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戴芸儿
    “哈哈,申屠,你的那一道攻击还真是强大啊,不过最后赢得还是我,所以你们还是去死吧!”

    申屠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最后的那一道攻击已经能够轰杀神域强者,若非申屠的实力不是巅峰转台,不然死的可就是他了。

    所以,他要第一个杀死申屠。

    “申厉小子,你快带老大走,我们俩来挡住这个变态!”战神众眼眸坚定,纷纷拦在申厉的面前。

    申厉心一狠,带着申屠飞掠而去。

    “哼,你跑得了吗?”凯撒自然是不可能放过申屠的,就算这里的人都不杀,他也必须要杀了申屠。

    必须!

    身形闪动,一道血色身影闪过,骤然来到了申厉的面前。

    一掌拍出,申厉的小腹出现了一个渗人的血洞,一滴滴鲜血从伤口处低落,瞬间便是染红了大地。

    轰!

    申厉的身体轰然倒地,不甘的看着凯撒,气若游丝。

    申公豹炼制的堪比圣域级别的灵器铠甲在凯撒的面前竟然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被瞬间破碎。

    “去死吧!”

    凯撒一指洞出,瞬间就将圣域中阶的申厉重伤,众战神众无一不是面带怒意,纷纷是一剑劈出,一道攻击带着呼啸劲风攻了过来。

    凯撒猛一回头,嘴角一勾,单手一捏,将那道攻击捏碎。

    一指洞出,一名战神众瞬间身死,全身的血液也被凝结成血丸,被凯撒吞噬。

    “你们不必着急,等本少爷杀了申屠,就一一送你们上路。”凯撒白皙的脸庞之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狞笑,话语中杀意凌然。

    慢慢走向申屠,凯撒兴奋不已。

    “申屠,最后还是本少爷赢了。”凯撒左手拳头握紧,看着虚弱的申屠,嘴角一咧,张狂狞笑。

    申屠心若死灰。

    他败了,败给了凯撒。

    凯撒实力还在,而他已经毫无战力。

    慢慢闭上双眼,申屠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死吧!”

    血色战剑轻轻举起,向申屠刺了过去。

    “喂,引颈受戮可不是你的作风啊,小兔兔!”

    “什么人?”凯撒大惊。

    这附近竟然还躲藏这一个人,以自己的实力自然是没有发现。

    刚才的那一道淡淡的声音悠远而又绵长,气息浑厚,清脆动人,但却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竟然是无法动弹。

    咔!

    那清脆动人的声音话音刚落,凯撒手中的血色战剑轰然破碎,又重新变成丝丝血煞之力,消散于天地间。

    申屠听到那一道声音,闭上的眼睛却是没有睁开,身体微微颤抖,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一道曼妙的身影浮在脑海之中。

    “你来了。”

    “我来了,我若是不来,怎么能看到你堂堂神武战王如此狼狈的景象呢?”那道声音继续飘了过来,但众人始终看不到人影。

    申屠呵呵一笑,说道:“呵呵,神武战王,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五十年了,你还好吧。”

    “好,我好的很,至少比你这幅模样好得多。”那道声音满是幽怨,仿佛一个深闺怨妇。

    “呵呵,你好就好。”

    “还请前辈现身,救我父亲一命,申厉来日当牛做马必定报答前辈之恩。”申厉声音低沉,恳请说道。

    那道声音猛地一顿,颤抖的问道:“你…你说他是你父亲?”

    “是,还请前辈救我父亲一命。”

    “哈哈,他是你父亲,你叫什么名字?”那声音似乎在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压低声音问道,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申屠苦笑不已。

    申厉有求于人,只好老实答道:“晚辈申厉。”

    “申厉,真是好名字啊,是不是啊,小兔兔。”瞬息过后,一道曼妙身影出现在申屠的身边,赫然是一名妙龄少女。

    那女子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乃是一个妙龄少女,面容清丽,明眸皓齿,弯弯的眉毛修长而美丽,身段婉约,一袭青裙及地,头戴一支翠绿玉簪,活力四射,楚楚动人,大陆十大美女之一的姜紫嫣在这少女面前,却是不及其十分之一。

    慢慢的蹲下身,一双灵动的眼眸瞪着申屠,眉眼间满是笑意。

    小兔兔!

    听到这个外号,申屠心中一突,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三个字,更何况自己现在也是为人首,为人父,为人祖,在自己的部下和亲生儿子面前被叫出来,更是让他老脸一红,轻咳不已。

    “咳咳,那个,芸儿,能不能不叫我这个名字,老夫也是一把年纪了,给我点面子好不好啊?”申屠望着少女美丽的面庞,努力的挤出一抹微笑。

    那少女别过头去,却是丝毫不领情,说道:“不要,这是你输给我的,我才不要改呢。”

    “还有,不要给我转移话题,那个小子是你儿子,是也不是?”少女揪住申屠的胡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问道。

    “那个,厉儿确实是我儿子。”

    “谁的?”

    “我的。”

    “我没问你这个,我是说他娘亲是谁?龙语嫣?”戴芸儿问道。

    申屠轻轻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她。”戴芸儿粉拳紧握,慢慢站起身来,看向了一旁的凯撒。

    “解。”

    轻轻一语,凯撒又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刚才,是你要杀他?”

    凯撒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是,前辈,在下不知道申屠和前辈的关系,还望前辈恕罪。”

    戴芸儿虽然看起来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女一般大小,但是凯撒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少女的对手,她一语就能定住自己的身形,少女的实力堪称恐怖,自己的这点实力在她面前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你刚才要杀他,是吧。”

    戴芸儿慢慢走向凯撒,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凯撒连连后退,不停的摇头,“前辈,在下错了,我爹是血魔族族长,只要前辈绕过在下一命,在下定有重谢。”

    生死之际,凯撒只能抬出他的爹了。

    “呵呵,我只是想说,你刚才若是想杀他,现在就可以杀了,我绝对不拦你。”戴芸儿素手一引,让出了路。

    “不敢,晚辈不敢。”

    看玩笑?

    您老人家就不要玩我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敢,我让你杀你就杀!你不杀他,我就杀你。”戴芸儿轻声娇喝,之前那碎裂的血色战剑竟然是再次凝聚出来,落在了凯撒的面前。

    杀还是不杀?

    这是个问题。

    “去,杀了他!”

    “芸儿,你不会是来真的吧。”申屠嘴角微微抽搐,戴芸儿不会是真的打算让凯撒杀了他吧。

    凯撒偷偷的看了戴芸儿一眼,发现对方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心中大定,哆哆嗦嗦的拿起血色战剑,一步一顿的向申屠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看戴芸儿的脸色,确定戴芸儿没有生气,更是大胆了起来。

    “哈哈,申屠,现在你的小情人都不帮你,看来今天是你绝命之日。”拿着血色战剑,凯撒眼眸中杀意凌然,一剑向申屠刺去。

    剑越来越近了。

    剑光凌厉,杀意凌然,申屠还是不敢相信戴芸儿竟然会让凯撒杀了自己。

    已经接近申屠的心口了。

    叮!

    猛然,血色战剑被弹出,轰然破碎。

    “前辈这是何意?”凯撒不明白,刚才不是您老人家让我杀了他吗,怎么现在又把他给救下了呢。

    嘭!

    等不到凯撒想出个中缘由,他的身体就已经倒飞了出去。

    噗!

    鲜血猛的喷出,凯撒捂着胸口,心有不甘。

    “我让你杀你就杀,我让你去死,那你去死吗?”戴芸儿俏脸含霜,冷冷的说道。

    “你。”

    “你什么你,死吧!白痴!”戴芸儿一指弹出,凯撒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微不可查的血洞,彻底的死了。

    取出两颗疗伤丹药,屈指一弹,探入了申屠和申厉的口中,至于其他人,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何必要浪费丹药呢。

    申厉能得到她的丹药还是看在申屠的面子上,不然戴芸儿才懒得管申厉的死活。

    看着申屠伤势慢慢恢复,戴芸儿皱了皱眉头,转身就要走。

    “芸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