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血魔噬天功
    “哈哈,我想做什么?我想要代替申屠将军你,成为新任大陆六大战神之一,所以就请申屠将军让出来吧。”犬戎玩味一笑。

    申屠心中冷笑,让他让出大陆六大战神之一的位置?

    真是笑话!

    “真是狂妄的小家伙,看来老夫十几年不出山,已经有人忘记老夫的恐怖之处了。”申屠冷笑。

    十六年的休养生息,兽人帝国还真认为自己老了,打不动仗了,一个小小的狗头人也敢妄图染指自己的战神之名。

    “呵呵,申屠将军,狂妄不狂妄,等我杀了您之后,您自会知道。”犬戎毫不在意申屠的嗤笑,等他杀了申屠,就没有人会觉得他犬戎狂妄了。

    虽然表面上犬戎无比的狂妄,但还是有些吃不准申屠的真正实力。

    犬戎淡淡的瞥了一眼半空中那妖异的血色,暗中思忖,“无尽血月还未圆满,九成的血月之中蕴含的血煞之力虽然可以让我实力大增,但是若想回复之前的巅峰实力,恐怕这些还不够,只要将一半兽人大军的血气吞噬,必能完成圆满的无尽血月,让我恢复巅峰实力,现在就先和这个老家伙纠缠一番,等到血月圆满,就是这老东西授首之时。”

    打定主意,犬戎一剑向下方的兽人大军劈去。

    铮!

    半圆形血色攻击从剑中轰然释放,向下方猛然劈去。

    轰隆隆!

    剑气激荡,一道十丈宽的裂缝猛然出现,无数的兽人和镇北大军士兵在这道狂暴的攻击之下尽皆身亡,化为一缕缕血煞之力被半空中那一轮诡异的血月吸收吞噬,那血色妖月吞噬了无尽的血煞之气之后,血光大盛,更加的妖异。

    咻咻咻…

    犬戎此时已经陷入了丧心病狂的状态,丝毫不在乎兽人大军的死活,凌空而立,一剑接着一剑劈出,狂猛的剑气瞬间激荡而出,无数的兽人没死在镇北大军的手中,倒是被他们的主帅,犬戎将军所击杀。

    “啊啊啊!”

    “犬戎将军,为什么!”

    无尽的怨恨和血煞之力升腾而起,战场之上的血腥味逐渐浓郁,继而被血月完全吞噬,而镇北大军一方已经看呆了。

    “犬戎这是疯了吗?怎么开始攻击自己的部下了呢?”秦费看着不断击杀兽人大军的犬戎,无比的诧异,喃喃自语。

    申厉倒是也发现了血月的诡异,命令全军,连连后退,将战场交给申屠。

    镇北大军的战士都是普通战士,六阶居多,无法抵抗犬戎的攻击,若是不退,恐怕也会落得一个和兽人大军同样的下场。

    退出战场十余里,就连申公龙和申公虎也别申厉留在战场之外,旋即,申厉和一众圣域战神众再次赶回战场,希望能助申屠一臂之力,虽然申屠并不一定需要他们的帮助。

    血煞之力被那一轮血月吞噬,那血月竟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慢慢增长。

    申屠眼神闪烁,欺身而上,掌拍向正在疯狂击杀兽人大军的犬戎。

    犬戎要做的很明显就是制造更多的伤亡,让那一轮诡异的血月吞噬血煞之气来完成它的蜕变,若申屠猜得不错,这最后的受益者恐怕就是犬戎。

    没想到他申屠一生纵横,竟是被犬戎这个小家伙给利用了,从一开始,犬戎做的就是挑起兽人帝国和玄风帝国两个帝国的战争,以此来完成圆满血月。

    “犬戎,受死!”

    申屠想要覆灭兽人大军,不假,但是却不是以这种方式,兽人大军若是真的被犬戎全部杀光,那诡异血月恐怕也就吞噬圆满了,到那时,镇北大军的百万大军也难以逃出生天,包括他这个战神。

    所以,犬戎现在必须死!

    就算暂时放过兽人大军也无妨,只要杀了犬戎,兽人大军在申屠面前就是待在的羔羊,根本不会有任何反抗的资本。

    一掌拍去,掌劲熊烈。

    犬戎眼眸一闪,心中闪过一丝愤恨。

    申屠竟然这个时候阻止他,只要再杀一部分人,他的血月就能圆满了,只要圆满了,无论是申屠还是谁的,都会死!

    同样是一掌拍出,对上申屠轰过来的一掌。

    轰轰!

    两人实力一人是圣域高阶,一人是圣域中阶巅峰,战力堪比圣域高阶,掌力雄厚,一掌之下,天地为之一震,一道道恐怖雷电撕裂空间,轰然落下。

    嗞啦!

    滚滚气浪激荡而出,空间微微震颤。

    嘭!

    两人身影飞出,又是势均力敌,不分胜负。

    “厉儿,让镇北大军后退千里,绝对不可靠近这里半步。”申屠心中惊讶,眼前这个犬戎实力强横过头了,自己圣域高阶的实力竟然奈何他不得,只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果然是江上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

    这一刻,申屠也发现自己似乎是老了。

    “老将军,您的实力似乎不止这么一点吧,若是不动用您的全部力量,恐怕今天就只能是死在这里了。”犬戎活动了一下微微发麻的手掌,玩味的说道。

    圣域高阶的实力可不止这么一点。

    申屠冷哼一声,“哼,小娃娃,收拾你,还不需要老夫动用全力,五成实力足够收拾你了。”

    “哼,狂妄!”

    长剑在手,犬戎口中吟诵,无尽血煞之力接受他的指引,慢慢涌入犬戎手中的长剑之中,那长剑闪耀着妖异血色。

    斗气喷涌,狂暴的攻击轰然劈出。

    “厉血弑天斩!”

    申屠也不示弱,他好歹也是修炼了数十年的老家伙,在戴南风那里也学习了不少的高阶武技,战力也非比常人。

    “龙皇镇山印!”

    轰轰!

    法诀捏动,滚滚天地灵气骤然汇聚于申屠的手中,一方打印猛然凝聚,其上隐隐有一条金龙飞舞。

    龙皇镇山印!

    龙神帝国龙家的秘传之术,只有龙家嫡传之人才能修习此印法秘术,而申屠则是从自己的妻子,龙语嫣那里习得,而且他的龙皇镇山印可是借助龙语嫣坐下光明圣龙的一道龙族精血修习成功,威力无比。

    印出镇山!

    大印轰出,顿时化作一道巨龙大山向轰杀而来的攻击攻击过去,散发着滚滚的龙族强横气息,激荡开来,龙威赫然。

    “杀!”

    刹那间,两道攻击轰然碰撞。

    轰轰轰!

    震天的巨响响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腾,那巨龙大山猛然化作一条百丈巨龙,一声吼啸,摆动着粗壮的龙尾,金色龙鳞闪着烁烁金光。

    吼吼!

    龙口大张,一口将那血红色的剑芒咬碎。

    “什么!”犬戎大惊,刚才的那一道攻击虽然不是自己最强的绝招,但威力也是巨大,不是一般的圣域强者能接下的,就算申屠是圣域高阶也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粉碎自己的攻击。

    犬戎心中骇然。

    申屠,血手屠夫,实力果然是强大无比!

    申屠花白的胡子随风而动,手指飞舞,再次掐动法诀,那百丈巨龙吼啸连连,赫赫威能更盛之前,一摆龙尾,向犬戎冲了过去。

    “血煞斩!”

    轰!

    又是一道攻击劈出,血煞之力轰然爆发,爆发出更加强横的力量,犬戎丹田中斗气疯狂涌入战剑中,威能大放。

    吼吼!

    铮!

    百丈巨龙声浪滚滚,血色斩击气焰滔天。

    轰轰!

    “嘿嘿,你挡得住吗?”申屠冷笑不已。

    龙皇镇山印身为龙家秘术,自然是威力强大,申屠又是以圣域高阶实力的光明圣龙的精血为引修炼而成,一出手能幻化出一头光明圣龙,杀力无限,尤其是区区一道普通斩击能够拦住的。

    吼!

    龙吼之声,震动天际。

    血色剑芒轰然破碎,根本阻挡不住百丈之身光明圣龙的攻击,舞动着金光闪闪的身躯向犬戎撕咬而去。

    犬戎心中暗恨。

    “申屠,这是你逼我的!”

    一声怒喝,犬戎将无尽的血煞之力从战场之上引动。

    咻咻咻…

    自半空那血月之上更是分出一股浓厚的血煞之力,最后诡异的血月完全融入到犬戎的身体中,被犬戎完全吞噬。

    “啊啊…”

    吞噬了无尽血煞之力后的犬戎,身体向气球一样,猛然暴涨,转瞬间就鼓荡了一倍有余,整个人仿佛一个肉球。

    “这是?”

    申屠心惊不已,吞噬如此多的血煞之力,犬戎这是要自爆吗?

    “哈哈。”

    犬戎的口中发出一声声狂笑,不顾自己暴涨的身躯,而是怜悯的看着疑惑不解的申屠,说道,“申屠,你英明一世,但你却是做了一件最错误的决定?”

    “什么决定?”申屠的心中猛地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决定就是让我吞噬了血煞之力,今天就让你看一看我的全部力量。”

    “血魔噬天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