林飞羽这话之后,说道:“二位客官,息怒息怒,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我是这邀月阁的掌柜,不知二位能否给个薄面,咱们去楼上一叙?”

    这个掌柜的倒是聪明人,不然也不能做到这么大酒楼的老板了,在大厅吵吵虽然每天都会发生,但是一般的打手一出,基本上都能够吓得普通人乖乖的滚出酒楼去。

    可是据他在一旁看了这么久之后,这两位年轻人可不像是普通人,不然不能如此淡定,所以他以为是哪位高官的公子哥来到这里了。

    “也好,不过有一点,谈可以,先给我把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给我拖出去打一顿,然后让他滚蛋,不然没得谈,或者我自己动手,只要你不怕你酒楼脏了,我是无所谓。”

    要不说胖子最不怕事,最适合装13了,他这话一出,不说那个小二吓得面无血色,就算是一旁的掌柜都是同时一惊,这要是一般人,能够说话这么狠?

    “好说,好说。”说完邀月阁掌柜直接向站在一旁的打手使了一个眼色,打手直接将吓傻的小二拖走了,显然是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为了一个小二得罪一个贵人,这个事情他还是能够分清孰轻孰重的,然后便是在前面为林飞羽二人领路去了雅间。

    林飞羽和胖子进入二楼雅间之后,邀月阁掌柜的则是请林飞羽二人坐下,然后为他们倒上了茶水,林飞羽将手中的茶端起之后,闻了一下说道:“掌柜的这环境不错呀,就连茶水也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听说一般人可是弄不到这么好的茶的。”

    对于茶道而言,林飞羽也是有不浅的了解,作为一个历史迷,中国最为博大精深的一些文化,林飞羽都是有些涉猎的,所以对于茶道这种最为优秀的文化遗产,自然是了解更深。

    说来也可笑,林飞羽唯一喝过的最高大上的茶就是雨前龙井,还是洛天带他们几个出去玩的时候,在一间他们家的茶庄喝到的,当时还有专门的人为他们讲解了一下雨前龙井。

    但是,邀月阁的掌柜的可不知道这些,能够闻一下就知道是雨前龙井的人,就是这一手一般的贵族也是做不到的,所以一下这个邀月阁的掌柜的就将林飞羽和胖子视为了达官贵人的公子。

    “好灵的鼻子,相比公子没少喝这茶吧。不然怎么能够一闻就知道是什么茶呢?”邀月阁的掌柜的有意拍马屁的说道,当然最紧要的还是在探测林飞羽的底细。

    “不不,你说错了,我们在家都很少喝这个的。”胖子立即说道,当然他说的这话也是林飞羽告诉他说的。

    邀月阁掌柜的则是有点蒙,难道自己猜错了?

    正在这位掌柜脑海中出现这一问的时候,胖子继续说道:“我们一般这种茶是不和的,当然偶尔出去玩的时候,没有准备到,只能将就着喝了,这味道说实话,真的没有雪顶含翠的味道好。”

    ……,这话可不是林飞羽让胖子说的,这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不知二位是什么身份,皇族还是王族?”邀月阁掌柜的说道。

    “哦?不知掌柜的如何猜测出我二人的身份?”林飞羽此时就算是再不想说话也要说话了,不然就可能露馅了。

    “雪顶含翠可是贡品,一般的贵族可是没有享用的资格,除了王族就是皇族,当然一些位高权重的大臣能够得到帝君的赏赐也是有的。”

    对于邀月阁掌柜这话,林飞羽就知道了事情出在了胖子身上,他这个嘴真的是没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