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杀手来袭
    莫凡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不知怎么的,感觉现在身体充满了力量,我感觉我现在能一拳打死一头牛,哈哈!”

    申公豹笑了笑,看来活络膏起作用了,莫凡身体的疲惫已经全部被驱散。

    “小凡子,你可要好好谢谢豹哥哥,你老大可是用了不少好东西,不然你觉得你现在会充满力量吗?”妲己站起来,说道。

    “大嫂,你说的是真的?我现在身体充满力量是老大的功劳?”莫凡还以为自己天赋异禀,恢复力强于常人,没想到是申公豹的功劳。

    申公豹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是给你用了点灵药,只要你不叫苦叫累就算是对得起我给你用的灵药了。”

    莫凡跑过来,张开双臂,要给申公豹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却被申公豹一脚踢开:“滚开,老子不搞基!”

    “哈哈哈!”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好了,出发!”

    之后的时间,莫凡再也没有叫过一声累,诉过一声苦,他将自己是莫家四公子的身份完全抛开,现在的他就是申公豹的小弟,一个肉身孱弱的三阶魔法师,就算再累也咬牙抗住,一下午的时间,一行人前进了二十里路,距离御魔城又近了一步。

    是夜,月黑风高。

    正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莫凡和申公豹的帐篷内各有一个大木桶,木桶里盛满了淡紫色的液体,闪烁着一丝丝雷光电弧,很是渗人,这正是申公豹配置的筑基灵液,功效与筑基丹一样,不过筑基灵液正适合他们二人现在的情况。

    背着沉重无比的玄铁内甲,两人的身体劳累无比,现在两人正**着上体,只穿着一件短裤,全身浸泡在大大的木桶中,淡紫色筑基灵液中的灵气一丝丝的渗进二人的身体,一道道雷光电弧正在淬炼着二人的身躯。

    帐篷之外,不远处的一片森林中,六名黑衣人正围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

    “中间帐篷里的就是这次的目标,一共有护卫十二人,七阶巅峰的实力,其余的几个人都是六七岁的小娃娃,实力不足为虑,那个八岁的小男孩就是本次的主要目标,此子必须要死!不过那个小子很诡异,听说实力不凡,一定要小心。”

    “这次我们六个金牌杀手亲自出手,若是不成功,也没脸回暗夜了,这次任务雇主出的悬赏很高,杀掉目标就有十万金币,若是能活捉,那可是有十五万金币的佣金,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一个蒙着黑色面巾的杀手拿出一张画像,而那张画像上画的赫然是申公豹。

    “东西准备好了吗?”杀手影收起画像,问道。

    “放心吧,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是几个小娃娃而已,咱们什么时候动手?”一名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杀手问道。

    “一会等我命令,一击必杀,一击即退!”杀手影说道。

    夜色渐渐深了,漆黑不见五指。

    “动手!”

    杀手影一挥手,轻声喝道。

    那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杀手运转身法,向申公豹一行人的帐篷潜行而去,暗暗将怀里的一包白色粉末撒向帐篷中。

    白色粉末毫无味道,随风飘散,慢慢被守夜的三名九阶护卫吸入,下一瞬间,十二人便是应声倒下。

    “上!”

    影看到十二名护卫倒下,一挥手,轻声道。

    六名黑衣杀手快速地冲向帐篷,影更是直直的向申公豹的帐篷冲去,六名杀手脚轻盈,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

    影取出一柄寒光烁烁的宝剑,一剑刺向申公豹,直取申公豹的面门,欲要一击将申公豹重伤。

    不过剑还未到申公豹面前,影只觉得眼前一闪,自己手中的剑便掉落在地,之后感到颈后一痛,昏迷过去。

    申公豹慢慢睁开了眼睛,从木桶中出来,穿好衣服,封住了杀手影的丹田,紧接着又将他绑了起来。

    “徐市,都解决了吗?”

    “三少爷,都解决了,一共六名杀手,击杀两名,活捉四人。”十二护卫中的队长徐市在帐篷外说道。

    “都带过来!”

    “是,三少爷!”

    不一会的时间,另外三名杀手也被带了过来,说道:“徐市,妲己他们三人那里加强保护,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问出幕后主使!”

    “是,三少爷。”

    队长徐市一脸兴奋的看着四名杀手,他本是战神府暗卫的一员,最喜欢的就是审问犯人了,很久没有动手了,他早就手痒了。

    “说,你们是哪个组织的人?这次暗杀的主使者是谁?”徐市将一名杀手的四肢胡乱的扭着,正是众多刑法之一,分筋错骨手。

    那杀手紧咬着牙,就是不说话,宁死不吭声。

    “哎呀,还挺硬气的,我到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徐市阴阴一笑,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里面有一只黑色的蚂蚁。

    那杀手看到蚂蚁的瞬间,面色一变,脸色铁青,充满了恐惧:“蚀骨蚁!我说,我什么都说。”

    “嘿嘿,肯开口了。”徐市一脸狞笑,他还以为要出绝招了呢。

    “我们是杀手组织暗夜的人,这次的任务是杀掉申公豹,至于主使者我不知道,我们只负责接任务和完成任务,不会过问雇主的任何信息,这是我作为一个杀手的职业节操。”杀手说完将脸转向一边,不再说话。

    徐市怎么说也是从暗卫中走出来的人,转向另一名杀手:“你说,主使人是谁?”

    “主使者我们真的不知道是谁,任务是影接的,我们只负责执行。”另一名杀手也不知道主使人是谁。

    “谁是影?”

    其他四名杀手均是指向昏在一旁的一名杀手。

    徐市用冷水将杀手影泼醒,影骤然苏醒,却发现自己不仅被擒住,而且连他的丹田也被封住,当下便明白了自己这次看走眼了,这次的目标不简单。

    “你叫影,是吧!告诉我幕后主使人是谁,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不然让你尝尝蚀骨蚁的味道。”徐市将装有蚀骨蚁的瓶子在影的面前晃了晃,脸色狰狞地说道。

    “哼,这次被你们抓住,是我小看了你们,但你们别想从我这里知道任何关于主使人的信息,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们死心吧。”

    影咬着牙,坚决不愿意出卖组织,作为一个杀手,组织为了防止杀手泄露雇主的信息,组织控制着杀手的家人以威胁杀手。

    徐市用剑在影的手臂上划了一个口子,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伤口处流出,将蚀骨蚁放到伤口上,蚀骨蚁慢慢的钻进了影的身体。

    “啊!”

    蚀骨蚁钻进身体的瞬间,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脸上青筋暴起,狰狞无比,不断地用头撞着地面。幸好申公豹在帐篷外布置了一个隔音法阵,帐篷内影的惨叫声一丝也没有泄露到外面。

    蚀骨蚁是一阶魔兽,实力虽然不高,但它会顺着伤口钻进身体,一点一点的吞食宿主的骨头和血肉,直至宿主身死。

    “你说还是不说?”

    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徐市还没有问出幕后主使,申公豹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的不满。

    “不说,死也不说!”

    影的家人全部掌控在暗夜手里,若是他泄露了组织的信息,他的家人就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申公豹慢慢站起来,摆了摆手,小小的手掌按在影的头顶,运转太始真元,轻喝道:“搜魂!”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