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我没兴趣
    金明月看到尤勇走过来,满脸怒气,自从尤勇攀上大皇子这条大腿后,金明月每次遇见他都会被他和大皇子的狗腿子羞辱,恐怕这次也不会例外,没好气的说道:“尤勇,我去哪跟你没关系。”

    “呵呵,你去哪确实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想知道,只不过你就不想知道王鹏那个家伙现在在哪吗?”尤勇咧嘴一笑,淡淡说道。

    金明月脸色微变,这是才想起来,这几天好像真的都没有怎么见王鹏,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尤勇,你把王鹏怎么样了?”

    “呵呵,我和他好歹也是同学一场,自然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只是那个家伙很不知死活,竟然是顶撞了大皇子,被大皇子的手下教训了一顿,现在应该是在哪个地方养伤呢吧,哎呀呀,你是不知道,当时那个场面那叫一个血腥啊,啧啧啧…”尤勇看到金明月一脸的焦急,调笑道。

    “什么?你竟然,尤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金明月捏了捏拳头,冷冷的说道,尤勇现在人多势众,现在并不是逞强斗狠的时候。

    “怎么,要为你的小情郎报仇吗?来呀。”尤勇的身后可是有着大皇子撑腰的,怎么可能会惧怕金明月的威胁,更何况他现在巴不得金明月冲上来,自己就有机会教训金明月了,以报之前被申公豹羞辱之仇,谁让金明月和申公豹走得近呢。

    “你…”

    金明月指着尤勇,愤怒不已,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就要冲上去,不过却是被申公豹拉住了。

    “呦呦呦,王鹏那个小情郎才不见几天,你又找了一个小情郎,金明月同学还真是博爱啊。”尤勇看到申公豹,并没有认出申公豹,只当是跟在金明月身边的家族少爷,再次出言羞辱道。

    金明月脸色羞红,粉拳紧握。

    对面的尤勇还想再继续羞辱金明月,不过被身后的一名身穿锦袍的青年眼神制止住了。

    “真是聒噪啊,这是谁家的狗没拴好,跑出来乱吠。”申公豹将金明月拉到身后,看着一旁嚣张的尤勇,淡淡的说道。

    尤勇眉毛一挑,定定的看着申公豹,最终还是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正是自己恨之入骨的申公豹,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人。

    “申、公、豹!”尤勇紧咬后槽牙,满脸怨恨的盯着申公豹,怨气之深让申公豹都感到奇怪。

    申公豹摸了摸鼻子,心道,“我跟他有这么大的仇吗,至于恨不得咬死我吗。”

    尤勇死死的瞪着申公豹,想起了八年之前,自己被申公豹连连羞辱,心头不禁火气,一字一顿的喝道:“申公豹,你说谁是狗呢?”

    “谁搭话谁就是喽。”申公豹怂了怂肩膀,说道。

    “你。”

    尤勇气的脸通红,怒意重重。

    自从他投靠大皇子之后,还没有人这样羞辱过他,申公豹竟然敢当着所有人的面,骂他是狗,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锦袍青年淡淡一笑,说道:“尤勇,退下。”

    “是,大皇子。”尤勇狠狠的瞪了申公豹一眼,只好无奈的退下,大皇子的命令他可不敢违抗,只能站在一旁恶狠狠的盯着申公豹,眼神怨毒。

    “申公豹,你好,初次见面,本皇子夏星辰。”大皇子夏星辰微微一笑,如春风般和煦,伸出洁白的手掌,说道。

    申公豹并没有理会大皇子的问好,他能够看出来,大皇子和煦的笑容之下,可是藏着阴险的奸恶面目,只是不咸不淡的说道:“大皇子是吧,以后管好你自己的狗,不然哪天咬了人,被人打死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大皇子夏星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申公豹当着他的面羞辱他的手下,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不过那一抹不悦之色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讪讪的收回手掌,转而嘴角一勾,道:“呵呵,是本皇子疏忽了对下属的管教,若是尤勇有哪里冲撞了申少爷,还请申少爷看在本皇子的面子上的,不要再跟他计较了。”

    “呵呵,那就看你的这条狗识不识趣了。”申公豹淡淡的说道。

    大皇子夏星辰呵呵一笑,对着身后的尤勇喝道:“尤勇,过来,快给申少爷道歉!”

    在大皇子夏星辰眼中,尤勇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可以呼来唤去,予取予夺,但申公豹可不一样,他可是申屠老将军最宠爱的儿子,对自己夺皇位有很大的帮助,只要能让申公豹高兴,就算是杀了尤勇,大皇子夏星辰也会毫不犹豫的斩了尤勇。

    尤勇完全没想到自己投靠了大皇子,依旧是奈何不得申公豹,反而还要被大皇子逼着跟申公豹道歉,承受更加沉重的屈辱,拳头紧握,心头不甘。

    虽然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大皇子既然发话了,那这歉就必须要道的,若是拂了大皇子夏星辰的面子,他尤勇可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狠狠的咬着牙,尤勇慢慢走到申公豹的跟前,躬身一礼,眼神中还带着浓浓的怨毒之色,很是没有诚意的说道:“申少爷,之前是尤勇有眼无珠,多有得罪,您大人有大量,还请申少爷不要和小的一般见识。”

    申公豹眯了眯眼,冷冷一笑。

    一脚踢出,踢在尤勇的小腹,尤勇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就连夏星辰也没有想到申公豹会这样做,连个招呼就不打就出手,被吓了一跳,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申公豹看着被踢飞出去的尤勇,说道:“道歉道的一点诚意都没有,还要我教你吗,跪下!”

    “申公豹,你,不要太过分。”

    对于道歉,尤勇已经是一万个不情愿,若是让他跪下,就算是打死他也做不到。

    大皇子夏星辰眼神闪烁,申公豹的做法让他吃惊不已,果然不愧是申家出来的人,杀伐果断,狠辣过人。

    挥手让手下将尤勇抬下去治疗,又摆出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对着申公豹说道:“申少爷,他不过是一条狗而已,申少爷不要为了一条狗动怒嘛,免得失了身份,这件事情看在本皇子的面子上,就绕过他这一回吧,如何?”

    “好吧,看到大皇子你的面子上,本少爷就饶过他这一回。”申公豹眉毛一挑,淡淡的说道:“大皇子,我记得你的那条狗说,之前有一个人冲撞了你,被你的手下打伤了,有这回事吧?”

    “哦,申少爷说的是那个叫王鹏的小子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小子胆大包天,顶撞了本皇子,所以就让手下人教训了一下。”大皇子夏星辰一脸的无所谓,一个贱民竟然敢顶撞他,教训一顿打个半死算是他大皇子大发慈悲了。

    申公豹淡淡笑了笑,但是心中已是愤怒不已,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是我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大皇子夏星辰脸色骤变,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讪讪道:“这…”

    “金明月同学,我们走吧。”

    申公豹挥挥手,带着众人转身离去,既然王鹏得罪了大皇子,以大皇子的心胸和脾性,王鹏现在肯定不是像大皇子说道那样,只是被稍微教训了一下,估计是受了重伤,最不好的情况就是王鹏现在已经被大皇子杀了。

    “希望你不要做的太过分。”申公豹心中暗暗想道。

    若是大皇子夏星辰真的杀了王鹏,那申公豹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玄风帝国说不得就要换个太子了。

    大皇子夏星辰见申公豹要离开,急忙叫住申公豹,道:“申少爷,请留步,本皇子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谈谈。”

    而大皇子身后,一道身影渐渐消失。

    “哦,何事?”申公豹转过头来,问道。

    “呵呵。”

    大皇子微微一笑,伸手一引,说道:“还请申少爷院内一叙。”

    “不用了,我没兴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