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罪魁祸首
    铁纹狼族地。

    苏长老在一处山洞外面,身前的灵力柳絮异常的明亮。

    “哼,倘若不是老夫这柳絮寻踪之法只是第二层,这烈火涧主恐怕早已被我寻出来了。”

    苏长老这柳絮寻踪之法,有三层,他如今这般,只能堪堪称为第二层而已。

    若是第三层的柳絮寻踪之法,这灵力柳絮就能够带人真正的粘附在寻找之人身上。

    这等寻人之法,当真是有着妙用。

    “烈火涧主,难不成你还真以为老夫没有办法将你找出来”苏长老厉声喝道。

    这柳絮如今所指,正是这眼前的山洞,所以,不用说这烈火涧主也是藏身于山洞内。

    苏长老话音刚落没过多久,山洞内便是传出了一声怒喝声。

    “林建邀上你等还真是看的起我烈火涧,如今我烈火涧山门被破,难不成你们还要赶紧杀绝不成”

    这声音真是正是已经消失两月有余的烈火涧主。

    苏长老放声大笑道“火德,你应该知道的,没有将你烈火涧其余弟子都杀掉已经是仁慈了,只要你交出烈火涧秘境的钥匙,那么老夫可以作保,你可安然无事。”

    苏长老的声音极具诱惑力,这对一个亡命多时的人来说,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

    只要烈火涧主稍有松懈,就会顺从了苏长老的话。

    烈火涧主的声音从山洞内传出,“苏青,你是柳宗大派之人,难不成还不知道我烈火涧也曾是大宗你这鬼话去骗三岁小孩子吧。”

    烈火涧辉煌之时,也曾是在宗门榜上位居高位的。

    只是,时势事异,烈火涧经过这么多年,已经是没落至此了。

    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大宗了。

    苏青心中早已是不耐烦了,林建已经是多次传音,让他赶紧抓到烈火涧主,然后离开铁纹狼族地。

    看来,他们外面的情况也不太乐观。

    苏长老厉声道“既然你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休怪我无情了”

    修为上苏长老已经是聚魂境大圆满的修为了,倘若是烈火涧主没有受伤之前,他们二人还真是五五之数。

    但是,这烈火涧主在当日为了保宗门不灭,与林建硬拼,修为已经是大有损伤,而且深入禁区,恐怕他如今的伤势只会更严重。

    这样一增一减,苏长老在对上烈火涧主的胜算,自然是会高上很多。

    烈火涧主冷声道“不怕死你尽管来,临死拉上个垫背的也算是值得了。”

    在山洞内的某处,一人正倚靠在一块石头上,这人正是烈火涧主,火德。

    他容貌非常的年轻,看上去也就比林飞羽打上几岁而已,而且身上的衣物还算是整洁,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伤势。

    只是,他的面色却有些惨白,这或许才是关键之处。

    “咳咳。”

    烈火涧主轻咳一声,他的确是被林建的惊涛给伤到了,而且在这两个月的追击中,他也遇到了不少的危险。

    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实为不易之事了。

    烈火涧主面容狰狞道“没想到我烈火涧如今竟然沦落至此,天水阁、柳宗、刀门、花宗还有寒山宗,但凡我火德有生之日,你们都别想好过”

    若不是这些宗门联合起来,他们烈火涧也不会败的如此之快。

    不过,能够让三大宗门联手灭掉一个烈火涧,这也算的上是一种成就了。

    苏长老已经是迈步走进了山洞,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走到此处,寻到烈火涧主。

    现在的烈火涧主已经是强弩之末,难有挣扎的可能。

    烈火涧主看着这四周的石壁,痛苦道“难道真的是上天要亡我烈火涧我不甘心呀”

    曾经堂堂的大宗,如今竟然落得被人灭掉山门,换做是旁人恐怕早已不堪打击,疯魔掉了。

    “火德,如今你为今之计就是交出秘境的钥匙,这样,或许还能保你一条命。”

    山洞内回荡着苏长老的声音,已经是能够听得非常的真切,看来苏长老离烈火涧主已经是很近了。

    “做梦想要秘境的钥匙,就算我死了也不会交给你的”烈火涧主面目狰狞道。

    听到此处,苏长老竟然笑了,道“你那小儿子可还真是愚蠢,倘若不是他,我们如何能够破得了你烈火涧的护宗大阵。”

    “什么你是说风儿”,烈火涧主失声道。

    为何天水阁已经是位列宗门榜的大宗却还要纠集刀门和柳宗之人来围攻一个三流的宗门,就是因为这烈火涧的护宗大阵。

    以天水阁之力是无法做到突破这烈火涧的护宗大阵的,所以,天水阁才不得不找这另外的两宗相帮。

    即便是这样,若不是最后烈火涧内部有人出了“纰漏”,烈火涧的护宗大阵也不会被破。

    苏长老朗声笑道“不得不说,不愧是曾经宗门榜上的大宗,这护宗大阵远非我柳宗可比,若不是你那儿子帮忙,我们可轻易突破不得。”

    烈火涧主一阵失神,没想到这最后的内鬼,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风儿,竟然是风儿为何会是风儿”烈火涧主仰天吼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让护宗大阵失效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苏长老的脚步声已经是可以闻及,不知是为了何等目的,苏长老竟然又说出了一道秘密,“你可知你烈火涧秘境的事情是如何被林建得知的”

    “也是你这儿子的功劳,他与天水阁的女弟子相恋,为了能够接近她,这才吐露出了你烈火涧的秘境之事,哈哈哈”

    烈火涧主面如土灰,这烈火涧千百年的秘辛,竟是从自己儿子的嘴中泄露出去,这才为烈火涧招来了灭门之祸。

    “孽子”

    烈火涧主大喝一声,便喷出了一口鲜血,看来被他压制已久的伤势,因为情绪的波动,还是被牵引了出来。

    苏长老已经是与烈火涧主只有几步之遥,道“那你还是和我一起去见见你这位好儿子吧”

    “想要得到我烈火涧的秘境,你们都去做梦吧哈哈”

    烈火涧主是打定主意不会被苏长老生擒活捉的,否则他们必然有千百种的方法让他说出这秘境的位置所在。

    就在烈火涧主准备玉石俱焚之时,他身后的山体,突然垮塌,将他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