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恐怖传说
    申公豹右手一摄,一道灰白色魂体出现在他的手中,那魂体长着一双倒吊三角眼,赫然是刚刚被申公豹劈杀的韩典。

    “小子,我杀了你!”

    韩典魂体出现,猛地向申公豹扑了过来,就要和申公豹同归于尽。

    申公豹冷笑,轻而易举的将韩典的魂体捏在手中,让他动弹不得,痛苦不已,魂体之上狰狞无比,黑气弥漫。

    韩典因为一己之私,让数万士兵枉死从,罪行滔天,百死莫属,申公豹可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仅仅杀了他,未免太过便宜了他,申公豹要让韩典每日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死都是一种奢望。

    一抹食指,一个玉**出现在申公豹的手中。

    申公豹念动法诀,将韩典的灵魂塞进玉**中,韩典在玉**中狰狞无比,奋力的嘶吼,但却是无济于事,紧接着,申公豹又在玉**之上刻画了两个阵法。

    一个是百鬼噬魂阵,另一个是妖火炼魂阵。

    这两种阵法并不是仙道阵法,而全部都是魔道阵法,完全是为了折磨人的灵魂而创造出来的,是申公豹杀了魔门之人得到的,被困于这两阵中之人,每日都会经受着百鬼的撕咬和妖火的灼炼,痛苦非常,是前世魔道中人最喜欢用的折磨人的两种阵法。

    而申公豹今日则是要让韩典尝尝这两种阵法的滋味。

    永世不得超生!

    “轰!”

    玉**一挥,狠狠的嵌在了炼药师公会的大厅之中,还传出阵阵嘶吼之声,又在玉**之外加诸了数层封印之力。

    做完这一切,申公豹算是为那冤死的上万将士出了一口气。

    炼药师公会的众人早已被申公豹的雷霆手段镇住了,瞬间击杀韩典,而且将其灵魂都抽出来,让他受尽各种折磨,申公豹的做法彻底吓到他们了,在他们的眼中,申公豹就是一个恶魔,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小友,你这是?”徐庶看到申公豹将韩典的灵魂镶嵌在炼药师公会的大厅中,不禁问道。

    “呵呵,韩典终究是你炼药师公会的人,为了防止以后再有人做出如此之事,这只是一个警告。”申公豹冷冷的说道。

    徐庶讪讪一笑。

    虽然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想过要为韩典求情,韩典是罪有应得,无论死多少次都不够赎罪的,这样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对了,小友,你炼制的那**狂化药剂能不能卖给老夫,老夫愿意出一百万金币买下那**狂化药剂。”徐庶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可是圣域炼药师,而申公豹只是个八岁的娃娃,一个圣域炼药师向一个八岁娃娃买药剂,而且是要花费一百万金币,圣阶的药剂也不过是百万金币,这话若是说出去的话,肯定没有人会信的,实在是太荒唐了。

    “既然你喜欢,那就送你了。”申公豹很是大方将狂血液递了过去。

    在人家的地盘,杀了人家的人,留下点东西也无所谓,反正申公豹也没打算将那**狂血液拿走。

    “那就谢过小友了。”

    “忘了告诉你了,那**药剂不是狂化药剂,而是我改进过的,它叫狂血液。”申公豹淡淡一语,转身离去。

    改进过的。

    区区四个字,却是让徐庶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七阶药剂狂化药剂竟然被改进了,而且还是一个八岁娃娃改进了。

    “小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申公豹!”

    “申公豹?那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一个叫申公豹的炼药天才啊。”

    众人却是不知道申公豹是何人,也是,申公豹的名声还真传不到西海城这种偏远之地,他们没听过也是正常。

    但徐庶可不一样。

    他可是圣域强者,见识广泛,自然是听过申公豹的名字,脸上的震惊之色愈加浓重,喃喃自语:“竟然是他,没想到他竟然还是炼药师,真是妖孽啊。”

    “老师,您知道那小子是谁?”

    “是啊,他可是个妖孽般的存在,不仅实力强大,没想到还有如此高明的炼药之术,真是妖孽之人啊,他今年才只有八岁啊。”徐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申公豹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妖孽了。

    白星却是不知道申公豹的底细,忙问道:“老师,那申公豹到底是什么人?”

    “唉,星儿,以后遇到申公豹,你可千万不要得罪他,他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就连老师我也不行。”

    “什么!申公豹真的这么强吗?”

    “强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爷爷,玄风帝国的守护神,申屠!”

    “申屠!”

    白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哆哆嗦嗦的说道:“难道申公豹是申屠老将军的孙子。”

    徐庶望了望申公豹离去的方向,说道:“是啊,他的强大可不仅仅在于他是申屠老将军的孙子,他本身就很强大。”

    “一年前,玄风帝国魔武学院的年级大比,申公豹这个小子便是横空出世,带领着籍籍无名的风系一班战胜了比他们强大无数倍六皇子夏天和莫凡,而且申公豹都没有出过一次手。”

    “六皇子夏天,莫凡,他们不都是双系魔法师吗?而且是超级天才,竟然打不赢区区一个风系一班。”

    “唉,而且他们两人联手也被申公豹和一个小女孩打败了,从始至终,申公豹都没有出过一次手。”徐庶又叹了一口气,和申公豹相比,自己的这个引以为傲的徒弟也就显得一般般了,不禁唏嘘。

    “什么!两人联手都被打败了。”

    徐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说道:“星儿,你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千万不要招惹申公豹这个煞星,一定不要,最好就是见了他立刻绕道走。”

    “为什么?虽然申公豹的天赋很强,但也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吧,不可能胜得过我一个七阶武士吧。”白星很是不服气,申公豹在炼药之术上胜过他不知几筹,但是若论实力,十个申公豹也不是他的对手。

    徐庶看着自己倨傲的弟子,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好好的敲打他一下,说道:“星儿,你可知申公豹获得年级大比,一年级的冠军之后,做了什么事?”

    “不知。”

    “他选择了越年级挑战,挑战了二年级。”

    “那结果呢?一定是败了吧,区区一年级就想要战胜二阶,真是痴心妄想。”白星撇撇嘴,嘲讽道。

    “不,申公豹没败,反而是胜了,而且是以压倒性的又是赢了二阶武士,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什么,竟然赢了,这不可能吧。”

    “不可能的还在后头呢,赢了二阶武士之后,申公豹竟是直接挑战七年级的雷系魔法天才,雷云,最后却是…”

    “输了?一个一阶魔法师却挑战七阶雷系魔法师,那纯粹是找死。”

    “你又错了,申公豹赢了。”

    “不可能,申公豹今年不过八岁,一年前也只是七岁而已,他绝不可能胜得过七阶魔法师雷云,这不可能!”

    “我也希望是不可能,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一年前申公豹的实力就如此逆天,一年后的他,实力恐怕更加恐怖,恐怕已经可以比拟九阶强者了。”

    虽然心中很难接受,但是白星知道自己的老师是不会骗自己的,心中暗下决定,下次见到申公豹,一定要绕道走,绝不跟他碰面,绝不!

    徐庶见到自己弟子这个样子,也不再说话。

    他不打算将前段时间,申公豹带领三名圣域强者大闹帝京的事情说出来了,免得自己的这个弟子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