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禁区的夜
    世间妖兽万千,而根据其特点,古人将之编纂成了妖兽经,而夔更是上古异兽,自然也在妖兽经中。

    “角鳄虽然是混元境,但是这小家伙入水便应该能够发挥出夔的血脉之力了。”妖灵迟疑的说道。

    林飞羽能够听出妖灵语气中的不确定,道“你是不是也不确定”

    “额,这个,我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发挥出夔的血脉之力。”

    这个并非妖灵作假,而是妖兽的血脉之力,他也没有办法现在为夔鼠测出。

    林飞羽脸色涨的通红,强忍着怒意,道“你这是在玩火玩火懂不懂”

    “难道你还有其他的办法”

    妖灵知道现在林飞羽内心焦急,谁也不想葬身在这该死的禁区,但是,处境如此,妖灵也毫无办法。

    “该死的”

    林飞羽只能怪自己倒霉了,没事干非要招惹什么夔鼠做什么。

    初入禁区便是能够遇到混元境的妖兽,真不知道林飞羽这是什么运气。

    禁区中妖兽纵横,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并非在这里才有,其他的禁区中也都是如此。

    而混元境的妖兽,在禁区内的确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妖兽,但是在外围却很少见到混元境的妖兽。

    没想到,他们这次初入禁区便是招惹到了这种修为的妖兽。

    并且还将人家的小崽子给拐跑了,这也难怪妖兽会追杀他们。

    在他们挖洞的同时,外面的天色也是渐渐的黑了起来,但是,禁区内很少有月亮出现,只有寥寥无几的星星挂在天上。

    而在夜色降临之后,先前还热闹非凡的山林,转眼间便是变得安静了下来。

    蜂雕在夜色降临之后,望着山洞也只能无奈的离去。

    角鳄则是更彻底,竟然直接化作了“浮木”,飘在了水潭上,完全如同死物一般。

    恐怕现在就是让倒山鼠砸在它们身上,它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动静的。

    就在这时,夔鼠也突然的停下了挖掘的动作,甚至全身都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怎么了”林飞羽出声询问道。

    夔鼠这次并没有发出声音,而是通过灵魂和林飞羽进行交流起来。

    林飞羽脸色一变再变,最后黑着脸问道妖灵“你是不是知道这些事情”

    妖灵无视林飞羽的眼神,道“禁区的夜晚对于妖兽来讲就是致命的,所以任何妖兽在禁区到了夜晚之后,都是不敢出声,只能呆在一处藏身之地。”

    对于妖灵来讲,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自然是知道的。

    “那现在它都不敢挖掘了,怎么办”

    禁区的夜晚对于妖兽来讲就是禁令,谁也不敢逾越这个规矩。

    “难道你没听到你头顶上的动静也停止了”妖灵抬头盯着头道。

    从蜂雕报信开始,林飞羽便是能够一直察觉到他们头顶上传来的闷声,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倒山鼠弄出的动静。

    而现在,这种动静竟然也随着禁区夜晚变得安静了下来。

    “它们也停了下来。”

    妖灵道“现在就让这小家伙开始动工吧,趁着夜色,咱们能够逃出去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小夔鼠的身体也是一直在瑟瑟发抖,仿佛有什么恐怕的东西在盯着它一样,这更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林飞羽只能是安慰这夔鼠,夔鼠虽然同意挖掘,但是身体根本不受控制,根本就动弹不得。

    “这可如何是好”

    妖灵沉吟道“禁区的规则就是如此,除非实力能够达到劫变,否则任何妖兽都会这样的。”

    劫变

    “禁区对妖兽好像是有一种天然的压制,境界不到劫变境,是无法抵抗这种恐惧的。”

    夔鼠现在的境界才炼气境而已,就算成年之后也不过是混元境,距离劫变境还差的远,现在说这些岂不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现在倒是他们逃跑的最佳时机,禁区的夜倒是帮了他们很大的忙。

    只是,现在夔鼠这般模样,这时机也会错失而过的。

    林飞羽目光如炬的盯着妖灵道“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办法能够让它恢复行动。”

    妖灵摇摇头,飘到了夔鼠的头上,道“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我也没有办法,更像是一种等级的压制。”

    禁区内的这些好像都只是在针对妖兽,对林飞羽这样的修行者来说,倒是没有一点的影响。

    “逃命的机会只此一次,否则就只能赌夔鼠那夔的血脉了。”林飞羽在心中思索道。

    夔鼠虽然答应挖洞,但是身体却不受它的控制,这便是本能的恐惧影响了它。

    但是,倘若错过夜晚,那么明天天亮之后,他们又会陷入了无穷的追杀当中。

    而那时,即便是他们挖到了水潭附近,恐怕角鳄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你应该能够感知到倒山鼠距离我们的位置吧”林飞羽火眼在禁区内不受影响,但是这山体好像有一种隔绝探查的能力,所以,林飞羽只能看到他目光所及之处。

    妖灵道“它们距离我们只有两丈的距离了,咱们现在也马上就到水潭了。”

    夔鼠现在挖出来的石块上面都是有着潮气显现,想来是距离角鳄所在的水潭不远了。

    林飞羽陷入了深思之中,这种危局他可不想拖到明天天亮之后,与其这样,还不如拼死一搏。

    “冉雄,你来试试,用最强的武技攻击这里。”林飞羽指了指身前的山体说道。

    冉雄点点头,深吸一口气,便是开始运转炎神诀,一股股强悍的气息从冉雄的身体内飘散而出。

    “喝”

    冉雄大喝一声,双拳带着凶悍的灵力猛然间砸向了山体。

    一道闷声响起,但是山体却纹丝未动,甚至连一丁点的碎石都没有产生。

    这若是放在外界,冉雄这一击恐怕都是能够将石块砸成碎屑了。

    林飞羽眉头深皱,看来也只有混元境的妖兽才能够对山体造成伤害了。

    “或许你可以让界树出来试一试。”妖灵突然说道。

    “界树”

    界树的作用直到现在林飞羽也没有弄清楚,但是,每次好像诡异的事情都和它有关。

    看着夔鼠,林飞羽突然想起来,之前林飞羽浪费了两滴精血都未曾收服的夔鼠,却是因为界树吞了他一滴精血得以收服。

    想到这里,林飞羽心念一动,小树苗般的界树便是出现在了林飞羽的手掌间。

    请大家继续支持创界,谢谢,创界走到现在不容易,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肯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