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女儿红
    林飞羽一边安抚胖子,一边和传送阵老头说好话,“不知老先生,还有没有另外的方法,当然这传送费用确实对我二人来说有点昂贵了。”

    传送一个人要收取20金币!

    林飞羽虽然手里有5w的金币,但是也不会如此败家的浪费在这,所以他不能接受被npc坑,只能他坑npc!

    “你还是很上道的,首先因为你们是墨子介绍来的,不管怎么说我都会卖他一个面子,如果是其他人介绍来的,我才不管你是谁,一律40金币;其次,我看你这小英雄应该也是一个懂酒之人,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也是难得遇到同道中人,所以能够给你们第二条路。”

    “愿闻其详。”

    林飞羽如果此时再给传送阵老头惹火了,估计日后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了。他明显和墨子不是一类人,墨子无论怎么说也不会这么腹黑的去坑人,但是这货明显是坑人,而且还要光明正大的坑你,让你无话可说。

    “你也喜欢酒?”传送阵老头说道。

    对于传送阵老头这个提问,林飞羽着实有点不好回答,因为他对酒的了解也不能说是喜欢,只是作为一种学习,所以看了很多书,又恰好曾经在一个白酒经销处做过兼职。

    可是,他总觉得酒这种东西能够影响人的心智,所以从林飞羽心里他是不喜欢酒的。

    但是,现在看来如果和这个老头说自己只是不喜欢酒,这事情就大条了呀。

    “只能算作是略有涉略而已,没有老先生如此了解。”林飞羽说完,只是在期待这个老头不要再有什么幺蛾子了。

    “只是略有涉略就能够一下直接说道我喝的酒是女儿红?”林飞羽的回答,让老头有点不太相信,毕竟能够一下猜到自己喝的酒是女儿红的可不是寻常之辈。

    胖子看着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而且互相恭维,真是觉得这么好的时间都浪费在了这里了,真是不爽。

    林飞羽也知道胖子是个坐不住的人,所以给他的通信中写到,“别着急,咱们现在能不能走全在这个老头的手里,咱俩去次主城扫货,成功与否都在这个老头身上。”

    看到林飞羽回复之后,胖子也不再着急。

    “老先生这是要考我?”林飞羽已经看出来了,无论自己怎么说,这个老头都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自己过去的,既然这样那所幸,他就和老头论上一论。

    传送阵老头听到林飞羽的话之后,只是笑笑,然后就这么看着林飞羽不再说话。

    “女儿红是一种具有甜、酸、苦、辛、涩六味于一体的丰满酒体,加上有高出其他酒的营养价值,因而形成了澄、香、醇、柔、绵、爽兼备之风格。”

    林飞羽继续说道:“女儿红主要颜色为琥珀色,也就是橙色,透明澄澈,纯净,看了就让人赏心悦目,而且此酒有诱人的馥郁芳香,而且往往随时间的久远而更为浓烈。”

    “我刚刚走进老先生的酒馆,就能够闻到女儿红特有的气味,而且我观老先生嘴角的液体也和女儿红的颜色相匹,这至少是30年的陈酿才能有的色泽和芬芳。”

    林飞羽此言一出,则是彻底震惊了传送阵老头,他能想到林飞羽能够知晓女儿红的来历,不过却没有想到林飞羽竟然能够猜出他这坛女儿红的年份。

    这着实让传送阵老头有点吃惊,当即说道:“果然是同道中人,不然不可能能够猜出我酒的年份。”

    林飞羽其实知道这个老头为何会故意刁难他们二人,因为古人饮酒都讲究一个意境,他和胖子正好将别人饮酒的意境给打破了,这个老头坑他们两个也不足为过。

    “陈年佳酿女儿红,花雕下床欲回头。今日偶的寿仙翁,古越龙山意马徒。”

    “老先生,我自知我二人打扰了老先生的雅兴,所以吟诗一首赠与老先生,还望先生切莫怪罪我们兄弟二人。”林飞羽如果有酒直接给这个老头一瓶酒就当做是谢罪了。

    可是现在没酒,那就只能吟诗作对,希望这个老头能够不计前嫌。

    “诗是好诗,我这酒也是好酒,好诗配好酒,之前之事我自然不会再斤斤计较了。”说完传送阵老头就在林飞羽面前的酒杯中倒入了一杯女儿红。

    林飞羽虽然在现实生活中也喝酒,但是这在游戏中喝酒还是头一回,当下谢过传送阵老头之后,举起酒杯就一饮而尽。

    女儿红的六味在林飞羽的唇齿间来回的游荡,久久不散,入口之后的轻柔也是让他回味无穷。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角色的生命上限竟然提升了,要知道每个角色的生命上限可是一定的,能够增加生命上限的道具也是没有听说过。

    没有想到,传送阵老头的一杯女儿红竟然有如此效果,这个酒也是好东西呀,价值也是不菲。

    “谢老先生赐酒。”林飞羽起身道谢。

    传送阵老头则是摆摆手,示意林飞羽坐下来,道:“我这酒可还能入得了英雄的法眼?”

    “老先生言重了,能够品的如此好酒,实乃人生一大幸事。”林飞羽感谢传送阵老头赐酒是真事,这酒一杯的价值绝对不低于千金。

    “听闻英雄想要去主城?不知可否答应我一件事?”传送阵老头问道。

    这下才是重点,这个老头在这墨迹半天的结果肯定就是有事相求,但是还不能像墨子那般低声下气,不然面子上挂不住,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出。

    胖子在一旁听到传送阵老头这话之后,和林飞羽私信道:“飞羽,坑他一次。”

    胖子言外之意是要让林飞羽利用这次机会,好好为他俩受的气报复一下。

    林飞羽没有搭理胖子,反而是和传送阵老头说道:“老先生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自然为老先生去办。”

    “我因为常年镇守这稷下城的传送阵,自己带的酒已经快喝光了,今日算的天机有贵人将来,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为难。”

    “还望英雄切莫怪罪。”传送阵老头说道。

    林飞羽自然不信什么天机,只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还是直奔主题的好。

    “老先生这是缺酒了?”林飞羽试探的问道。

    此话一出,传送阵老头脸色顿时泛红,说道:“实不相瞒,我酒鬼子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酒,说是嗜酒如命也不为过,尤其是这看守传送阵的差事,更是枯燥无味,所以还望小英雄能够为我带回主城美酒。”

    胖子听出来了,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老头这么刁难他们了,原来是想让他们二人为他买酒。

    “老先生能够镇守传送阵,多年如一日,我等之辈,钦佩不已,自然会为老先生带回美酒。”林飞羽也是觉得这个老头可怜,所以才会这样做。

    “多谢英雄,放心,我自当不会亏待英雄,美酒得来之时,我自当回报小英雄。”酒鬼子说道。

    “真小气,一点见面礼都没有。”胖子在心里说道。

    既然交易已经确定,酒鬼子也就没有再为难他们的理由了,当即免费为他们二人开启了传送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