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踪迹
    在禁区内寻到止血药草之后,冉雄和林飞羽的伤口都是已经凝结成痂,身上的血腥气味也是淡化了不少。

    “现在是不是该说一下烈火涧主的事情了。”林飞羽坐在一棵粗壮的树木上说道。

    冉雄在一旁听得仔细,但是却没有询问。

    他有自主意识,但是心里也清楚的很,倘若林飞羽要说,早就说了。

    妖灵也是蹲在树干上,看了一眼冉雄道“他就在这禁区内,离他的位置已经不远了。”

    冉雄脸上有着喜色,毕竟知道烈火涧主还没有死,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喜事。

    “冉雄有什么问的,直接问就好了。”林飞羽淡淡的说道。

    烈火涧主的事情,既然喊了冉雄来,那么自然是要让他知道这一切的。

    冉雄感激的说道“谢谢主人,我只是有些担心师父,毕竟当日他被众多强者围攻”

    如果不是当日烈火涧主独自一人吸引了那么多的强者,恐怕他们这些小鱼小虾早就被那些人出手解决掉了。

    “问吧,他知道关于烈火涧主的事情。”

    林飞羽抱着夔鼠,这小家伙在他怀里很乖巧的动也不动,像是一个孩子般。

    冉雄看着妖灵,道“前辈,我师父的情况还好”

    “暂时死不了,不过,之后他会怎么样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妖灵的声音说的很莫名其妙。

    冉雄不解,道“这是何意”

    妖灵跳到林飞羽的肩膀上,道“烈火涧主很聪明,竟然知道躲进禁区,这是拼死一搏的做法。”

    冉雄点点头,他不知道烈火涧主最后会来到禁区,这里的确是会让很多人都望而生畏。

    “的确有很多人在禁区外都退缩了,但是,烈火涧主身上可是有着大秘密的,值得很多人为了它进入禁区。”

    妖灵似乎知道很多林飞羽和冉雄都不知道的事情。

    妖灵话锋一转,道“不过,禁区内的情况你们也多少了解了一下,你们觉得这禁区是那么容易活下去的”

    禁区之所以被称为禁区,自然是有它的原因。

    诡异的事情时常发生在禁区内,就算是劫变的强者来到禁区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

    “这样和你们说吧,想要在禁区内活下去,没有劫变的修为只能看运气了。”

    林飞羽都已经很难想象劫变是什么修为了,井底之蛙的他也不过才凝丹境。

    冉雄道“师父身上有什么秘密,我不清楚,但是只要他还活着就好。”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冉雄对烈火涧主的生死看的也很重。

    “哼,想的太简单了,这禁区若不是有着特殊的感应,你觉得能够像这样的活下去”妖灵冷哼一声说道。

    禁区内乱闯可是大忌,天知道你前面哪个地方就有修为高深的妖兽存在。

    而且妖兽也仅仅只是禁区内最常见的,倘若是遇到更加诡异的事情,那能活下来的希望更小。

    妖灵能够带他们在禁区内行走,还是凭借自己特殊的手段。

    否则,就算是劫变境界的强者,在这禁区内走起路来都要提心吊胆。

    任何小看禁区的人,都已经化作了白骨,成为了禁区内的养分。

    林飞羽道“好了,我们已经休息够了,还是找到烈火涧主吧。”

    冉雄没有想到他们此行要找的人竟然是烈火涧主,不过,他相信林飞羽不会对烈火涧主不利的。

    “主人,如果若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我想我能和师父谈一谈的。”

    冉雄知道,烈火涧主之所以会躲到禁区,恐怕身上还真的是有秘密。

    那么,林飞羽他们寻找烈火涧主,恐怕也是为了他身上的秘密。

    林飞羽起身道“嗯,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要他性命的。”

    冉雄感激道“多谢主人,多谢主人。”

    林飞羽未语,抬头看了一眼已是深夜的禁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某刻,寂静的森林中突然响起,“走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一兽两人则是穿梭于森林间,趁着天色未亮,赶往这禁区内的某处地方。

    而在林飞羽等人离开不久之后,则是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他们之前的位置。

    “看来是些小家伙,实力最多也不过炼气境,咦还有凝丹境的”

    另一人则是笑道“这可真是有意思了,这禁区内什么时候这种小家伙都能活下去了,祈祷他们好远吧。”

    说完之后,这二人并未做过多的停留,则是直接飞入了天空中。

    倘若是被妖灵看到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在禁区内飞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

    首先就要有劫变之上的修为,也就是仙道水平,否则是无法在禁区内做到飞空的。

    其次,则是要能够应对禁区内的各种突发情况,如妖兽及天然的“危险区”。

    其中一些“危险区”,据说有仙道强者陨落其中,被称为落仙区,仙道强者遇到也只能当场饮恨了。

    当然,这种落仙区只出现在禁区内部,如这外围虽有“危险区”,但是对仙道强者无用。

    “还有多少距离”林飞羽坐在夔鼠的背上,问道。

    妖灵道“不远了,就在前面的山上,不过,千万要小心了,这上面可有着数道很强的气息。”

    林飞羽点点头,想必这些气息就是追杀烈火涧主的那些人吧。

    而在林飞羽他们身前的山上,的确是有着不少的人聚在一起。

    一个身着运动服的男子,道“这该死的火童,竟然将我们带到了这里来,真是该死啊”

    这男子身边的一位美妇人,轻笑道“寒山宗主说笑了,既然你不想来这里,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你”,被称为寒山宗主的男子,面色阴寒的盯着美妇人。

    “怎么寒山宗主这是想要对妾身动手不成别人惧你寒山宗,我可是丝毫不惧,不信,你大可以试试。”美妇人察觉了寒山宗主的目光,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都少说两句,花宗主也不必和寒山斗嘴皮,你们二人若是真的想要切磋,就去不远处切磋,休要在这里胡闹”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美妇人和寒山宗主都是各自冷哼一声,闭口不言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