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七章 寻仇
    洛天的声音中充满了冷意,道:“就算我离开了洛家,但是你真以为你一个高家的长老就能够和我动手了?你大可以试试!”

    王鹤反被洛天将了一军,此时他也是有苦难言。

    “都是这个废物,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打残废了,真是丢人!”

    王鹤恶狠狠的看了看身边的男子,若非是因为他,王鹤怎么会和洛天对上?

    更甚的是,这李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住在了这座别墅内。

    王鹤开口道:“洛少爷说笑了,我可不会跟你动手,这可是会落下话柄的。”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其实王鹤自己心里也在嘀咕,因为洛天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太过不凡。

    之前在李明月的生日宴会上,洛天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冉雄给击败了。

    这让王鹤心中大惊,就算是他对上冉雄,也不见得能够胜出。

    而此刻如果王鹤和洛天对上,赢了还好,毕竟是年纪和修为在那摆着,倘若是输了,那么王鹤可就没脸在d市混下去了。

    适才,王鹤才会有如此说辞。

    李明月嘀咕道:“还不是怕输了丢脸吗?”

    修叔拍了拍李明月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多嘴。

    李明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反正嘴长在她身上,她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

    一个高家的长老还不至于让她有所忌惮,也就是因为修刚在这罢了。

    这种事情,修刚自然是不会让李明月去参与,他们李家在d市,不与任何家族为敌,自然是有她的道理。

    洛天冷笑道:“你堂堂的炼气境,为自己的徒弟来出头,就不怕落了话柄?”

    与洛天交手怕被人落了话柄,那么王鹤为自己的徒弟出头,难道就不怕?

    “洛少爷还是别和我嚼舌了,我说了,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打伤我徒弟之人,见不到人,我是不会走的。”

    王鹤既然来了,那么自然是不会就此轻易离开的,否则反而对自己的名声打击更大。

    就在洛天怒不可遏之时,楼下突然响道:“既然王鹤长老不想走,那么就留在这里吧。”

    王鹤皱眉,他对林飞羽的印象并不深,所以并未刻意留意过。

    楼梯口走出了三道身影,不是别人,自然是林飞羽、火德和冉雄。

    洛天大喜,说道:“你小子本事够大的,我还说找明月帮忙呢。”

    见到林飞羽之后,洛天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要知道林飞羽在禁区内足足呆了两天时间。

    要不是因为王鹤上门挑衅,洛天被李明月喊了回来,恐怕洛天还在禁区外面守着呢。

    林飞羽笑道:“老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到做到。”

    “呵呵,我说几位你们就别在这叙旧了,我要来找一个叫林飞羽的家伙,不知道这里面谁是?”王鹤语气不善的说道。

    而林飞羽也是在上楼之后就看到了那个被他之前打成重伤的陈虎。

    “哼,打个小的来个老的,不知道打了老的,还会不会来老不死的?”

    既然被人寻上门来,那么林飞羽说话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善言。

    王鹤铁青着脸,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点名道姓的讥讽。

    一旁的陈虎在王鹤的耳边低声道:“师父,他就是打伤我那人,林飞羽。”

    王鹤瞪了一眼陈虎,对这个徒弟,他实在有些看不上眼。

    当初要不是因为陈虎的父亲送了一些重礼,王鹤怎么会收下这种没有天分之人。

    “废物!”

    王鹤看不上陈虎,按道理来说自然也不会为他出头找面子。

    可是,谁让这件事情被高天知道了,这位高家少爷正为如何报复洛天发愁,这不就刚好拿此事寻了个由头。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的徒弟被打了,这个做师父的面子上也挂不住。

    “你就是林飞羽?我记得我们之前见过吧?”王鹤试探的问道。

    林飞羽说道:“难得王鹤长老还记得,之前的确是见到过,劳烦您还记得。”

    “果然是这小子!”

    高家因为林飞羽损失惨重,高家的修行者也是死掉了不少,这可是让高家颜面尽失的大事。

    “少爷说这小子没有修为,不过,我怎么看他的修为并不低呢?否则,他也不可能能够把陈虎打重伤。”

    王鹤虽然没有修刚那种能够探查修为的本事,但是,凭借直觉,他也能够感觉出来林飞羽不是普通人。

    “我也不与你废话了,你打伤了我弟子,就和我走一趟吧?”

    王鹤很轻淡的说道,完全没有将林飞羽当回事。

    洛天虽然很强,但是王鹤可并非是来和洛天过不去的。

    “王鹤,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分,你真当我不敢和你交手?”洛天阴森的说道。

    王鹤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无非是看他们这里没人能够与他抗衡罢了。

    这件事情王鹤很清楚,李家不过是旁观者而已。

    “洛少爷,你的情况我可很清楚,你还不能掌控你的力量,若是我失手打伤了你,恐怕洛家也无话可说吧?”

    王鹤脸上不无得意之色,只是接下来林飞羽的话,让他笑不出来了。

    “哦?这么说,王鹤长老是十拿九稳的要带走我了?不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高少爷的意思呢?”

    林飞羽冷笑,从刚才王鹤骂陈虎来看,他绝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徒弟来出头的。

    王鹤面色一僵,紧接着笑道:“小子不用匡我话,你打上我的弟子,我自然要与你讨个说法。”

    见王鹤如此反应,林飞羽心中便已经有了九成的把握这王鹤是被高天派来的。

    “应该是为了追查一下高家被杀的那些修行者吧?”

    除了此事之外,林飞羽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能够让高天这么惦记他的事情了。

    “王长老这就说笑了,当日可是你这弟子挑衅在先,按照修行界的规矩,决斗自然是会有伤亡的,他能活命,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

    王鹤此刻的脸色已经是阴沉的吓人,按照规矩的确是会有伤亡,而且生死勿论。

    “小小年纪就如此心狠手辣,我替你家长辈教训教训你!”

    说完王鹤竟然直接对着林飞羽出手,这一幕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