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四谛法阵
    申公豹一拳轰在了赤墙之上,那赤墙竟是纹丝未动,就连一块土石都没有掉落下来,当真是怪异之极,结实无比。要知道申公豹现在可是和大地之熊合体的状态,虽然只是普通的一拳,但也足以撼动山岳,就算是圣域初阶的魔兽也无法承受住他这一拳,不可能连一堵墙都憾不动。

    “原来如此。”申公豹微微一笑,说道。

    寻宝鼠依旧是一头雾水,问道:“主人,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神功豹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堵墙并不是真的墙,而是一道幻象,不,准确的说,我们现在已经身处一座幻阵之中了。”

    “幻阵?”

    “没错,就是幻阵,这次真是大意了,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这么高明的幻阵,若不是仔细看,还真没看出来。”神功豹叹了一口气。

    申公豹前世天赋不凡,不仅实力不俗,修炼千万年就已经突破圣域初期巅峰,还擅长炼丹和炼器,而且对洪荒各种阵法都有研究,精通各种杀阵、防御法阵、困阵,但唯独对幻阵一窍不通。

    前世时,他遇到的幻阵都是妲己出手搞定的,妲己身为九尾天狐一族,无论是布置幻阵还是破解幻阵都是轻而易举,这就让申公豹一阵无语。

    挥手将寻宝鼠收进了万仙塔中,申公豹神识放出,开始着手破解幻阵。

    破解幻阵有三个办法,其一是击杀布阵之人,现在申公豹连布阵之人是谁都不知道,更不可能将其击杀了;其二,找到幻阵的薄弱之处,以强大的实力将幻阵击溃,这很明显也不能,申公豹虽然在幻阵上没有什么天赋,但他前世对幻阵还是做了一些研究的,一般低级的幻阵是无法将他困住的,而这座困阵竟能在他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他困住,可见其等级不低,至少也是相当于洪荒世界先天大阵。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也是唯一的办法,经历万千幻境,以强大的意志力闯过这座幻阵。

    申公豹淡淡一笑,面对无边无际的赤墙,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就像丝毫没看见前面的这堵赤墙一样。

    “嗡!”

    一声轻吟传来,申公豹的身体竟然穿透了赤墙,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和龙神殿完全不同的一个空间,这里遍布着金光,有着一种让人顶礼膜拜的气息。

    “嗯,看来这就是真正的幻阵了。”申公豹打量着四周,发现这个陌生的空间中弥漫着一丝若有如无的佛元力,整个空间正大庄严。

    “好强大的佛力!”

    感受到金色空间中散发的熊熊佛力,申公豹心惊不已。

    突然,申公豹眼瞳微缩,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喃喃道:“佛门四谛,果然如此,是佛门的人,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佛门的人,既然有四谛法相,看来这就是四谛法阵了,真是的。”

    申公豹不禁苦笑,看到四谛金像之前,申公豹有自信凭着自己的阵法造诣和强横修为能强行闯过这座幻阵,但看到四谛金像的瞬间,心就凉了一半,自己就算是用上全力也只有一半不到的可能穿过这四谛法阵。

    四谛法阵,佛门著名的幻阵之一,内有四谛金像分别镇守四极,分别是苦谛、集谛、灭谛、道谛。

    当年,大日如来一道分身转世重修,一朝顿悟四谛之义,神功大成,涅槃重生,得以再次成就大道,并借此机会斩去一道恶尸,达到准圣巅峰的修为,一时洪荒称霸,也正是凭借于此获得了西方佛祖之位。

    “有缘人,进四谛法阵,当先渡苦谛。”苦谛金像骤然开口,宝相庄严的说道。

    话音刚落,申公豹就感觉自己的全部修为被禁制,仿若回到了初生婴儿的时期,一脸慈爱的辰曦看着自己的小脸,苍白的脸上满是笑容。

    “啊!”

    申公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万千风刀刮身,痛苦的大吼,但此刻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婴孩,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口不能言,唯有嗷嗷的大哭,而辰曦和申厉以及申屠都不知道申公豹此刻正承受着万千风刀刮身之苦,只当是平常小孩出生嚎叫一般。

    不知多少时间过去了,万千风刀慢慢消失,而此时申公豹的身体早以千疮百孔,身上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肉,几乎已经被风刀剔除干净,露出森白的骨头,渗人至极。

    还没等申公豹缓过劲来,下一波苦难已经来临,此时的他不再是初生的婴儿,而是一个迟迟暮年的佝偻老人,病入膏肓,满头的银发,历尽沧桑,佝偻的身形,拄着拐棍,口中不断的咳嗽,偶尔还有一口老血咳出,凄惨无比。

    渐渐鸡皮鹤发,行步缓慢。

    假饶金玉满堂,难免老病衰残。

    场景再一变,这是申公豹不再是行将朽木的老人,而是一个卧在床上一病不起的病人,再世为人,百病丛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承受着世间一切的病痛,陷入无尽的病痛折磨之中,无法脱离。

    狠狠的摇了摇头,申公豹从无尽的病痛折磨中清醒过来,看着自己的身体,哪还是之前那个百病缠身的人,心中不禁恐惧,四谛幻阵真是名不虚传,以他的意志力都差点陷进去,若是换做眀元大陆任何一人,恐怕连第一关都过不去吧。

    刚清醒不过片刻,申公豹又看到一个思念良久的人,元始天尊,不过,元始天尊将他投进北海之眼中,喝道:“孽畜,你作恶多端,有今日之祸也是活该,老夫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收你为徒,今日本尊就要清理门户。”

    说完,元始天尊一掌拍向申公豹的脑袋,那一刻,申公豹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与鬼门关外,例死亡也只有一步之遥,还好及时清醒过来,不至于沦为一具行尸走肉。

    “唔,这是太可怕了。”

    申公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刚才的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一切都跟真的一样,就连元始天尊都一模一样,让人看不出任何瑕疵。

    死亡的那一刻,申公豹差点就认为自己已经身陨,被自己最尊敬的师尊,元始天尊冕下亲手击杀,若真是那样,申公豹也就真的死了,神魂就再也无法回归本体,成为一具毫无意识的行尸走肉。

    下一刻,场景再次变化,不再是前世,而是今生,巧笑嫣然的妲己站在申公豹的面前,牵着他的手,说道:“豹哥哥,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你不要想我,穆青姐姐是个好女孩,我衷心的祝福你们能白头到老,我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