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全大陆通缉
    玄风帝国的使者来到御魔城后,要求御魔城张贴申公豹的通缉令,被徐市一顿暴打,逃也似的回到了玄风帝京。

    “皇帝小儿,你若是敢张贴我孙儿的通缉令,你信不信我立刻反出玄风帝国?”申屠听到玄风帝国四处张贴申公豹的通缉令时,怒不可遏,直接飞到皇宫金殿之上,指着皇帝夏琉的鼻子说道。

    皇帝夏琉是两边不讨好,而且还是两边受气。

    一边是光明教廷,一边是申屠,他哪边都得罪不起,只好赔笑的说道:“申老将军,息怒,张贴通缉令是光明教廷下达的命令,朕也没办法。”

    “哼,我不管是谁的命令,在我申屠的眼皮子底下,决不允许一张关于我孙儿的通缉令出现,出现一张我杀你皇室一人,你可以试试?”申屠看着皇帝夏琉,霸气的说道,眼中的凶狠之色摄人心魄,数十年的征战养成的煞气可不是夏琉一个普通人能抵御的。

    夏琉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但只是一闪即逝,他也没办法,皇室老祖也只是圣域高阶,而且年迈体衰,不一定是正值壮年的申屠的对手,只好说道:“申老将军,你若是能说动光明教廷的人撤销通缉令,我立刻下令将所有的通缉令清除。”

    通缉令是光明教廷下的,你申屠有本事就让光明教廷停止对申公豹的通缉,若是你能,我便停止,若是不能,那就别怪我了。

    申屠岂会不知夏琉的心思,冷哼一声。

    “夏琉,你忘了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你忘了我申家的能量了,只要老夫一声令下,三个月之内,玄风帝国就不姓夏了,你信不信?”

    “这?”

    夏琉猛然想到,几个月前,申公豹手下的那三大圣域才刚刚在皇宫大闹了一场,而且申家掌握着玄风帝国近六成的军队。若是真把申屠逼急了,三天之后,这玄风帝国可能就是申家的了,不再是他夏氏一族的了。

    “传朕旨意,玄风帝国各出不得张贴关于申公豹的通缉令,违令者斩!申老将军,您满意了吧!”夏琉无力的说道,这皇帝当得真是太特么憋屈了。

    申屠板着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哈哈,人老了,刚才说的啥呢,哎呀,记性不好了,那啥,皇上,微臣先回去了!”

    皇帝夏琉铁青着一张脸,身体微颤,恨不得再申屠装作无知的老脸之上来上一拳。

    “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与此同时,遥远的龙神帝国也出奇撤销了对申公豹的通缉令,不过,这些事情都不是申公豹能知道的了。

    穆家,申公豹的房间,穆青满脸羞红的躺在申公豹的床上,小声的说道:“申公豹,床暖好了。”

    “你叫我什么?”申公豹玩味的说道。

    穆青下了床,捏着裙角,脸红的像要滴出血一般,用比刚才还小的声音,说道:“主人,床已经暖好了,您可以睡了。”

    “嗯。”申公豹淡淡的点了点头。

    穆青暗暗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可以回去了吗?”

    “回去?干嘛要回去,过来,跟我一起睡吧!”申公豹淡淡的说道。

    “啊!”穆青惊呼一声,穆青满脸羞红。

    一起睡…

    申公豹慢慢的钻进被窝,然后对穆青勾了勾手,说道:“来,你睡在这里,我的穆、青、班、长。”

    穆青满脸羞红的站在那里,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走到申公豹的身边,说道:“申公豹,那样的事可不可以等我十六岁以后,我娘说十六岁之后才可以做那样的事情。”

    “嗯?什么事情呀?”申公豹明知故问道,一脸玩味的看着满脸羞红的穆青。

    穆青捏着裙角,满脸羞红,说道:“就是那种事情,你想的那种事情。”

    “我只是想和你睡在一起啊,没想别的事呀。”

    “讨厌,不理你了。”说完,就跑出了申公豹的房间。

    申公豹笑了笑,穆青班长还真是可爱呢!

    躺在穆青暖好的被窝中,申公豹静静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申公豹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打开门就看到了穆青站在门口,端着一盆洗脸水。

    穆青红着脸,说道:“申公豹,我来伺候你洗脸了。”

    “青青,这样叫你没问题吧。”申公豹接过洗脸盆后,自己洗了洗脸,问道。

    “没,没问题。”穆青紧张的说道。

    穆青将洗脸水倒掉之后,对着申公豹说道:“申公豹,你能不能把眼睛闭上。”

    “闭眼睛干嘛?”申公豹疑惑的问道。

    “你先闭上嘛,一会你就知道了。”

    申公豹只好闭上了眼睛。

    穆青凑到申公豹的嘴边,一点一点的靠近,申公豹猛地睁开了眼睛,一把搂过穆青,深深地吻了下去。

    三分钟后,申公豹松开了自己的嘴巴,然后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脸笑意的看着满脸羞红的穆青。

    穆青的大脑一片空白。

    被吻了,我被申公豹吻了。

    “青青,你怎么了?”申公豹在穆青的面前,挥了挥手,说道。

    穆青用白嫩的手指指着申公豹,说道:“你,怎么?呜呜!”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申公豹问道。

    穆青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说道:“我娘说,女孩子被亲了之后,就嫁不出去了!呜呜!”

    “嫁不出去?我娶你呀!”申公豹擦干净穆青脸上的泪痕,柔声说道。

    穆青的脑海中仿若一道晴天霹雳劈过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

    “我才不要嫁给你呢。”

    “呵呵,这辈子你都是我申公豹的女人!”申公豹一把搂住穆青,霸气的说道。

    穆青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没能挣开申公豹的怀抱,只好乖乖地被申公豹搂着,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瞪着申公豹。

    “大哥哥,天雪来找你玩了,咦,青姐姐,你也在呀,你干嘛抱着大哥哥呀?”

    申公豹正享受着穆青身上传来的处子幽香的时候,姬天雪猛地闯了进来,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

    穆青猛地推开申公豹,满脸通红的跑开了。

    “天雪,什么事呀?”申公豹轻咳了一声,问道。

    姬天雪还没有从刚才的场景中走出来:“大哥哥,你为什么搂着青姐姐呀?”

    “因为我是你青姐姐的未婚夫呀。”申公豹看出了姬天雪眼中的笑意,坦然的说道。

    姬天雪歪着小脑袋,说道:“那天雪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姐夫了,可是,天雪觉得还是叫你大哥哥顺口点。”

    申公豹摸了摸小丫头的头,说道:“随便你怎么叫,不过你今天看到的,还有我跟你说的话,你不要跟别人说哦。”

    “嗯,知道了,大哥哥!”姬天雪乖巧的应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