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抵御兽潮的惨烈
    直到面临这无边无际的兽潮时,申公豹才明白城主府的军队为何不存在了,那是因为他们在抵御兽潮的时候尽数牺牲了,面对这无边兽潮,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御魔城短暂的安宁。

    抵御兽潮,那可是拿他们的性命去拼,拿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魔兽的尖爪利齿,有多少人也不够填呀,而魏家之人竟然是淫,辱他们的妻女家眷,真是百死莫赎,申公豹恨不得再把魏家之人的尸首鞭打个千遍万遍,还有秦陆两家同样不能轻易放过,申公豹可不信淫,辱烈士家眷的事情他们没做过,只是自己没亲眼遇到而已。

    御魔城外,战场之上,黄寅等八大统领一人手执一把战剑,每一柄都是申公豹亲手炼制的战剑,俱是下品灵器,锋利无比,一剑一个,一头头巨大壮硕的魔兽在手持灵器的八大统领手中的连一招也挡不过,尽数被斩于剑下。

    “嗷嗷!”

    魔兽一片又一片倒下,震天的厉吼响彻天际,血肉翻飞。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从早到晚,终于,在临近夜晚,进攻的无数魔兽渐渐退了下去,但兽潮远没有结束,这才是开始。

    兽潮第一天,八百人中有一百三十余人身死,三十八人重伤,秦陆两家之人也是死伤不少,但因为实力强大,死的人数倒是没那么夸张,只有几十人身亡,而魔兽一方死伤上万头三阶以上的魔兽,九成九九是死在八大统领的手中。

    本次出战一共获得完整三阶兽皮三千四百五十八丈,四阶兽皮一百二十五张,五阶兽皮九十八张,六阶兽皮三十八张,七阶兽皮六张。另有三界魔兽魔核七千八百六十四颗,四阶魔兽魔核一千一百二十六颗,五阶魔核六百三十一颗,六阶魔兽魔核一百三十八颗,七阶魔核九十六颗,八阶魔核,三颗,收获颇丰。

    第一天兽潮结束,所有的战士都是耗尽了体力,昏倒在地,而申公豹也急忙取出筑基灵液为战士们恢复体力,固定根基,拿出炼制的疗伤药为所有的战士恢复伤势。

    兽潮第二天,所有的战士全部活蹦乱跳的,全部出战,而且士气比前一天更加高昂,今天不止为了保护家人,还有报仇,为了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杀!”

    第一天的兽潮只是开场,今天才是最残酷的时候,今天才是魔兽倾巢出动的时候,申公豹看到魔兽大军的后方一只只巨大的九阶魔兽。

    御魔城能在魔兽进攻之下存在这么长的时间,还没被无数的魔兽攻破城池,不得不说很难得,以御魔城的整体水平,要挡住九阶魔兽不知道填入了多少将士的身体。

    十二名九阶强者全部出动,而且申公豹也将九头蛇皇佘九放了出去,护着众人,这可都是宝贝,申公豹的宝贝,可不能过多的损折。

    厮杀,一触即发!

    所有的战士瞬间红了眼,这是煞气入体。

    经过昨天一天的厮杀,战场上的煞气虽然消散了不少,但还未散尽,一丝丝血腥之色弥漫在战场之上,而御魔城的战士们身体中杀意勾动煞气,无边的煞气入体,每个人都陷入疯狂中,战力倍增。

    厮杀在继续,死亡在延续,漫天的血肉碎块,淡红的血雾,战场上的厮杀依旧是惨烈无比,开战不到一小时,地上就堆起了一层尸体碎块,血流成河,所有战士的铠甲都被染成了血红色,令人不忍直视,残忍无比。

    终于,最恐怖的兽潮终于过去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徐市等十二名九阶巅峰强者,今天的兽潮让他们也有点力有未逮,若不是申公豹派出了圣域魔兽初战,恐怕他们也没办法完好无损的回来,至于御魔城的战士能回来的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兽潮第二天,御魔城战士死亡一百四十余人,魔兽一方今日共出动一百二十六只九阶魔兽,其中八十余只九阶魔兽被徐市等十二人斩杀,当然是在九头蛇皇算的牵制下,而其余的全部被九头蛇皇佘九处理掉。

    “主人,这次的兽潮有些奇怪,一般来说低级的魔兽是不可能如此有纪律的攻击一座人类城池,就好像有人在背后指使一般,要不要我去魔兽山脉看一看?”佘九吐出几十颗九阶魔核,口吐人言,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申公豹将九阶魔核收起,摆摆手:“不用,等这次兽潮之后,我亲自去一趟。”

    “是!”

    申公豹早就感到了一股暗中的目光,不过不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所有人的,针对御魔城的所有人的,应该就是九头蛇皇佘九所说的背后指挥魔兽进攻御魔城的人了吧。

    兽潮第三天,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一天也是兽潮的最后一天,是一个收尾的阶段,九阶魔兽一个都没有出现,最高的只是八阶魔兽。

    五百多整装待发的战士再次出城,这是兽潮的最后一天,只要撑过这一天,他们就成功了,成功的保护了自己的家人。

    “杀!”

    所有战士一入战场,无穷无尽的煞气入体,眼瞳瞬间通红,仿佛是适应了煞气一般,所有的战士没有一丝的不适,战力飙升,全力厮杀。

    今天魔兽的攻击并没有前两天猛烈,但依旧不可小视,十二名九阶巅峰强者也不敢大意,全力出手,一只一只的剪除六阶以上的魔兽。

    虽然战士们装备精良,但无奈并无强横的修为傍身,虽然经过一些简单的训练,比普通人强大很多,但依旧不是众多魔兽的对手,若不是有申公豹所炼制的铠甲和战剑,他们连和魔兽厮杀的资格都没有,只会白白成为凶狠魔兽的口粮。

    厮杀一直持续到夜晚,御魔城外战场一片尸山血海,魔兽的尸体堆积如山,生生把地面垫高了一丈有余,无比惨烈。

    半夜。

    所有的魔兽仿佛约好了一般同时退回魔兽山脉,这让申公豹更加确信这次兽潮之后肯定有一只黑手在指挥着,否则的话,不可能做到如此,而且这背后的人肯定不简单,至少也是圣域级的强者。

    至于更强大的神级强者,那是不可能的。

    明远大陆上,神级强者已经数千年没有出现过了,而且申公豹知道眀元大陆只是一个下级位面,所蕴含的能量等级并不足以支撑诞生一个神级强者,圣域之上已经极致了,至于当今教皇是怎么突破神级的,申公豹就不得而知了。

    兽潮结束,所有的战士回城。

    第一天,八百人出战,回来的只有五百多人,整整打掉了两百多人,那可是两百多装备精良的战士,惨烈非常。

    回来的五百名战士,每个人都红着眼眸,但所有的人都异常的冷静,能听见的只有整齐的步伐声,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不和谐的声音,这是他们在为牺牲的兄弟们送行,以他们自己的方式为自己逝去的兄弟送行,希望他们能早日投胎转世。

    整整一刻钟,五百战士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嘈杂的声音,安静的出奇。

    送行完毕,所有的战士都倒在了地上,整整一天绷紧神经的战斗,耗尽了他们的体力和能量,他们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支撑住疲惫的身体,能支撑着给自己的兄弟送行完全是靠着一股意志,一股坚韧的意志。

    看着五百战士到底不起,御魔城里的人上前将凯旋而来,累得筋疲力尽的五百战士搬进盛满筑基灵液的木桶中,让他们恢复体力。

    恢复更新。

    新书求收藏!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