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三毒五钝
    “破!”

    五阴烦恼之火被东皇钟上落下的无匹金光全部祛除,申公豹也就渡过五阴盛苦,大衍绝灭剑气迸射而出,剑光迸射,将面前的石碗击破,那石碗中的清净之泉泉水呼啦啦的流了满满一地。

    清净之泉的泉水乃是天地间最为纯净的泉水之一,乃是无根之泉,不能接触大地,否则就会瞬间消失。

    果然,那清净之泉的泉水流到地上之后,瞬间消失。

    五阴盛苦、求不得苦,破!

    八苦已渡。

    无尽空间上空,四谛金像之一的苦谛金像上的熊熊佛光慢慢的黯淡了下来,虽然依旧是宝相庄严,但却失去了之前的威能,其中所蕴藏的无尽八苦之力已经被申公豹生生镇压,对申公豹再也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苦谛已渡,集谛当头!”

    继苦谛金像之后,第二尊金像,也就是集谛金像淡淡开口,身上的滚滚佛光顿时化作一道道冲天毒力。

    这滚滚滔天的毒力并不是有形之毒,而是无形之毒。

    不伤肉身,只害神魂道心。

    佛门有三毒,名曰贪、嗔、痴!

    集谛金像一开口,贪、嗔、痴三毒具现,无视申公豹的周身防御,就连东皇钟上落下的涛涛金光都无法阻止,三毒疯狂涌入申公豹的身体。

    一瞬间,申公豹的神魂被三毒占据。

    三毒入体,申公豹身处无尽的贪念、嗔昧、痴狂之中,心中的贪嗔痴三欲念被无限的放大,前世今生的善恶业果也涌入心头。

    三界六趣,苦报袭身。

    此刻的申公豹心中的贪欲无限放大,心容万千星宇,欲征服诸天万界,洪荒三界四洲之地,成就唯一无上圣君!

    申公豹盘膝坐地,保持灵台清明,外有东皇钟护体,任由贪嗔痴慢疑五钝使的强横毒力入侵自己的身体,丝毫不动摇,道心坚定至极。

    五钝使之贪心,色、声、香、味、触,五尘欲境将重重申公豹笼罩,申公豹不禁升起了执著贪爱的妄想心。

    五钝使之嗔心,违背贪爱的欲境向申公豹袭来,申公豹的心中的嗔恨和愤恨恼火之意骤然升腾,前世之恨,今生之怨,疯狂袭来。

    五钝使之痴心,痴心入体,申公豹瞬间变得痴迷无知,不懂事,不明理,事理不明白,是非不辨别,糊里糊涂,昏昏扰扰,做诸恶业。一身炼气化神后期巅峰的修为也在逐步倒退,片刻时间,就变成了毫无修为的凡人一个。

    五钝使之慢心,骄慢之欲境席卷而来,申公豹心中升起一股强盛自信,继而转变为张狂和自负,现在的他,自认四海八荒第一强者,星空之下唯一帝君,藐视一切,目空寰宇,眼下无人,贡高我慢,骄傲自满,自以为是,轻慢天地间的所有生灵,就连高高在上的圣人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五钝使之疑心,猜疑之心升腾而且,对于世间一切人,一切事,申公豹都不信任,妄生猜疑,对一切事物心怀疑虑,妄生烦恼,是非纷起,做诸恶业。

    丝丝霸道的毒力入侵,申公豹的神魂和肉身遭受着转世以来最大的苦难,三毒五钝之力强悍非常,五尘欲境荼毒他的神魂道心,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落入万丈深渊中,再也不可能回来。

    “嗡嘛呢叭咪吽!”

    悠扬佛号骤然升腾,申公豹的背后竟是出现了一尊巨大佛陀,满身金光,佛气凛然,满脸愁苦之色,宝相庄严,赫然是申公豹的面貌,这正是申公豹渡过苦谛八苦所凝聚出的苦谛佛像,一尊只属于申公豹自己的苦谛金像。

    “贪嗔痴慢疑,三毒五钝皆灭!”申公豹双手合十,一声大喝,口中赫然迸射出一个蕴含着滚滚金光的‘卍’字,他背后的金身佛陀猛然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盖压诸天,一掌演化三千佛土,将申公豹体内的三毒五钝尽数诛灭。

    三毒五钝尽数诛灭的瞬间,申公豹感觉自己头脑无比清醒,道心通达,所有的不适和疑惑都烟消云散,从来没有这么爽快过,而他身后的金像也多了一个,十丈余高,金光闪闪,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各种**之色爬满了金像的脸庞,这是申公豹诛灭三毒五钝所凝聚出的集谛金像。

    只要有集谛金像在,申公豹就不会再被任何**所支配。

    如浩瀚星宇般深邃的眼瞳中精光大放,申公豹看着第三座金像,说道:“苦谛、集谛之后,就是灭谛了吧!”

    第三尊灭谛金像面无表情,佛像庄严,缓缓伸出一只金色的巨大手掌,向申公豹狠狠的压了下去,十万佛子在轻声的吟唱佛号,滚滚佛力镇压而下,化作一道须弥神山,将申公豹的身体完全笼罩,顿时,申公豹感觉自己全身的修为被禁锢,自己的肉身在灭谛金像面前就像一个蝼蚁一般,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能任由灭谛金像揉捏。

    灭谛,也叫作尽谛,为熄灭、灭尽之意,灭尽三界内无尽的业因及生死果报,也称了脱生死,脱离三界生死轮回之苦。

    灭谛掌印拍下的瞬间,申公豹的体内陡然升腾起一股无名之火,身体所有的脏腑器官都遭受着无名之火的炙烤,慢慢的那道无名之火转变为红色,赤红色,火苗飞舞,不过这并不是三昧真火,而是洪荒世界鼎鼎大名的号称消除一切因果灾厄的红莲业火。

    不过,这只是红莲业火的一道影射而已,若是真正的红莲业火,申公豹早已经成为一堆焦炭了。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从申公豹的口中传出,红莲业火的火焰之力强大无比,灼烧一切,红莲业火灼烧的可是诸世业果之力,直指灵魂深处,申公豹神魂此时正承受着无尽的痛楚和煎熬,炼魂之苦,比肉身上的痛苦还要痛苦百倍不止。

    申公豹前世今生所犯下的罪孽可不少,单单封神之战,就让他受世间万人唾骂,千夫所指。

    虽说申公豹已经转世重修,但上一世申公豹身死的时候并没有进入**,洗尽前世罪孽,所以他的罪孽全部加诸在这一世,一道道漆黑的业果之力从申公豹的体内溢散出来,被红莲业火炼化出来,这是申公豹前世今生所造下了罪孽被红莲业火炼化之后产生的无边业力,普通人若是沾染了一丝,恐怕会立刻身死,就连魂魄也无法转世轮回,成为一个幽魂历鬼,永世不得超生。

    申公豹前世造的孽实在是太大了,直接或是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无数。

    嗤嗤!

    赤红色的红莲业火火势大盛,一丝丝火苗渐渐的透出申公豹的体外,申公豹此刻已经被红莲业火完全包裹,赤红色的红莲业火威能大放,申公豹的头顶出现了一个个漆黑的骷髅头,还有一个个嘶吼着的魂魄,这些都是死在申公豹手上的冤魂,此时在红莲业火的威能之下,化成厉鬼向申公豹索命。

    “申公豹,我好恨呀,你还我命来。”

    “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要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

    一声声怨恨的咒骂从厉鬼和骷髅的口中发出,一个个伸出手掐住申公豹的脖子,不过这样的攻击和红莲业火想比也就不算什么了,此时申公豹完全被业火红莲灼烧,早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知觉。

    渐渐的,厉鬼和骷髅消失了,而更多了厉鬼和骷髅又出现了。

    一缕缕漆黑的业力从申公豹的体内被炼化而出,而申公豹的嚎叫也更加的惨烈,每有一丝业力被炼化而出,申公豹的哀嚎就会再凄厉一分,痛苦会加重一丝,最后,申公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无尽的疼痛和煎熬已经让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神魂陨寂。

    无尽虚空之中,只有红莲业火灼烧申公豹体内业力的‘嗤嗤’之声,终于,申公豹受不了这痛苦的折磨,昏死过去,没了声息,就连最后一丝微弱的呼吸也断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