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东方不败VS冬冬强
    东方不败怒火中烧,拳头紧握,喝道:“冬冬强,不杀你,我东方不败誓不为人!”

    “受死吧!”东方不败轻喝一声,手中的剑直直的劈向冬冬强。

    “来得好,小爷早就想领教一下不败女帝的高招了,不过今日之后,恐怕你不败女帝就要颜面扫地了,今天小爷就要打破你的不败神话。”冬冬强丝毫不畏惧东方不败的攻击,同样是抬剑迎击。

    “轰轰轰!”

    两人的实力都是九阶的极致,实力完全爆发,接连出手之间,两人周围的地面被打的龟裂,山峰倾斜,两人无匹的气势完全爆发出来,九阶巅峰,堪比圣域的强横战力,龙神秘境中的九阶魔兽都不敢靠近两人的战圈。

    “嘭!”

    一掌拍出,冬冬强身形往后飞掠。

    “哈哈,不败女帝也不过如此,如果你就这点实力的话,那就给我败吧!焚心斩!”冬冬强擦掉嘴角的血迹,放声大笑,如闪电一般的一剑刺向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美目轻合,手中的长剑慢慢挥舞,划出一道道玄奥的轨迹,朱唇微启,轻轻喝道:“剑弑八荒!”

    “轰轰轰!”

    两人狂猛的剑击轰然对撞在一起,卷起阵阵狂风,沙石横飞,地面上的泥土一块块被掀起,飞散在四周。

    震天的爆炸声响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起,蘑菇云中飞出两道身影,一道红衣窈窕,一道肥胖臃肿,对比鲜明。

    “呼呼。”

    红衣女子东方不败喘着粗气,突然手中一道寒光激射冬冬强。

    冬冬强也好不到哪儿去,同样是喘着粗气,面前出现了一只雄壮的金毛狮子,将东方不败射过来的寒光挡下。

    定睛一看,那暗器赫然是一枚绣花针,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绣花针,而是一柄以珍贵材料打造的九阶暗器,威力不凡。

    “哈哈,没想到堂堂不败女帝竟然会使用暗器,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冬冬强带笑一声,站立起来,一脸不屑。

    东方不败毫不在意冬冬强的嘲笑,冷哼一声,说道:“对付光明磊落之人我当然不会使用暗器,但对你这样的卑鄙小人,使用暗器也无不可。”

    “哈哈,东方不败,你我二人大战二百回合,你也奈何我不得,不如我们将那一棵玉火杏树平分,如何?”冬冬强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是无法奈何东方不败的,不败女帝的称号名不虚传,就算自己实力全部爆发也奈何不得她,而且看起来东方不败还未尽全力,若是真的在打下去,说不得只会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东方不败面色苍白,刚才和冬冬强的战斗已经耗费了她不少的斗气,继续下去也得不出任何的结果,冬翔位面年轻一辈第一人也不是白叫的,应道:“好。”

    “嘿嘿,这就对了嘛。”冬冬强嘿嘿一笑,虽然他很不想和东方不败平分玉火杏树,但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和东方不败势均力敌,再打下去,恐怕会被别人坐收渔利,不仅玉火杏树得不到,就连身家性命恐怕也会受制于人。

    “哼,但是,这件事没完。”

    “呵呵,跟我来吧。玉火杏树在这个山洞里面,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我们两人的战斗波动所波及。”冬冬强一指远处的山谷,一马当先,走了过去。

    东方不败也向那山洞走去。

    来到山洞外,看到山洞完好无损,冬冬强不禁松了口气,说道:“还好这个山洞没有被我们的战斗波及到,不然小爷可亏大了。”

    紧接着,两人两兽进入了冬冬强所说的那个山谷,不过里面的景象却让冬冬强和东方不败气愤不已。

    “这,不可能,难道有人在我之前将玉火杏树取走了。”冬冬强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山洞,不仅没看到玉火杏树,而且山洞中的众多灵药也被采掘一空,满目荒痍,只留下一个个残破的灵药根。

    “冬冬强,这就是你说的山洞,玉火杏树呢?”东方不败看着空荡荡的山洞,杏眉微皱,厉声喝问。

    冬冬强眉头紧皱,说道:“东方不败,之前玉火杏树确实在这里,不过好像有人捷足先登将玉火杏树取走了,不过那人一定还没走远,我们现在追的话还来得及!”

    “哼,我看是你把玉火杏树取走了吧。”东方不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先是同伴被杀,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再被人耍了一通,任谁也高兴不起来,她不败女帝何时被人如此戏耍过,当即就要和冬冬强大打一场。

    冬冬强同样也是心高气傲之人,傲骨天成,他又何曾被人这样怀疑过,听到东方不败的喝问,再加上到手的玉火杏树竟然不翼而飞,心中也是极为的不爽,冷哼一声,说道:“我说了,玉火杏树不是小爷取走的,你待如何?”

    “如何?交出你的储物戒指,我探查一番之后,玉火杏树是不是你去走的,一切都可见分晓。”东方不败淡淡说道。

    “不可能!”

    “那就交出你的命吧!”东方不败一声冷笑,说道。

    冬冬强眼睛微眯,也不打算再多解释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追到那个抢他玉火杏树的小贼,山洞中的还残留着一丝玉火杏树残存的灵力,说明偷玉火杏树的那个小贼刚走,现在还没有走远,只要他现在去追,肯定能追得上,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胆大包天,敢动他的东西,但在此之前要甩掉东方不败这个粘人的家伙。

    “东方不败,如果你认为自己有那个实力的话那就来吧,狮王,给我拦住她。”冬冬强驱使黄金狮王向东方不败攻了过去。

    黄金狮王乃是堂堂圣域魔兽,气势浑厚,一爪之力非同小可,而且东方不败之前还受了不小的伤,不得不跳上荆棘烈鹰的身体,由荆棘烈鹰庇护着自己。

    “九影破甲!”

    “嗖嗖!”

    破空之声传来,一脸九道锋利无比,闪着烁烁寒光的绣花针从东方不败的手中飞射而出,直直的射向逃开的冬冬强,每一道都是九阶暗器。

    九道绣花针每一道的轨迹都不相同,从九个方向攻向冬冬强的九个部位,将冬冬强的退路几乎封死,每一根绣花针都是致死之道。

    “我靠,这娘们这么狠。”慌乱逃出的冬冬强不禁暗骂一声,东方不败射出的九道绣花针,每一道都是致死之道,他不得不停下逃跑的脚步,回身防御攻过来的九道绣花针。

    叮叮叮…

    冬冬强战剑挥舞,总共挡住了八道绣花针的攻击,但终究还是漏了一根,那一根绣花针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左臂。

    几乎是瞬间,冬冬强就感觉自己的左臂彻底失去了知觉,瞳孔微缩,喝道:“东方不败,你个阴狠的女人,你竟然用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