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犬戎的谋划
    秦费和宋清看到左翼飞掠而来的圣域战神众,哈哈一笑,说道:“徐达,你们三个竟然也来了,动作不慢嘛。”

    徐达正是左翼帮助申厉的三人中最强的一人,也是哈哈一笑:“秦费,你也不慢呀,不知道你杀了多少兽人?”

    “哈哈,不多不少,正好五万!”

    “五万!”徐达眼瞳一缩,不可置信,咽了口口水,说道:“不愧是你秦费啊,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斩杀了五万兽人,佩服!”

    秦费身后的宋清撇撇嘴,一脸的不屑,“明明是九雷炼魂阵之威,你竟然好意思说是你杀的,真是不要脸的可以啊。”

    虽然宋清心中不忿,但是还没有说出来拆秦费的台。

    至于徐达,当然是不知道秦费在哄骗他,真的以为秦费以单人之力,斩杀五万兽人,心中惊叹不已。

    “哈哈,徐达,你又杀了多少?”秦费知道徐达的实力不比自己弱多少,问道。

    徐达摇头苦笑,说道:“我就不如你了,只杀了一万有余。”

    “一万有余?不应该啊,以你的实力,怎么说也得拿下两万以上的兽人。”

    “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左翼的二十万兽人,有四成都是死在了别人的手上。”徐达想到之前申公虎恐怖的手段,有些不可思议。

    “谁?难道是你后面的石方和张建斌?”

    指了指下方的申公虎,说道:“都不是,是虎少主。”

    “什么!虎少主?”

    “不错,你是不知道,虎少主可是神威赫赫,只手引动天地之威,在滚滚狂雷之中纵横无匹,抬手间便轰杀了五六万的兽人,最后他引动了天地之威,轰杀了一半左右的兽人,我们几个老家伙只是收收尾而已。”

    抬手间轰杀五六万兽人!

    秦费看了申公虎一眼,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心中暗叹:“果然,不愧是老大的孙子,真是妖孽啊。”

    现在不是感叹申公虎妖孽的时候,覆灭兽人大军要紧。

    两方兵马分别从左边和右边同时攻击兽人大军,将兽人大军拦腰截断,冲进了滚滚士兵洪流之中,和兽人大军战成一片。

    兽人大军一方。

    “犬戎将军,我军左翼和右翼防线被破,镇北大军已经从左翼和右翼攻了上来,我军伤亡惨重!”一名狮族兽人单膝跪地,脸上满是鲜血,看来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恶战,脸色焦急的说道。

    犬戎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他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焦急之色,转而淡淡的望着半空中的那一轮诡异血月,喃喃自语:“还有一点,再等一下,只要血月圆满,就是申屠和镇北大军授首之时。”

    “将军!”

    “无妨,全军压上!”犬戎摆摆手,下令道。

    那狮族兽人心中一惊,这个时候竟然要全军压上,那岂不是要死战?

    只是兽人大军的统帅乃是犬戎,他也只能听令。

    “将军有令,全军压上!”

    吼吼!

    震天的怒吼响起,所有的兽人全部向主战场汇聚,乌泱泱的一片,人山人海不足以形容其壮观。

    申屠看着全军压上的兽人大军,脸上亦是古井无波,心中却是疑惑:“厉儿和秦费几个家伙应该已经带着左右翼攻上来了,兽人大军的溃败之势已成,犬戎非但不退,反而还全军压上,真是奇哉怪哉。”

    “难道是我高估这个狗头人的能力了?”申屠心中呢喃。

    左翼和右翼受敌,主战场僵持不下,三百万兽人大军被镇北大军生生打掉了三分之一,一百万兽人命丧黄泉,血洒疆场,整个战场上充斥了兽人的残肢断臂,以犬戎的能力不可能看不出兽人大军的溃败之势,但为何还要全军压上,白白让自己的部下送死?

    申屠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突然,申屠想到了一些事情,脸色微变。

    抬头望向半空,那一轮诡异的血月竟然是慢慢充盈了起来。

    大战未起之时,半空中那一轮血月还是半满的月牙状,此时却是已经将近满月,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实在是诡异至极。

    “不好!”

    感受到那诡异血月中的狂暴血煞之力,申屠终于知道了犬戎的谋算,他这是打算将镇北大军和兽人大军全部葬送在这里。

    申屠脸色大变,心中暗骂。

    自己失策了,他还是小看了犬戎的丧心病狂。

    “传令下去,全军撤退!”

    传令官一愣。

    啥?

    全军后退!

    镇北大军现在势头正猛,已经将兽人大军全面压制,战神众神威大盛,把兽人大军杀的片甲不留,只能仓皇逃窜,为什么要退?

    申老将军疯了吗?

    “快去传令!”

    “是!”

    传令官听到申屠的怒吼,连忙跑出,将申屠的命令传下去。

    “将军有命,全军后退!”

    镇北大军的众将士也是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要后退,他么现在可是占了上风,只要在给他们一天的时间,他们就能将兽人大军彻底打残。

    战神众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老大在搞什么鬼,但是他们知道一件事情。

    老大让退。

    那就退!

    老大的命令高于一切!

    这就是战神众的信条,对申屠的无条件信任和服从。

    “退!”

    一声厉喝,战神众纷纷退出战团,一剑劈出,将挡住自己的兽人全部击杀,向申屠的方向退去。

    “你退得了吗?”犬戎微微闭合的双眼猛地睁开,眼瞳中冒出一抹精芒,同时还有一丝嗜血之色。

    飞身而上,一掠而过,来到了那名圣域战神众的身前,就连申屠都没有反应过来。

    圣域战神众李峰顿时一惊,眼瞳中尽是不信之色,犬戎的速度竟然是快到如此地步,比申屠也差不了多少了。

    一掌拍出,无尽的血煞之力轰然凝聚在犬戎的手中,一个血色大掌猛地劈出,迎风便涨,吸收吞噬血煞之力,转眼间便是涨大到了十丈大小。

    轰!

    巨大的血色手掌拍下,李峰眼瞳一缩。

    感受着血色巨掌中蕴含的强大威势,心中暗惊,一剑劈出。

    “游龙斩!”

    龙形劲气轰然劈出,向血色巨掌轰了过去。

    噗!

    那龙形劲气声势浩大,只是还未靠近血色巨掌分毫,就已经被滚滚血煞之力泯灭,那血色巨掌威力惊人,去势不减的向李峰轰杀而去。

    后方的申屠看到这幅景象,心中一顿,也是飞身而上,一掌拍出,对上了犬戎轰出的血色巨掌。

    不过申屠的掌力却是没能挡住犬戎的血色巨掌。

    轰!

    巨掌落下,李峰的身体骤然飞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出,一命呜呼。

    一掌。

    仅仅一掌就轰杀了圣域初阶的李峰,犬戎的实力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那般,至少也是圣域高阶的实力。

    “啊!李峰!”昔日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申屠懊悔不已,自己应该早就想出犬戎的阴谋的。

    身形飞掠,申屠再次一掌劈下,直逼犬戎。

    犬戎不慌不忙,嘴角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微笑,同样是一掌拍出,对上了申屠的狂暴掌力。

    轰!

    双掌相撞,轰然爆响,一股股狂暴劲气激荡而出。

    嘭!

    嘭!

    两道身影飞射而出,正是犬戎和申屠两人。

    一击之下,两人势均力敌。

    “犬戎,你隐藏的够深啊。”申屠收回手掌,眼眸一闪,淡淡的说道。

    犬戎轻轻一笑,说道:“多谢申屠老将军夸奖了。”

    申屠冷冷一笑,说道:“那一轮诡异的血月应该就是你的手笔吧。”

    “不错,是我做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申屠问道。

    那轮血月诡异无比,能吸收战场上无尽的血煞之力,现在近九成满的诡异血月所蕴含的血煞之力都让申屠心惊不已,若是真的让那轮血月圆满,它爆发出来的恐怖能量就算是他也无能为力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