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剑劈韩典
    徐庶欣慰的看了三角眼男子韩典一眼,说道:“韩典,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能有这份心,老夫很欣慰,你可要好好的想暴风军团的将士赔罪。”

    “是。”

    得到了徐庶的原谅,三角眼男子眼神一转,嘴角露出一丝阴笑,心道:“小子,跟老子斗,你还嫩点,老子就是把疗伤药全部倒卖了,你又能奈我何?”

    申公豹嘴角一勾。

    他已经百分百确定就是三角眼男子韩典将每月近百万份的疗伤药私吞了大半,但是徐庶炼药炼的脑袋都糊涂了,只能靠自己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徐庶。

    徐庶虽说是活了上百年,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炼药和钻研炼药之术,在炼药之术上堪称大师,但对于人性这种东西就没有什么研究了,他也没有精力和兴趣想这些弯弯道道,才被韩典轻易的蒙混过去。

    “小友,误会已经解开了,那五百万份疗伤药,老夫日后自会亲手奉上。”徐庶笑呵呵的对着申公豹说道。

    申公豹则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道:“真的解决了吗?”

    “小友这是何意?”

    “呵呵,我的意思是,你这个老头是炼药炼糊涂了吧,这么明显的谎话都听不出来。”申公豹毫不客气的说道。

    炼药炼糊涂了。

    申公豹的话在炼药师公会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仿佛一个炸弹一般,轰然炸开。

    徐庶也是暴怒不已,脸色通红。

    申公豹这个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徐庶可是堂堂圣域炼药师,被一个娃娃说成是炼药炼糊涂了,如何能不怒?

    “小子,你放肆!”白星早就看不惯申公豹,申公豹竟然敢辱骂他的恩师,当即出言喝道。

    “哼,放肆?我放肆的还在后面呢。”

    “我来问你,你是何时将那数十万份疗伤药送到暴风军团的?”申公豹一个闪身出现在韩典的身边,森然的杀意迸射,冷冷的问道。

    韩典被申公豹肃杀的眼神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心中暗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凌厉的眼神,仿佛要杀了我一般。”

    但韩典也不是一般人,他毕竟是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人,人精一个,旋即收拾了一下慌张的深色,说道:“每个月的月初,拿到徐庶大师炼制的疗伤药之后,我就会立刻送到暴风军团中,此事关乎将士性命,韩某人不敢怠慢。”

    “很好,这么说你每个月都会去暴风军团了,是吧?”

    “那是自然,不然怎么把疗伤药送去。”三角眼男子虽然不知道申公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依言答道。

    申公豹嘴角一勾,他要的就是这个答案,旋即又问道:“那我问你,暴风军团之外,一共有几人守卫着?他们的铠甲又是什么颜色?”

    “这。”

    三角眼男子韩典额头冷汗直流,他万万没想到申公豹给他来这么一出。

    他可是从来没去过暴风军团的大营,怎么知道有几人守卫着呢,眼珠一转,说道:“每到月初的时候,许攸将军都会在大营之外等我,所以我并未进入过大营中,也不知道有几名守卫,更不知道暴风军团将士的铠甲颜色了。”

    “是吗?”

    “是的,不信,你可以去问许攸将军。”三角眼男子干脆将问题抛给申公豹,你有本事就去暴风军团的大营问许攸将军去啊,但是,一个小娃娃怎么可能见到鼎鼎大名的许攸将军呢。

    哈哈,小子,你还嫩点。

    “如此,我再来问你,你说你每次都会把疗伤药交到许攸将军的手上,那我问你,许攸将军的头盔是何颜色?”

    申公豹步步紧逼,就只等三角眼男子露出破绽。

    “呵呵,许攸将军出来的时候并未佩戴头盔,所以我并不知道。”三角眼男子不愧是人精一个,只要许攸将军不戴头盔,我又怎么知道他头盔的颜色呢,反正你们又没跟我一起去,又怎知他带没戴头盔呢。

    申公豹暗骂一声狡猾。

    不过,他还是有很多方法治他。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白纸,片刻功夫便是画出了一张画像,指着画像,问道:“你说你见过许攸将军,那我问你,这画像上的人可是许攸将军?”

    画像上乃是一个将军,英气十足,一身铠甲,威风凛凛,有一种千军万马走过,我心岿然不动的大将风范。

    “没错,这画像上的就是许攸将军。”三角眼男子指着画像,一脸激动,仿佛真的见过许攸一般,说道:“我每次见到许攸将军是,许攸将军都是穿着这一身银色铠甲,气度不凡,威风凛凛。”

    “放屁!”

    申公豹收起画像,哈哈一笑,说道:“这画像上的人根本就不是许攸将军,而你,也根本没见过许攸将军。”

    韩典心中一突,自己竟然被申公豹阴了一把,说道:“也许那不是许攸将军,我已经老了,眼睛不好用也是正常,毕竟那人和许攸将军确实很像,一时看错了,此时靠近了看,还真的不是许攸将军。”

    “是吗?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实话告诉你吧,这幅画像上的人就是许攸将军,你现在还不肯承认吗?”申公豹玩味一笑,他可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韩典的这一套,都是申公豹玩腻了不玩的。

    装傻充愣,这一点,韩典还是嫩了点。

    在申公豹面前班门弄斧,纯属是找死!

    “都说了,我眼花了,看不清也是正常。”韩典就是死揪着自己眼花,看不清楚,申公豹总不能验证他的眼花不花吧。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韩典是铁了心不肯承认了,申公豹也只好亮出自己的底牌了。

    申公豹的口中不断的念动法诀,一个个奇异的音符钻入韩典的耳中,而韩典的眼神也越来越迷离。

    片刻时间,申公豹法诀念动完毕,韩典也完全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

    “你是谁?”

    “我是炼药师公会的管事,韩典。”

    “你多大了?”

    “五十六岁。”

    申公豹一字一句的问道,韩典也一字一句的答道,没有一句话是谎话。

    **术!

    韩典此时已经陷入了**术之中,受到了申公豹的控制,申公豹问他什么,他就会答什么,没有一句是谎言。

    “那你的两个儿子叫什么名字?”

    “老大叫韩毅,老二叫韩耳。”

    “很好。”

    申公豹嘴角一勾,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将疗伤药全部送到暴风军团去?”

    众人的心顿时被提了起来,刚才他们已经确定了,此时韩典的口中全部都是实话,没有一句是谎言。

    “没有,我私自扣下了九成的疗伤药,让人将剩下的一成疗伤药送到了暴风军团。”

    “那九成的疗伤药都去哪儿了?”

    “已经被我处理掉了,徐庶大师亲自炼制的疗伤药,自然会有很多人想要的,我已经按照一百金币一份的价格卖给了其他人。”

    “啪!”

    申公豹打了一个响指,韩典便是从**术中清醒了过来。

    “我是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韩典清醒过来,发现众人都一脸愤怒的看着他,顿时意识到不妙,但是却始终也想不起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情。

    “韩典,你个王八蛋,人渣!”

    徐庶原本已经消下去的怒火再次升腾了起来,一把提起韩典的衣领,将他重重的的摔在了地上。

    “噗!”

    韩典虽然是炼药师公会的管事,但也只是个三阶魔法师,如何经得起圣域强者愤怒的一摔,顿时口吐鲜血,重伤不已。

    “小友,这次是老夫愚昧了,老夫在这里向你和暴风军团的将士赔个不是,老夫一定会重重的惩罚这个人渣。”徐庶现在恨不得将韩典大卸八块,若不是他,暴风军团的上万将士就不会死,韩典真是该被千刀万剐。

    但是,申公豹却没有接话,而是一道大衍绝灭剑气劈了过去,速度奇快,瞬间就将韩典劈成两半,鲜血直流,死的不能再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