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凯撒死了?
    凯撒眼瞳微缩,身形暴退后去,转瞬间就退出了百里之外,但那凌厉无比的‘杀’字却是紧随其后,紧紧的跟着凯撒,上面蕴含的滚滚威压骤然压下,仿若千刀万剑、裹挟着赫赫法则之威向凯撒压了下去。

    法诀捏动,无尽的血煞之力汇聚,凯撒的口中连连喷出九口鲜血,每一口都是血魔一族提炼无数年的精血,就算是此时巅峰状态的凯撒也只有十二滴,为了挡住这凌然的‘杀’字凯撒却是拼命了,也顾不得这珍贵无比的精血了。

    无尽的血煞之力和九滴本命精血在凯撒的面前凝聚出一道盾牌,那一道盾牌不过一丈大小,正好能将凯撒的身形护住。

    “血魔真灵盾!”

    ‘杀’字猛然印下。

    无声无息,但却是震动人心,摄人心魄。

    猛然间,申厉脸色骤变,迅速飞离此地。

    “快离开!退出千里以外!”

    众人闻言也是迅速飞开,申屠的这一道‘杀’字攻击威能凌然,圣域巅峰的凯撒都难以抵挡,在那‘杀’字的气息之下暴退开来,而他们的实力远不如凯撒,哪怕他们受到的只是战斗的波及也绝对不好受。

    身形飞掠,众人飞到了千里之外。

    瞬间,那‘杀’字轰然压下,将凯撒猛然碾入地底。

    ‘杀’字碾下,寂静无声,天地间死一般的沉寂,那一刻,无论是虫鱼鸟兽,还是树木草花都失去了发声的权利。

    夺天地之能!

    轰隆!

    那‘杀’字轰然爆炸开来,隆隆巨响。

    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气浪滚滚袭出,整个大陆都在微微的震动,边境战场之处,一道道炙热的岩浆从地底冲出,侵蚀着天地间的一切,一丝丝黑色的空间裂缝在申屠和凯撒两人的身边撕裂开来。

    嗤嗤…

    空间裂缝不断的撕裂而出,将周遭的一切全部吞噬。

    申厉等人大惊失色,申屠的攻击竟然是如此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圣域巅峰强者的破坏力,而那激荡而来的无形劲气让他们只感觉呼吸困难,心脏阻塞,众人急忙关五感,闭六识,迅身向后暴退而去,转瞬间就已经去了千里之地。

    但他们退的却已经是晚了,震动天际的爆响滚滚传荡,申厉等人只觉得双耳轰鸣,血管崩裂。

    眼耳口鼻,七窍之中皆是溢出鲜血。

    七窍流血!

    仅仅是数千里之外的余波就让圣域中阶的申厉七窍流血,这般攻击当真是杀力无边,就算是圣域巅峰的强者恐怕也难以保全自身性命。

    滚滚气浪激荡而出,千里之内的山石草木尽皆泯灭,无数的土石在滚滚气浪之下也尽数泯灭,一个千里之巨的巨大深坑骤然出现。

    轰轰轰!

    无数的土石被狂暴的能量碾为细微的尘埃,消散于天地间。

    哗啦啦!

    千里深坑出现,土石爆碎,未被碾为碎尘的石块纷纷落下,扬起滚滚的烟尘,天地之间只能听见土石落地的声音。

    万物寂声。

    半空中的申屠看到凯撒已死,嘴角微微一咧,但身体中的经脉也已经破碎了许多,让他痛苦不已。

    肉身上的痛苦,申屠自然是不会在意,但经脉上的伤痛可是痛入骨髓的那种。

    无比痛苦,但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终于,他终于赢了。

    “父亲赢了。”

    申厉大喜,飞身而上。

    片刻之后,申屠终于撑不住了,冲破的大封印术的封印法纹又重新在申屠的经脉上蔓延了回来,而且有很大一部分经脉也因为承受不住狂暴的斗气能量,已经彻底粉碎了,此生恢复无望。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凯撒死了,申厉和自己的一众老兄弟安全了。

    身形摇摇欲坠,申屠失去了力量,也无法做到凌空虚立,就要向下方掉去。

    “父亲!”

    “老大!”

    申厉急忙飞掠,最终还是没能赶上,申屠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溅起滚滚的烟尘。

    “噗!”

    “咳咳!”申屠的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地上,荡起了滚滚的烟尘,一大口鲜血从申屠的口中吐出,申屠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拼命爆发杀道法则之力,申屠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虽然击杀了凯撒,但他的身体也被滚滚杀力侵蚀,若是他巅峰状态,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是他现在经脉被封印,根本无法驾驭如此强大的力量,被无尽的杀力反噬,伤了经脉。

    “父亲,这是疗伤药,您快吃下。”申厉急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申公豹炼制的极品玉露丹给申屠服下。

    服下极品玉露丹之后,申屠的脸色才慢慢变得好看起来,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的血色,不再是苍白之色,只是极品玉露丹却是治疗不好申屠体内崩碎的经脉。

    “咳咳,厉儿,快,迅速离开这里。”申屠看了一眼自己轰出的千里巨坑,心中一抹危机感升起,催促着申厉离开这里。

    申厉不疑有他,立刻背着申屠飞上半空,离开这里。

    申屠重伤在身,必须尽快治疗,极品玉露丹也只能延缓申屠的伤势,若是不及时救治,玄风帝国战神恐怕就真的废了。

    嗖!嗖!嗖…

    众人化作一道道流光,向远处遁去。

    只是,一道血色身影骤然飞出,拦住了飞掠的众人。

    那血色身影全身带血,身上的铠甲破碎不堪,露出精壮的肉身,一身肌肉鼓鼓囊囊,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他的身体充满了爆发力,而他手中圣域巅峰的血色长枪也断为两截,只留下一截枪杆在手中。

    凯撒?布劳德!

    那道血色身影正是血魔族族人,凯撒!

    凯撒竟然没死!

    申厉等人眼瞳一缩,身形暴退。

    在如此疯狂恐怖的攻击之下,凯撒竟然还没死,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凯撒眼睛血红的看着申厉背上的申屠,滔天的恨意滚股激荡,申屠,一个小小的圣域高阶竟然是让他狼狈到这种地步。

    血魔真甲破碎,血魔魂枪破碎,自己也深受重伤,周身精血流失八成有余,若非申屠那一道攻击未达巅峰威能,自己的血魔真灵盾还真挡不住,绕是未圆满的攻击也让他堂堂圣域巅峰强者重伤不已。

    “申屠,你该死!”

    一声厉喝,将手中的一截断枪杆扔下,血色战剑凝聚,一剑向申屠等人劈了过去。

    剑出而风云动!

    雷霆之势出击,血色战剑快若闪电,转眼便是袭杀而去,瞬间到了胜利的面前。

    铮!

    剑光闪过,两道身形轰然倒地。

    秦费!宋清!

    千钧一发之际,秦费和宋清两人挡在了申屠和申厉的面前,挡住了凯撒攻击而来的血色战剑,为此,他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老秦,宋清!”徐达怒喝,虽然他们经常吵架,但他们是兄弟啊,生死兄弟啊,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徐达生不如死,嘶吼着,向凯撒杀了过去。

    只不过,他的攻击只是蚍蜉撼树。

    轰!

    轻轻一指,徐达的身体也是一如秦费和宋清,轰然倒地,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一个拇指大小的血色丹丸飞回了凯撒的手中。

    下一刻,凯撒单手一摄,秦费和宋清两人的身体猛然干瘪了下去,从身体中飞出一颗血色丹丸,飞到了凯撒手中。

    咕咚!

    吞下三颗血色丹丸,凯撒的眼眸中闪过丝丝杀意和癫狂之色,他全身血液流失严重,实力十不存一,而申厉等人就是他大好的补品。

    此时申屠战力全失,没有一分的力气,连站起来都难以做到,只能由申厉背着,而申厉等人绝对挡不住自己,只要自己能恢复三成实力,就能御空而行,到那时再闯入兽人帝国,以兽人帝国亿万兽人为祭品,他就能再次凝聚圆满血魔真身,也许还能更进一步,真正的突破神域境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