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神秘的会长
    长安城西市

    林飞羽和胖子长安一行,可谓赚翻了,不说现在已经是1500块的银矿到手,还有一些零碎的钻石矿,最重要的就是以后整个长安城来了更多的玩家之后,他们也不会有机会接触到银矿了,如此说来,林飞羽倒是可以垄断这一资源了。

    “飞羽,咱们来长安城的任务是不是已经完成大半了?这以后的银矿不说全在你手中吧,但是至少你也比别人要多不知道多少倍呢。”胖子对于此行也是相当的满意,虽然全程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但是怼人的事情还得让他做。

    长安城整个西市不知道有多少的铁器铺,但是其中最大的几家铁器铺已经被林飞羽拿下了,剩下一些小的铁器铺他也懒得再去看了。

    首先这些人肯定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做这件事可是有很大的风险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都是在这个圈子混了很久的,说是没有后台谁敢信?

    其次,他们都是工匠协会的中流砥柱,这帮人在协会能够接触到更多的资源,剩下的一些工匠,连高级工匠都不是,怎么能接触到这些资源呢?

    要说林飞羽最想要拉拢的人,那就只有张封一个,可是没办法,这个人实在是太圆滑了,在工匠协会难怪能够混的风生水起,他对林飞羽还在试探当中,但是林飞羽也不想要和他浪费时间了,所以只能够出下策,选择了刘谋。

    以后如果有机会还是要将张封拉下水的,毕竟他也算是工匠协会会长手下的心腹了。

    林飞羽不知道的是,在他和胖子随着其他工匠走出张封的铁器铺之时,张封就已经悄悄地从铁器铺的秘密通道中走出,去了工匠协会。

    张封从秘密通道出来时,已是抵达了工匠协会的后门一个隐秘的小巷道内,这里也算是长安城的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了,当然这和工匠协会的管理有关,工匠协会也算是长安城中,除了皇宫和一些皇亲国戚之外,最为有权势的地方了。

    因此,工匠协会周围,如果不是工匠的话,是不允许进入工匠协会内部的,这也就导致了攻击昂协会周围没有什么居民的存在,甚至都没有做生意的存在,谁会没事在这么一座庞然大物的旁边开店迎客,那简直是在作死。

    张封从隐秘的小巷中观察了四周并没有人之后,才迅速的从暗色中走出,然后疾步走向工匠协会的后门。并非他不想从工匠协会的正门进,实在是正门处有很多势力的探子在盯梢,现在工匠协会也算是一个各方比较眼馋的肥肉,奈何现在是多事之秋,很多事情不能够做的太明显了,所以现在才没有被瓜分,当然这也和这任会长有关,此人的运营能力实在是有些强悍。

    本来工匠协会是不被列入能够参与朝廷政事的,要知道在古代街机等级是非常分明的,市农工商,大家总应该听说过的吧。

    《管子·小匡》中曾言:“市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

    《淮南子·齐俗训》:“是以人不兼官,官不兼事,市农工商,乡别州异,是故农与农言力,士与士言行,工与工言巧,商与商言数。”

    在古代制度森严,当然这些也是按照为社会贡献大小的顺序排列的。至于士为何排第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立德于心,建功于世,宣德功于言,泽被后人。

    农为第二:“仓廪实而知礼节”、“民以食为天”、“家有余粮,心里不慌”,这些说的可是非常正确的,尤其是在古代以农业为主的时期,农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群体。

    工:“欲善其事,先利其器”,借助兵器或者农具才能事半功倍,提高效率,当然这就能看出来,有需求才能够有市场。

    至于商为何能排在末位:商是互通利害,互通有无,也就是说商不能称之为一个独立的群体,他必须依赖他人而后行。只能有少数人去参与,如果大家都不能独立而去依赖他人,最后就无人可以依赖了。

    当然商排在末位还有另外一层深意,那就是不禁止也不提倡,因为古代社会也确实要有这样的职业存在,只不过因为需求量的问题才显得不那么重要。

    这也正是为什么现在的工匠协会能够参与到朝廷政事当中来,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工匠协会能够争取到足够多的权利,所以这群工匠的地位才能够直线上升。

    现在才能够分得一大批的资源,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工匠协会这里会有人在盯梢,就是防止一些陌生人进入,然后企图借助工匠协会的名头,来获得利益。

    工匠协会的实权不大,但是在资源动用方面却能够获得很大的权利,这也是为什么一众人将其视为肥肉的重要原因,至于为什么能够获得这么大的资源调动能力就要说到张封要面见的这个会长的能力了。

    张封从后门悄悄地进入了工匠协会内部,然后直奔会长所在的房间,走到会长所在的房间之后,张封敲了敲门,三长三短,这也是张封和会长之间的暗号。

    然后过了10秒钟之后,门自动开了,张封走进去之后,毕恭毕敬地说道:“会长大人,今天长安城来了一个大肆收购高级矿物的青年男子。”

    张封开始讲起林飞羽和胖子二人从进店后的表现,并且将林飞羽和他所说的话竟然一字不差的都告诉了这个真背对他的会长。

    “哦?还有这样一个青年,看样子不是军部和皇室的人。”这位神秘的会长终于是说了一句话,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位会长竟然是一个女人。

    “他说他来自稷下城?”这位神秘的女会长问道。

    张封自然是不敢说谎,然后低头说道:“是,他们自称是来自稷下城,不过稷下城可是一个偏远小城,能出什么大人物?小人觉得这个青年,八成是在说谎,有数的大师工匠和高级工匠就这么多,在外面没有归来的几人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收购高级矿石。”

    “难道真的是一个没有记录在册的信任?”

    张封可不敢妄自揣测,他深知眼前这位的能力,他要做的就是当好一只忠心不二的狗,至于其他的他不敢多说。

    神秘女会长思考了片刻之后,方才开口说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你要记住一点,没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支持,怎么可能培养出以为高级工匠?如果不是记录在册的这几位,那确实不可能出现这样一位神秘人。”

    “掌管资源的几个世家,我还是多少了解一些的,他们虽然也有着自己的工匠,但是这些工匠并没有这样的本事,而且他们这么做可就有点多余了。”

    掌管资源的世家,如果想要得到高级矿物从中私自扣留一些的话,那简直是太轻松不过的事情了,何必做的这么明目张胆,并且还来工匠协会这里买。

    如此说来,并不是这些世家之人,难道是军方或者皇族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