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邀月阁与瑶台居
    工匠协会

    张封见会长沉思也是低头不说话,要知道今天的买卖虽然是在会长的授意之下,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底细出来,这让他提心吊胆的。

    “会长,那这个青年要不要抓起来?”张封试探性的问道。

    女会长,则是背对着张封摇摇头说道:“不必,倘若他真是军部或者皇族之人,我刚好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背后的始作俑者。我工匠协会自成立以来,就从来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上任会长大度,能够容忍他们。我可不想让他们自以为是的一再挑衅,如果真的让我查出来是谁在背后捣乱,说不得我要让他伤筋动骨了。”

    张封听到这话的时候,全身的冷汗已经狂冒不止,不一会的时间,他后背已经整个被汗水打湿了。

    “倘若下次再见到这个青年,无论他有什么样的要求都答应,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顺便告诉长安城的传送阵管理人,我要确切的知道这个青年去的地方到底是不是稷下城。”女会长吩咐说道。

    “是!”张封立刻应声答道,生怕惹起身前之人的一丝不悦。

    “你下去吧。”女会长轻声说道,言语中流露出那么一丝疲倦。

    张封这在躬身离去,从进入会长的房间到离去他从始至终都没敢抬头,不要说他有机会接触这个会长,就算是整个工匠协会加起来能够见过会长并且进行交谈的不过三人而已。

    通常情况下,会长都是待在她自己的屋子里,然后传出各种的消息,没有人在工匠协会的其他公开场合见过会长,并且工匠协会里那些长老级别的,也都对这个会长异常尊敬,可以说,工匠协会中这位女会长一人独大。

    可是虽说一人独大,但是并未见到过她做出什么利己之事,基本上所有的命令全部都是在维护工匠的利益,并且大有和朝廷抢夺资源的意图,更令人出奇的是,无论是皇室还是军方,对此竟然都视而不见,除了象征性的安排几个探子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策略。

    越是这样,越容易让人胆怯,军部与皇室可以说是整个长安城最有权势的势力了,竟然能够放任一个女人肆意妄为,可想而知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可怕。

    每每想到此处,张封总是不寒而栗,感觉自己面对的是全大陆最恐怖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神秘莫测,至少他从来不敢抬头看这个女人的容貌,总是有种感觉,他抬头之日就是死亡之时,这种感觉异常的真切。

    他能够活这么久,不能说与此事毫无干系,至少有一大半是他毕恭毕敬的功劳。

    出来工匠协会之后,张封则是隐身于小巷道之中,通过秘密通道再次回到了他的铁器铺之中。此时,他心里非常的希望林飞羽能够再次返回他的铁器铺中来,这样才好能够更好的接触林飞羽好将他背后的势力有机会摸清楚。

    林飞羽和胖子此行长安城的最大目的就是来收购这些银矿,毕竟这要是在第二批玩家大举进入之后,游戏进程加快之后,紫色装备是势在必行的,肯定会引起很大的需求。

    到那时候,这批银矿可就是会翻好几番的,那时候才是出手这批矿石的最佳时机。

    “飞羽,那接下来怎么去哪?”既然此行最大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那在胖子看来就应该回稷下城,或者去找洛天和于飞这两个小子了。

    虽说此行最大的目的达到了,但是西市这么繁华,怎么能一走了之呢?没准就能够发现点什么新奇的宝贝,当然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那就是帮传送阵的酒鬼子买酒。

    林飞羽从来不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如果失信于人的话,那他自己心里就太过意不去了,虽然这个人是npc。

    “还有两个地方咱们有必要去一下,首先一个就是帮酒鬼子买酒,另外一个就是主城的英雄祭坛。”

    林飞羽思考之后,如此说道。

    英雄祭坛这个设施可是整个王者大陆所有的人类城市都会有的,不论城市大小,还是贫穷与富有,所以主城的英雄祭坛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地方。

    “还真去给那个老头买酒呀?他可是什么都没给,就这么平白的给他免费带酒”胖子是对传送阵老头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反感这个酒鬼子。

    林飞羽自然知道胖子心中的想法,然后笑着说道:“胖子,人家老头可没怎么得罪你,不至于吧,你啥时候这么小气了?”

    胖子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小气的,然后说道:“老子会小气?我只是觉得这个老头有点太自以为是了,不就是传送去主城吗?要不是稷下城就一个传送点,老子早就换地方了,用得着在那里听他墨迹?”

    “说实话,他就是想要坑你,让你帮他带酒而已,自己去不了主城,怕别人拒绝就要要挟别人,最恨的就是这种人。”胖子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

    “嗯,就是,有事说事,至于这么胁迫别人吗?是不是?胖子?”林飞羽可算是知道胖子这个人必须哄着,不能硬来,吃软不吃硬说的就是胖子这类人。

    胖子说了一声是之后,便被林飞羽拉走了,直奔西市的酒肆中,西市中只有两个地方人比较多,而且没有时间的限制,永远都有人在络绎不绝的来往其中。

    一个就是菜市场,另一个就是酒馆。

    长安城中最有名的酒馆就有两个,小酒馆就不计其数了,除了因为大酒馆价格高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长安城实在是太大了,两个酒馆肯定就会造成店大欺客的事情,因此一些小酒馆也就因此而生。

    林飞羽和胖子在这一点上就产生了分歧,胖子觉得没有必要去大酒馆,小酒馆就能够买到女儿红;而林飞羽则是认为既然答应了别人就要做出最好的。

    最后林飞羽拗不过胖子,在西市随便找了一个小酒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小酒馆里并没有女儿红这种就,要知道这种酒可不是一般酒馆能够有的。

    而且最后酒馆的小厮告诉林飞羽,这种酒如果真的有,只能在大酒馆有,就是长安城的两个大酒馆:邀月阁和瑶台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