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景天服软
    “噗!”

    冰天世和翼仲两人齐齐吐了一口鲜血,申公豹的要价何止是便宜,简直是便宜到家了,这些东西,都能培养出一个神域强者了,他们身后的家族会不会拿出东西换他们的命还不一定呢?

    “这个,太多了吧。”冰天世小心翼翼的说道。

    “嫌多啊,那好吧,我不要了,那你也去死吧。”申公豹耸了耸肩,一剑将冰天世的左臂劈了下来,淡淡的说道。

    翼仲看得心惊胆战,忙说道:“不多不多,出了龙神秘境之后,我会带着你要的东西亲自去明元位面拜访你的。”

    冰天世也在一旁点头说道。

    “哎呀,你们若是带着你们家族的神域强者找我报仇怎么办呢?”申公豹看着两人,一脸玩味的问道。

    冰天世和翼仲两人头上冷汗直流,他们确实是打着这样的主意的,打算回去之后,让家族老祖,神域强者带着家族大军将申公豹擒拿击杀的。

    “你还想要怎样?”

    申公豹在两人面前转了转,说道:“这样吧,我在你们的两人的灵魂海中布置一个禁制吧,只要你们拿东西来赎你们的话,我自会为你们解除禁制。”

    灵魂海是修炼者最重要的地方,不能有任何的损失,申公豹在他们的灵魂海中布置禁制的话,也就代表着两人的性命就全掌握在申公豹的手中了,但若不愿意的话,毫无疑问他们两人会立刻被申公豹除掉,他们别无选择。

    “好,我答应你,只希望你不要食言。”翼仲狠狠的瞪了申公豹一眼,满心屈辱的答应了申公豹的狠心敲诈,不过他还能如何,就算是他们三人联手也不是申公豹的对手,恐怕就算是东方不败也不一定能击败申公豹。

    申公豹看向冰天世,说道:“你呢?”

    “我也答应。”冰天世有气无力的说道,手臂被申公豹劈下,手臂上血流不止,俊俏的脸上苍白无力。

    “那就放开你们的灵魂海吧。”申公豹淡淡的说道。

    冰天世和翼仲只好无奈的放开了自己的灵魂海,任由申公豹在他们的灵魂海中布置禁制。

    三个呼吸后,申公豹就在两人的灵魂海中布置了一道禁制,而且是洪荒赫赫有名的万蚁噬魂禁制。只要申公豹一个念头,两人就会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万千噬魂灵蚁噬咬,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好了,禁制布置完了,还有不要妄图让你们家族的神域强者破开它,我布下的禁制神域是解不开的,而且实力不到中位神是无法解开我布下的禁制的,就算你们找到位面守护者出手,只要我感觉到禁制受到攻击,我就会让你们两人魂飞魄散,所以收起你们心中的小算盘吧。”申公豹淡淡的说道,两人的背后又是一阵冷汗直流。

    “申公豹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妖孽?”

    这是两人心中唯一的想法,他们所有的想法都被申公豹所知晓,而且他们还不得不按照申公豹所说的做。

    “那个,我们可以走了吗?”翼仲小心翼翼的问道。

    申公豹点了点头,说道:“滚吧。”

    冰天世和翼仲两人如逢大赦,飞快的离开了这块伤心之地,如果有选择,他们两人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申公豹这个煞星。

    “翼仲和冰天世已经走了,那么,景天,我们来谈一谈你的命吧。”申公豹看向景天,淡淡的说道。

    “申公豹,你不要忘了,你的家人和朋友都在眀元大陆上,你若是杀了我的话,光明教廷是不会放过你的。”景天一脸愤恨。

    让他向申公豹低头,向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低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景天可是堂堂光明圣子,眀元大陆年轻一辈第一人,九阶巅峰的实力,而他申公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小帝国的家族少爷而已,论身份,申公豹给他景天提鞋都不配,今日竟然要让他向申公豹低头,不可能!

    绝不可能!

    申公豹想着以景天的高傲,肯定不会向自己低头,说道:“哦,如果我现在杀了你,再告诉位面守护者说,你在争夺金龙神树的时候被那一群圣域蛟龙族击杀,而且我相信翼仲和冰天世是不会出卖我的,这样的话就算是光明教廷也拿我没办法吧,而且你觉得别人会相信是我杀了你吗?”

    景天微微皱眉。

    他不是笨人,自然知道申公豹说的不错,虽然申公豹的实力很强,但还没有人会认为申公豹能将光明圣子景天击败甚至是击杀,因为景天可是眀元大陆上的人心目中的年轻一辈的最强者,所有人都会选择相信景天死于圣域蛟龙手中,更何况这话还是出自位面守护者之口,景天死了也白死。

    “哼,申公豹,我身上可是有着教皇大人给我的一道保命底牌,你非但杀不了我,而且还会白白送了性命,冰天世和翼仲他们竟然答应你提出的那种条件,真是两个白痴。”景天嚣张的狂笑,没将申公豹的威胁放在心上,他可是有足够的底气和底牌从申公豹的手中脱身,更是丝毫不客气的嘲笑冰天世和翼仲两人。

    不过,他却是漏算了一点。

    申公豹眉毛一挑,说道:“保命手段?呵呵,你是说你怀里的那枚封印了神域强者一道分身的玉符吗?”

    “你怎么知道?”景天大惊,玉符的事情,景天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申公豹又是从何而知的?

    “呵呵,我怎么知道的,景天啊景天,我一直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也是笨的无药可救啊。”

    “你是光明教皇弟子,翼仲同样也是翼搏位面的年轻一辈第一人,族中也有神域强者护佑,他的家中长辈会不给他留下一道保命底牌吗?但你觉得翼仲为什么还要选择接受我的条件,而不是捏碎他身上的那一块封印神域强者一道分身的保命玉符呢?”申公豹看着一脸嚣张的景天,玩味的问道。

    经申公豹这么一说,景天什么都明白了,说道:“难道,你。”

    神域强者的一道分身都杀不死申公豹,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真的只是玄风帝国那样的小帝国中的一个家族子弟吗?

    玄风帝国能培养出申公豹这样逆天变态的人吗?

    答案是不可能,那么申公豹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他所不知道的存在。

    想到这里,景天不禁背后冷汗直流。

    能培养出申公豹这样逆天的人的人,可能比教皇还要强,甚至是传说中的神级强者,而眀元大陆上只有一名神级强者,那么申公豹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再加上位面守护者自大陆青英赛以来对申公豹的各种优待,景天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难道申公豹是位面守护者大人的亲传弟子?

    此时,景天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招惹申公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