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界树吞精血
    在听到妖兽夔鼠发出的声音之后,妖灵的脸色顿时大变。

    “不好了,他在呼唤父母前来!”

    很明显,林飞羽与这只夔鼠的血契并未成功,即便是这种幼生期的夔鼠,因为身具上古异兽的稀薄血脉,血契竟然也是未曾成功。

    林飞羽也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现在虽然是天亮了,但是,山林间还是异常的静谧。

    小夔鼠的声音在山林中显得异常的响亮,甚至久久的回荡在山林内。

    “在禁区内捕捉妖兽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你要抓紧时间。”妖灵也是难得的脸色突变。

    林飞羽如何不想成功,只是这血契已经失败了,林飞羽还是未能与这小夔鼠建立联系。

    林飞羽不信邪的又将一滴精血逼出了体外,这种时候,他也顾不得太多了。

    精血离体,林飞羽的脸色苍白了许多,就算林飞羽现在已经是凝丹境的实力,但是,精血的数量也不过才区区五滴而已。

    这样使用精血,对林飞羽来讲,负荷也是很大的。

    这滴精血再次低落在了小夔鼠的额头上,原本是雪白的鼠毛,现在已经是被染成了红色。

    精血的低落,让小家伙更加的不安分了起来,嘴里不听的吼叫着。

    “还是失败了……”

    林飞羽这次和上次一样,依旧是没能和这小家伙建立丝毫的联系,照这样下去,他就算全身精血都流光了也没有用的呀。

    “继续!”

    林飞羽一狠心,又是一滴精血从体内飘了出来,而这滴精血离体之后,林飞羽的面色更会惨白,身体也开始了晃动。

    “最后一滴,老子就不信你这么倔强!”

    他不可能将精血全部都滴在这夔鼠身上的,否则他这禁区之行就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到时候,也只能让冉雄将自己送出去了。

    就在这滴精血即将低落在夔鼠头上的时候,林飞羽的体内突然钻出一颗小树苗。

    “这是,界树?”

    妖灵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界树了,上次他探查林飞羽丹田的时候,差点被这东西给当成养分吸收了。

    界树如今已经是一颗小树苗的模样了,不到一寸的树身上面,只有主干,上面也仅有两片叶子,看上去很是脆弱。

    “界树怎么突然出来了?”林飞羽也很好奇。

    界树一般都是沉寂在他的丹田内,这突然的出现,也让林飞羽很惊讶。

    而界树出现之后,之前还在吼叫的夔鼠,竟然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界树竟然能够压制住这小东西?”林飞羽心中一喜,这可让他没有想到。

    界树出现后,对夔鼠倒是一点都不感冒,反倒是对林飞羽的精血非常的上心。

    它翠绿的叶子,竟然直接是吸收了林飞羽那滴飘在空中的精血。

    殷红的鲜血,就这样滴落在了界树的叶子上,然后慢慢的便消失不见了。

    而吸收了林飞羽精血的界树,则是一如之前,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该死的,你怎么把我的精血吸收了,那可不是给你准备的。”

    林飞羽直到精血被吸收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是他给夔鼠准备的最后一滴精血了,这下可好了,被界树吸收了,那么这夔鼠也就不得不放弃了。

    “算了,这夔鼠就放弃吧,没想到你的精血这小家伙根本就不感冒。”妖灵也无奈的说道。

    按照他的计划,林飞羽的三滴精血应该是能够勉强感应到夔鼠的灵魂的。

    而眼下,这界树突然出现,吸收了这最后一滴精血,打破了妖灵的计划。

    “吼!”

    “吼!”

    听到这两声吼声后,妖灵的面色大变,急忙道:“赶紧走!这小家伙的父母赶来了!”

    林飞羽虽然很想再尝试一下,可是眼下也没有机会了,只得恨恨的跺了跺脚,喝道:“走!”

    白白浪费了三滴精血不说,他还失去了能够得到一个混元境助手的好机会,他怎么能不生气。

    林飞羽一把抓住界树,想要带它离开这里,而之前听到的兽吼声也是越来越近了。

    可是,意外在这时突然发生了,界树散发出了一层淡淡的毫光,笼罩在了夔鼠的身上。

    而在界树出现之后,这小家伙便是一直都安静了下来,毫光并未引起这小家伙的不适,之后,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中,这夔鼠竟然是缩小,然后被界树收走了。

    “咔嚓!”

    一颗巨树折断的声音,突然传来,林飞羽由不得多想,带着界树便是不要命的狂奔了起来。

    “吼!”

    身后的吼声越来越近,林飞羽知道,这夔鼠的父母终于是赶来了。

    林飞羽身后冷汗直流,小夔鼠都尚且是炼气境后期的实力,他的父母的实力能够低到哪里去?

    “这次真得被你害惨了!”

    林飞羽这话,明显是在说妖灵,只是,眼下哪里还有妖灵的身影,这家伙在事情严重之后,便是重新回到了林飞羽的体内。

    然后再一次的消失了!

    “奶奶的,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说的话,小爷要是挂了,你也没好果子吃。”林飞羽恶狠狠的说道。

    妖灵知道这次事情好像真的有些大条了,做贼心虚道:“我也就是想看看当初得到的御兽的方法好不好用,我哪知道你体内那东西会突然出来。”

    界树的突然出现可是让妖灵没有想到,而且也打破了妖灵的计划。

    林飞羽气的火冒三丈,道:“我现在精血流失严重,估计是跑不远了,你就等着长眠在这诡异的森林吧。”

    他们身后的巨响越来越近了,而林飞羽他们又不认识路,在这里也只是胡乱的瞎跑。

    这样慌不择路的后果就是与夔鼠父母的距离被无限的拉近了。

    “再坚持一下,前面就是瀑布了!”妖灵突然说道。

    “瀑布有用吗?”

    夔鼠既然有上古夔的血脉,那么自然是不惧水才对呀,妖灵说这瀑布有何用?

    妖灵认真的说道:“你再听我一次,这次我绝对不逗你玩了。”

    事态严重,如果真的被夔鼠父母抓到的话,那么他们的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林飞羽咬牙道:“好,我就再信你一次!”

    说完之后,林飞羽便是忍着发晕的脑袋,拼了命的直奔前方而去。

    创界需要大家的支持,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还希望能够推荐给创界,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