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两翼受敌
    “哦,是华严那个家伙啊,都十六年了,这家伙的火爆脾气还是没改呀,火系圣域魔导师啊,那我也不能落后了。”数百万大军中,一名甲胄遍身的战神众看着半空中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喃喃自语。

    紧接着,那战神众也是腾空而上,凌空虚立,赫然也是一名圣域强者。

    “兽人崽子们,吃老子一剑!”

    爆喝传出,声浪滚滚,一些实力弱小的兽人在这一声吼啸之下,直接昏死过去,不省人事,可见此人的实力之强。

    “幽云霸龙斩!”

    一剑斩下,只见一头长愈百丈的巨大剑龙从长剑之中呼啸而出,龙压滚滚,向下方的兽人士兵冲杀而去,裹挟着惶惶龙威,霸气凌然。

    “什么!”

    “大家快散开!”

    感受到那一股股摄人的龙威,一名七阶的狮族兽人脸色骤变,身体向外飞掠而去,同时也让周围的兽人士兵后退,只是,他说的似乎是晚了些。

    吼吼!

    龙吼震天,威力无边。

    轰轰轰!

    百丈大小的巨龙轰击而下,狠狠的撞在了战场之上,一个巨大的深坑骤然轰出,无数的土石四散飞射,而站在那里的兽人士兵也无一例外的被剑龙的凶猛威力所碾碎,血肉横飞,成为天地间一颗颗微不足道的微尘。

    “啊啊啊….”

    无数的惨叫声在战场上响起。

    一击,仅仅一击。

    数千的兽人瞬间命丧黄泉,灰飞烟灭,这就是圣域强者的强横破坏力。

    一人可抵万人大军!

    圣域魔导师严华的火神爆炎和圣域武士李相的幽云霸龙斩,威力无比,破坏力惊人,仅仅两道攻击,就带走上万兽人的性命,还有很多兽人受到波及,重伤,被镇北大军的士兵斩杀或是被双方的士兵踩杀,圣域强者的强大所带来的威慑更是让剩下的兽人恐俱不已,已经有人开始后退逃离了。

    之前,他们面对的是镇北大军,虽然镇北大军在申屠和申厉的管理和操练之下,战斗力强大无比,在周边的国家中威名赫赫,但也是普通的军队,实力跟他们是相差无几,但现在不一样,有了圣域强者参战,那么这就意味着他们要跟传说中的大陆最巅峰,圣域强者战斗厮杀,这无疑与送死,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兽人开始后退了。

    无尽的恐惧笼罩着兽人大军。

    有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紧接着就会有第三个,一个又一个兽人开始放弃自己的武器,扔掉战剑和盾牌,向后退去。

    犬戎眼神闪烁,一剑将退缩而下的兽人劈杀,那兽人的身体也被他坐下的伏地蜘蛛噬咬吞食,一丝丝鲜红的血液从伏地蜘蛛的嘴角留下,更是渗人无比。

    犬戎眼中凶光乍现,“圣域强者…”

    镇北大军中已经出现了圣域强者,而且还不止一个。

    申屠那个老家伙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圣域强者,玄风帝国有这么多圣域强者吗?犬戎心中疑惑不已。

    玄风帝国的实力和兽人帝国实力相差无几,除了申屠这么一个变态之外,圣域强者只手可数,只有寥寥几人,而且都被兽人帝国记录在册,很明显,这出现的两名圣域强者并不是那些已知圣域强者,是申屠隐藏起来的底牌。

    “后退者,杀!”

    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圣域强者是哪里来的了,现在兽人大军军心涣散,必须要尽快的稳定军心,不然这数百万兽人大军就是一盘散沙,被镇北大军轻易的屠戮殆尽。

    经过犬戎铁血手段镇压之后,兽人大军的士兵后退的人渐渐变少,但是溃败的趋势已然是无法挽回。

    “真是可恶!”

    犬戎眼神闪烁,腾空而起,傲立虚空。

    “是犬戎元帅!”

    “犬戎元帅要出手了!”

    “杀!”

    长矛挥出,犬戎的攻击直逼圣域魔导师,严华。

    魔法师的体能是弱点,这是全大陆都知道的常识,犬戎自然是知道,所以他选择攻击的是圣域魔导师严华,而不是圣域武士李相。

    眼看攻击而来,严华脸色一变,身形暴退。

    “想跑?问过我了吗?”既然打算鼓舞士气,犬戎又怎么能放严华走呢?

    蹬空而行,犬戎迅速的接近严华,圣域长矛猛然刺出。

    “血灵刺!”

    长矛接着诡异的血光,竟然瞬间来到严华的面前,一矛就刺穿了严华的小腹,严华眼瞳一缩,战力全失。

    一击。

    仅仅一击就击败了圣域初阶的圣域魔导师,犬戎的实力恐怖异常。

    申屠眼神一闪,一抹惊诧闪过,“犬戎,真是有意思的小家伙。”

    以他的眼力,竟然也只是堪堪捕捉到犬戎的攻击,顿时对这个突然崛起的兽人元帅来了浓厚的兴趣。

    若是之前,申屠对犬戎的兴趣是因为犬戎的军事能力,但现在犬戎的军事能力根本就不被申屠放在眼里,而现在引起申屠兴趣的却是犬戎的实力。

    圣域中阶巅峰,战力堪比一般的圣域高阶。

    这就是犬戎的实力。

    严华是自己的老兄弟,申屠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

    飞身而上,接过身形掉落的严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颗申公豹炼制的疗伤丹药,让他服下,严华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但是小腹上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他要恢复全部的实力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申屠,死来!”

    一掌劈来,犬戎大喝,攻向申屠。

    申屠冷冷一笑,同样也是一掌拍出,对上了犬戎的一掌。

    嘭!

    两人双掌相撞,阵阵轰鸣之声传出,无形的劲气激荡而出,两人下方的战场都受到这一股股能量的冲击,纷纷爆开,在两人的轰击之下,一个巨大的深坑骤然出现,方圆百米之内的战场全部被两人的气势威压笼罩,所有的士兵纷纷离开,未及时离开的已经在两人战斗的余波之中身陨。

    轰轰!

    两人狂暴的力量轰然爆炸,虚空微微震颤,一道道雷电轰隆劈下。

    “犬戎,我们两人之间的战斗还是留在最后吧,等我屠了你兽人大军,老夫再陪你战个痛快!”申屠收回微微发麻的手掌,心中收起了对犬戎的轻视之心。

    犬戎的实力比自己差不了多少。

    犬戎还想要追上去,但看了看半空的血月,最后还是退了回去。

    一掌之间的试探,两人实力高下立判。

    他败了。

    申屠果然不愧是成名已久的圣域强者,实力胜他一筹。

    “哼,申屠,我一定会以你之血,证我战神之名!”

    “哈哈,老夫等着。”

    爽朗的笑声飘荡在战场上空,申屠飞身回到了大军后方,将严华慢慢放下。

    严华面带歉意,“老大,对不起,我败了。”

    “呵呵,无妨,犬戎乃是圣域中阶巅峰,战力堪比圣域高阶,就是我也只能是略胜他半筹,你敌不过他也正常,不必灰心。”申屠对于严华的失败也不在意,毕竟严华只是圣域初阶,而且突破也没有多长时间,被圣域中阶巅峰的犬戎击败也不丢人。

    “是。”

    严华黯然退下,此时他身受重伤,自然是不能再上战场了。

    主战场上,战斗如火如荼的继续着。

    兽人大军的左翼之处,申厉带着一万精兵正在和十万兽人士兵厮杀在一块。

    申公龙和申公虎带着六十四名龙虎冥卫,在十万兽人中尽情厮杀,释放着自己已经憋了许久的怨气和怒意,这是他们对死去的三十六名龙虎骑兄弟的誓言

    杀光兽人崽子!

    “兄弟们,五天之前,我三十六名龙虎骑袍泽死在兽人手中,今日我们就要为我们的兄弟们报仇!大家随我杀!杀光兽人崽子!”申公龙眼瞳泛红,想起自己死去的三十六名袍泽兄弟,悲痛不已,手中战剑不停地舞动,每一剑都会带走一名兽人士兵的性命,剑气纵横无匹。

    而申公虎也是眼瞳通红,身体周围雷电闪烁,战力飙升。

    嗞啦!

    滚滚雷电从天而降,慢慢的围绕在申公虎的周围,三米之内,完全不能靠近,同样是陷入了无尽的杀戮之中。

    一道道雷电从申公虎的身体周围迸射而出。

    在之前的战斗中,申公龙的烈焰剑和申公虎的狂雷剑被狮族兽人顔禁两人抢走,两人现在使用的都是普通的战剑,九阶战剑。

    虽然使用的是普通的九阶战剑,但两人的实力确实不俗,九阶中期巅峰的存在,一剑挥出,兽人只能授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