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铁背刀螂
    “轰!”

    滚滚烟尘中,翼仲的身形渐渐显现出来,周遭的地面寸寸龟裂,翼仲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虽然有着巨大翼族虚影的帮助,但翼仲还是受了不小的伤势。

    “申公豹,我承认是我小看你了,不过如果你就这点实力的话,那你今天死定了!”翼仲擦去嘴角的血液,咧嘴一笑,身后的巨大翼族虚影高约十余丈,翼展足有三十丈,双翅一震,狂风大起。

    一道道飓风卷起,而攻击的目标就是申公豹,在数道飓风的加持下,翼仲展翅而起,手持圣阶长矛,刺向申公豹。

    “飓风刺!”

    “哈哈,有点意思,震天印!”申公豹淡淡一笑,太始真元凝聚出一枚巨大的方印,大印一丈见方,上有震天二字,散发着狂暴气息,轰向翼仲和他身后的那道翼族虚影。

    震天印出,虚空震颤,地风狂涌,水火混乱。

    “轰轰轰!”

    爆炸声频起,霸道无比的震天印和攻击而来的数道飓风以及翼仲的圣阶长矛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巨大翼族虚影凝聚出的飓风一道道消弭,而翼仲也被震天印震退数十米。

    “什么!”翼仲大惊。

    申公豹的攻击竟是强大如斯,连身后的翼族虚影也只是堪堪挡下申公豹的攻击,这小子的实力到底变态到什么地步啊?

    翼仲心中暗暗心惊。

    “崩天拳!”

    还没等翼仲站稳,申公豹就一拳轰向翼仲。

    “轰!”

    翼仲仓促间抬手对抗,手臂被轰碎,鲜血和骨渣齐飞。

    身体往后倒飞出去,但是申公豹却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又一拳轰向翼仲的小腹,将他深深的轰进了土里。

    紧接着,申公豹跃上半空,大寂灭神拳悍然轰出,一道道大寂灭神拳轰在翼仲的身上,翼仲坚实的身体也变得浑身是血,伤痕累累。

    “啊啊啊…”

    翼仲口中惨叫连连,艰难的地上爬起,身后的巨大翼族虚影也难以维续,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翼仲,这就是第三种选择,我废了你。”申公豹看着满身伤痕的翼仲,淡淡的说道。

    “申公豹,你放肆!”

    猛然间,那四道翼族身影身形飞掠,向申公豹的方向冲了过来,手中的长矛猛地向申公豹刺了过来。

    “不知死活!”申公豹冷冷一笑,翼仲都不是他的对手,这几个翼族又怎能伤得了他?

    身后,一柄巨大灵剑骤然凝聚,《大衍天剑诀》第一式,惊天一剑,悍然释放!

    “轰轰轰!”

    巨剑轰然劈下,那攻过来的四名翼族强者被直接轰飞,不知踪影。

    “翼仲,现在没人能就得了你了?”

    “嘿嘿,申公豹,你真的以为你赢了吗?”诡异的是,翼仲却是丝毫不担心,反而还咧嘴一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他胸前的衣物,说道:“你永远不知道来自超级势力的我们有什么底牌,这就是你的弱点,出身的不足决定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申公豹眉头微皱,翼仲说的没错,翼仲身为翼族少族长,族中的大能不可能不给他一些保命的手段,说道:“哦,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本和我抗衡?”

    “当然不是我,而是它!”翼仲的胸口突然冲出一头铁背刀螂,足有一丈余高,浑身漆黑,黝黑的背部如精铁一般坚硬,一对前肢如两把锋利的大刀,散发着寒光。

    圣域魔兽!

    铁背刀螂正是圣域魔兽,一被翼仲召唤出,就猛地扑向申公豹,那圣域级的铁背刀螂速度极快,实力超凡,瞬间就到了申公豹的面前,两把锋利的大刀劈向申公豹。

    “叮!”

    大衍剑横在面前,堪堪挡住了铁背刀螂的攻击,申公豹被震退了六七步,看着眼瞳中寒光爆射的铁背刀螂,笑了,没错,很开心的笑了。

    “你笑什么?”翼仲依旧是躺在地上,虽然已经服下了疗伤的丹药,但是申公豹的攻击实在是太强了,给他造成的伤害很重,虽然服下丹药,但要恢复的话还要不少的时间,现在只能靠铁背刀螂了。

    申公豹笑得越来越灿烂,说道:“哈哈,这才有意思嘛。”

    “有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翼仲被申公豹这句话搞得摸不着头脑,疑惑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待我斩了这只孽畜,我会让你慢慢绝望。”申公豹也懒得和翼仲解释,直接出手。

    大衍剑在手,数百道大衍绝灭剑气暴射而出,劈向铁背刀螂。

    “哈哈,真是笑话,斩了圣域魔兽,真是狂妄的小子,我就在这里看着你是怎么被铁背刀螂撕成碎片的。”翼仲咧嘴一笑,满脸不屑,对于申公豹的话不以为然。

    铁背刀螂可是堂堂圣域魔兽,申公豹的实力很强,但也不可能抢过圣域魔兽,所以他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铁背刀螂撕成碎片。

    “轰轰轰!”

    漫天的剑气,响彻天地的爆炸声,铁背刀螂可是圣域初阶巅峰魔兽,一对铁钳如大刀般锋利无比,不断的挥舞,将漫天的剑气挡在身外。

    “哈哈,防御力还算不错,那你再接下我这一招,遮天大手印!”申公豹哈哈大笑,铁背刀螂的防御力很强啊,不过,这样才更有意思嘛,挥手一掌,一道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直逼铁背刀螂。

    铁背刀螂的身躯猛地涨大,实力全开,瞬间就成长到了数百丈的大小,庞大坚实的身躯硬抗了申公豹的一道遮天大手印,而钢铁般的铁背上也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吼!小子,你惹怒我了。”铁背刀螂一声怒吼。申公豹的遮天大手印确实给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感传来,自己还是托大了。

    本来,铁背刀螂认为申公豹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虽然将翼仲打败,但那也只是比翼仲强上那么一丝,再逆天也不过九阶巅峰,或是堪比圣域的实力,他乃是圣域初阶巅峰的魔兽,收拾申公豹应该不成问题,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堂堂圣域初阶巅峰的实力,还是被申公豹伤到了,更何况还是伤到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铁背,真是不可饶恕。

    “轰!”

    铁背刀螂漆黑的眼瞳泛着烁烁寒光,杀意凌然,两把闪着寒光的大刀劈向申公豹,一人一兽手中的武器都是锋利无比,是削铁如泥的兵器,轰然碰撞,擦出一阵火花,实力强横无比。

    “轰轰!”

    一人一兽实力强横,气势骤然爆发,周围的地面在两人实力全部爆发的威能之下,慢慢碎裂,出现了一个个深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