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玉带
    华府美食城外

    高越电话刚挂断没有10分钟的时间,华府美食城外就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多面包车,想来应该是高越找的人来了。

    看着这些从面包车上下来的小青年们,洛天笑了笑,问道身边的杜哥,“这里面有你认识的?”

    这言外之意就是问是不是有杜哥的小弟在,省的大水冲了龙王庙。

    杜哥瞥了一眼这些人,然后说道:“我手下可不是这种小混混,你不要损我了。”

    洛天听完之后笑了笑,这样的话他可就不用顾及杜哥的面子了,反正这次事情,杜哥解决,结果是他想要的就行了。

    高越看着从面包车里下来的小混混,找到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小混混说道:“鬼哥,这次麻烦你了。”说完将手里的香烟递了过去,并给这个叫鬼哥的点了火。

    被叫做鬼哥的人,也很享受高越递来的香烟。

    “你小子怎么在华府这闹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抽了高越递来的香烟,也就代表着他接下了这个活,可是在华府这闹事的,基本上都是背景很深的。

    不过这里面肯定不包括他这种小混混,他也不是混黑道的,只能算是收保护费混日子而已。偶尔接一接私活,混口饭吃而已。

    高越和鬼哥在那低头交耳说了几局,然后指了指站在华府门口的洛天,然后鬼哥就丢掉了夹在手里的香烟,用脚狠狠的在地上踩了踩。

    鬼哥指着洛天说道:“小子,下来。”

    洛天看了看鬼哥,然后笑着看着身边的杜哥说道:“要不要我下去?”,言语中充满了调侃。

    杜哥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身边一个穿黑衣服的迎宾小哥,迎宾小哥便回到华府。

    “你懂这附近的规矩吗?”杜哥看着鬼哥说道。

    杜哥这话可是给这些小混混提了个醒,华府门外不得斗殴,这可不是仅仅明面上说说而已,敢于挑战这规矩的最后的下场只有一些道上的人知道。

    后来,这些事情被传了出来,以至于d市大大小小的帮派混混都知道了华府门外不得斗殴的事情。

    鬼哥看着眼前说话的男子,以为也可能是个和自己一样的小混混而已。

    “知道怎么了,我又没坏规矩,准备带他走而已,莫非朋友你想拦手。”

    拦手,在道上的规矩就是插手的意思。

    杜哥看着眼前的小混混,惊讶于他竟然知道一些道上的交语,当即说道:“你靠哪的?”

    鬼哥知道应该是遇到道上的人了,当即说道:“玉带。”

    “原来是玉带的人呀,杜哥,你看是你打电话还是我打电话?”洛天在这时说道。

    杜哥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说道:“赶紧滚过来,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这是鬼哥察觉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对,然后狠狠地瞪了身边的高越一眼,对杜哥说道:“兄弟,这事今天我不对,放条路出来,他日好相见。”

    杜哥根本就懒得理他了,既然已经找到上家了,这种货色还不配和他说话。

    鬼哥一看此事估计不能善了,当即就准备上车跑路。

    可是转身的时候,从华府周围冲出了百十来号人,各个西装革履,鬼哥知道走不了了。

    然后一阵鸣笛声,一辆路虎驶进了华府门前,正好停在了洛天门前。

    车上副驾驶上下来一个光头男子,然后车被开走了。

    “洛少,你怎么也在这,我还以为杜老大有事呢。”这个光头男子说道。

    光头男子才昏头呢,自己正在蒸桑拿,然后就接到了杜哥的电话,而且就一句话。当时他都快吓死了,能够让杜哥这么生气的事情可很少,难道自己做错了啥事?

    “玉带,混的不错呀。”洛天说道,声音中听不出平淡。

    “哪里,哪里,这话可不敢在洛少和杜哥面前说。”玉带听完洛少这话,心都凉到了北极。

    他也是混了这么久的江湖,这点话听不出来他也就白混了,明显是洛少生气了。

    而他看向一旁的杜哥,杜哥则是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他这才看向身后,看到了鬼哥。

    “你是?”玉带看着鬼哥只是觉得有点面熟,却叫不出名字。

    “玉带哥,我是小鬼,东厅的小鬼。”鬼哥看到玉带的时候就已经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玉带在他们这些混混看来就是皇帝,能够一个电话就喊来玉带的人,来头能小?尤其是看到玉带低声下气和自己之前指着点名要带走的男子说话时,鬼哥就知道,完了。

    “玉带,要是觉得混的太好了,我可以给你升升职位,你看杜哥这职位怎么样?”洛天不咸不淡的说道。

    可是这话在玉带听来就如同晴天霹雳,杜哥的地位是靠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他又如何能够和杜哥相提并论?

    “洛少,您太抬举我了。”玉带此时已经开始冒汗了。

    杜哥听到了洛天和玉带所说的话,然后咳嗽了一声说道:“洛少,你就别吓玉带了,毕竟现在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这么多小弟看着呢。”

    “既然杜哥说了,我也就直说了。玉带,你这个小弟,点名道姓要带我走,给我点教训,这是你的意思?”杜哥说话了,洛天还是要给他点面子的。

    洛天这话一落地,玉带就吓坏了,带走洛少给点教训,这就是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呀。

    “洛少,洛少,这和我可没关系呀,我哪敢呀。”玉带冷汗直冒。

    “我知道你没这个胆子,不然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

    洛天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和林飞羽相交四年的洛天完全不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