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皇帝服软
    一声脆响,战剑断为两截,申公豹捏住剑尖,反手射出,那断裂的剑尖飞速射向方旋,深深的刺进了方旋的胸口。

    方旋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召出三昧真火,将地上的尸体全部焚烧干净,申公豹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悦商会中。

    “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一个女侍者走上前来,问道。

    申公豹交给女侍者一张纸,纸上写满了各种药材的名字:“这些东西,每一种给我拿一百份!”

    “好的,请稍等。”

    “对了,你们这里有没有血玉果,越多越好!”申公豹叫住女侍者,问道。

    女侍者一愣,血玉果除了好吃一点没什么特别的,而且还很贵,一般没有人会大量购买血玉果,虽然疑惑,但上门的生意为什么不做呢。

    “血玉果,您稍等,我为您查一下。”

    不一会的时间,女侍者就回来了,带回来了一个空间戒指:“这里是您要的药材,至于血玉果我们商会有很多,不过都在仓库里,您看?”

    “带我去!”申公豹也不再多说废话,直接说道。

    “好的!”

    半个小时之后,天月商会所有的血玉果就都进了申公豹的储物戒指中,一共三万颗。

    “先生,血玉果一枚金币一颗,加上之前您要的药材,一共八万六千七百枚金币。”女侍者说道。

    申公豹掏出一张金卡,说道:“你们商行有没有吞噬圣树的碎片?”

    “吞噬圣树?”

    女侍者一脸茫然,显然没听过吞噬圣树的名头。

    申公豹只好继续解释道:“就是一块黝黑的木头,坚硬无比。”

    “您这么说,我想起来了,我们商行好像是有那么几块像您说的那样的木头。”女侍者恍然大悟的说道。

    “哦,有多少,我全都要了。”申公豹说道,他本能的感觉到吞噬圣树的碎片不简单,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

    “等一下,我帮您取过来。”

    十分钟后,女侍者拿着十几块吞噬圣树的碎片回来了,申公豹检查了一下,确实是吞噬圣树的碎片,和之前得到的那几块一模一样。

    “好,我买了,一共多少钱?”

    “你说的这些碎片,我们会长亲自定的价格,一片一万金币,一共是十八万金币。”女侍者说道。

    申公豹点了点头:“十八万金币就十八万金币,和之前的一起结算吧!”

    “好的,先生。”

    女侍者扣除相应的金币后,将金卡还给申公豹。

    “先生,欢迎下次光临!”女侍者对着申公豹的背影说道。

    申公豹回到悦来客栈,刚回到房间,就感觉到门外有人正在强行攻击自己设下的禁止,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六个人,身上的铠甲和之前被他杀的方旋一样。

    是城卫军。

    “少年,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们是不会为难你的朋友的。”一个左眼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男子说道。

    申公豹玩味一笑:“哦,不会伤害我的朋友,你觉得我会信吗,之前那个什么执法队的队长不还是依旧用两个小女孩威胁我吗?”

    那男子老脸一红,拿两个小女孩威胁另一个孩子,确实是够不要脸的,说道:“那个,之前的事确实是王队长的不对,只是…”

    “不用说了,你们执法队我还信不过。”

    申公豹直接打断他的话:“你们若是来投降的,我接受,若是来捉拿我的,现在可以走了,我不和你们计较,三个呼吸后,若还不走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小子,你还真是狂妄,我们老大可是九阶后期的强者,可不是刘家家主那样的九阶初期,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另一名城卫军统领说道。

    “说完了?三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到了,机会给你们了,可惜你们没有珍惜,开山,动手,一个不留!”

    “开山,你还有帮手?把他叫出来,正好我们一起抓了。”之前的那个统领说道,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了申公豹口中的开山是谁了,不过,他却没有机会将大地之熊熊开山捉拿回去了。

    大地之熊接到申公豹的命令,一只巨大的熊掌接连出手,六名统领全部身死,包括九阶后期的大统领。

    九阶强者再强,在圣域中阶巅峰的魔兽大地之熊的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没撑下去,尽皆身死!

    “什么?城卫军七大统领全部身死,怎么可能?”天月皇宫金殿上,皇帝凌天一屁股坐在龙椅上,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能杀死九阶后期的黄大统领,恐怕那人身后有圣域强者,咱们天月王国惹不起呀。”

    “是啊,圣域强者可不是我们能对对付的。”

    一天之后,北冥傲醒了过来,申公豹也打算继续启程赶往穆家。

    皇宫御书房。

    “皇上,我父亲被人杀了,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哭哭啼啼的扑在皇帝凌天的身上,哭诉道。

    刘家家主被杀的事,皇帝凌天一直瞒着皇后刘静,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刘家家主的大女儿,天月王国的王妃刘静最后还是知道了自己父亲被人杀了的事,立刻跑到御书房向皇帝凌天哭诉。

    皇帝凌天拍了拍女子的后背,柔声说道:“静儿,我知道。”

    “您知道,那您为什么不派人捉拿击杀我父亲的犯人,那可是您的岳父啊!”女子清丽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我见犹怜。

    凌天轻叹了一声,说道:“谁说我没派人去捉拿他,城卫军的八大统领全部都被那人杀了,恐怕那人的后面有圣域强者,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圣域强者!”刘静一声惊呼,她也知道一个圣域强者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刘家能惹得起的,转而又是说道:“可是,皇室不是也有一个圣域老祖宗吗?请他出来收拾那人身后的圣域强者不就行了。”

    “胡闹,圣域老祖宗正在闭关冲击境界,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惊动他老人家,万一老祖宗正在冲击境界的重要关头,这个时候打扰他,岂不是前功尽弃!”

    刘静心里只想着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哪想的了这么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这个皇帝做的真是窝囊,自己的岳父被人杀了都不敢报仇。”

    “放肆!”

    凌天是宠爱刘静,但并不代表刘静可以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眼神流转,一把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刘静,说道:“来人呐,将皇后娘娘带回后宫,除去凤冠,等候发落。”

    刘静听到皇帝凌天的话,如遭霹雳,连忙爬到凌天的脚边,说道:“不,皇上,你不能这样对我,若是没有我刘家,怎么会轮到你当皇帝,你不能这样对我,不!”

    “带下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