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莽山撞
    葬花海是花宗主的成名绝技,威力远在拈花指之上,只是很少被花宗主示人。

    今日这葬花海初现,便已是惊艳四座,让妖族的混元境强者倍感压力。

    “这葬花海图有其表罢了,威力倒也还算是说得过去,只是这牛妖可没那么容易解决,不信你看着吧。”

    妖灵也看到了花宗主这一招,算的上是绝技了。

    只是,在妖灵口中却落得一个虚有其表而已。

    林飞羽好奇道:“这武技看上去还挺厉害的呀,那牛妖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呀。”

    身处葬花海的牛妖王现在看上去可没了刚开始的威风。

    原本黝黑的皮肤上,现在已经是满身的乌血,如果不是它还在全身散发乌光,恐怕都会认为它已经死在了葬花海中。

    “不过,这女人也着实厉害竟然悟出了木之领域这般领域,否则她这武技还没办法施展开来。”

    妖灵所见非常人可及,自然是一眼便是看出了花宗主这葬花海的利弊。

    “没有木之领域的话,她自身的灵力是断然不可能支撑她来完成这样的武技。”

    诚如妖灵所言,这葬花海所需的灵力非常的多,所幸花宗主的木之领域能够吸纳周围木属性植物的生命力来补充灵力。

    这里是禁区,古木参天,草被茂盛,这才能够支持这葬花海的施展。

    林飞羽若有所思的看着花宗主释放的领域,原本木之领域内的草木都是欣欣向荣,转眼之间便是随着葬花海的施展,而全部失去了生命力。

    “这领域这么霸道?”

    能够直接剥夺领域内的生命力,这种领域的确过于骇人。

    “混元境的领域千奇百怪,不亚于启灵境的灵能,这木之领域也只是最普通的一种领域而已。”

    林飞羽大惊小怪是因为他并未见到过真正的领域,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妖灵淡淡的说道:“行了,别想这些了,那牛妖要出来了,看来这场比试这女人输了。”

    果然,在妖灵刚刚说完之后,那葬花海便是传出一阵阵爆炸声。

    花宗主面色大变,作为施展了葬花海的主人,花宗主自然是最清楚其内发生的事情。

    “怎么可能……”

    爆炸声的传出,林建也是不由得一惊,这声音他最清楚不过了。

    因为这葬花海他就曾经破除过,只是他并未真正的进入葬花海中,而今牛妖王竟然能够进入葬花海,并且还破掉了花宗主的武技。

    这牛妖王不可小觑呀。

    李瘸子摇摇头道:“这花宗主只怕是输了。”

    寒山宗主再见到葬花海后,尤其是那牛妖王竟然还跳进了葬花海中,他便是觉得这花宗主的这场比斗十拿九稳了。

    只是,这才战斗不久,这花宗主就失败了,这可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寒山宗主暗自道:“若是我对上这牛妖王,恐怕也比花宗主好不到哪里去。”

    他与花宗主之间的实力在五五之数,甚至还稍逊花宗主一筹。

    花宗主的落败,说明他也不是这牛妖王的对手,那这样的话,剩下的两头妖王中,他便只能对战那头刺猬妖兽了。

    随着最后一声爆炸的停歇,花宗主的花海便是徒然间爆裂了开来。

    各种由灵力组成的花,也是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花海消失,淹没在其中的牛妖王也是露出了身形,只是看上去却颇为的凄惨。

    “没想到这么美的小娘子,手段却这么狠辣,若不是如此,我还真得收你当压寨夫人,不过,现在却没有这种想法了,所以,你给我去死吧!”

    牛妖王大喝一声,全身的污血都是从身上抖落了下来。

    林建眼睛一眯,轻声道:“这牛妖王不简单呀,肉身竟然已经坚硬到了这种程度。”

    牛妖王先前还是血淋淋的身躯,转眼间就已经是恢复如初,甚至根本看不出有一点的伤势。

    “他之前可是明明受伤了,怎么这么快就没事了?”

    花宗主美目满是震惊,“怎么可能!”

    而另一边的妖兽一族,则是传出了阵阵的欢呼声,为牛妖王喝彩。

    铁纹狼王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说道:“它的肉身越来越强了,恐怕就是你也不一定能够击败它了吧?”

    金刺妖王沉吟道:“确实有了一些进步,不过,对我来说,一样。”

    同为妖兽,铁纹狼王对金刺妖王的了解不亚于对自己的了解。

    金刺妖王的本事丝毫不弱于牛妖王,而且,多年以来,牛妖王都是惜败在了金刺妖王的手中。

    金刺妖王既然有如此口气,那么金刺妖王应该也是有所突破了。

    铁纹狼王出声道:“老牛,赶紧解决战斗,我可不想拖太长时间,免得被人说三道四。”

    牛妖王嘿嘿一笑,道:“不懂怜香惜玉的大老粗,不过,既然你狼老大发话了,那我就取了这小娘子的性命吧。”

    牛妖王转身对花宗主说道:“小娘子,我来了,小心了!”

    “莽山撞!”

    牛妖王头上的黑色尖角,在空中凝结出了一个大了数倍的样子,纹路都非常的清楚。

    只是,这黑色的牛角,可不单单只是用来欣赏的。

    黑色牛角蕴含了恐怕恐怖的威力,甚至隐隐间都有一种能够破开虚空的感觉。

    “莽山撞,莽山撞,莽山,莽山,莽……”

    嘀咕了几声之后,林建似是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莽山青牛!”

    “莽山青牛?”

    李瘸子被林建突然喊出的话,给吓了一跳,莽山青牛是什么东西?

    林建来不及解释,对正在准备迎击的花宗主大喝道:“花师妹小心,它是莽山一族的后裔!”

    花宗主闻言,竟然不顾形象的竟然要远遁而走,这可是十分丢脸的一件事情。

    不过,若是了解莽山一族的人,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黑色的牛角下一刻便是从空中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花宗主的身前。

    如果不是林建出声提醒的及时,这花宗主可就如同她身后的小山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