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楔子
    洪荒世界,北海之眼。

    一名仙风道骨,须发皆白,身着古朴道袍的老道长右手上提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锦袍中年人,虚空而立。

    那锦袍中年人约莫三十岁,一双丹凤眼,两条天剑眉,极为俊美。

    “师尊,您当真入此绝情要将徒儿镇于这北海之眼?”

    中年人正是大商国师,申公豹。

    老道看了申公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豹儿,此次封神之战,你不顾为师劝诫,不保武王,偏要助那暴虐无道的纣王,你有今日的下场是你咎由自取,将你镇压在北海之眼乃是封神榜之所定,是天道的意志。”

    “我不信,老东西,你就是偏爱那个姜子牙,我申公豹论修为,乃是准圣初阶巅峰,傲视同辈之人,他姜子牙只是个大罗金仙,我翻手间就能灭了他;论能力,我有搬山填海之能,九昧神火一出,焚尽八荒**,哪点比不上那个区区姜子牙。”申公豹目眦尽裂,愤怒的看着淡然的老道人,嘶吼咆哮。

    老道人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痴儿,你和子牙都是我最疼爱的徒弟,我对你们是一视同仁,怎会有偏不偏爱一说。”

    “哼,一视同仁?元始天尊,你还真有脸说出这样的话,你看不起我妖族的事整个洪荒都知道,你座下嫡传弟子十二金仙,俱是准圣修为,个个实力非凡,先天法宝强横。但黄龙真人身为龙族皇者,身怀五爪金龙血脉,乃是龙族九大龙神之一,血脉强横无比,一朝拜入昆仑山下,只因你认为他乃是鳞甲禽兽,无法问鼎大道巅峰,便冷落于他,就连他的护身法宝也只赐下了一把上品仙剑,其他的十二金仙之流哪个不是先天灵宝在手,这就是你所说的一视同仁,没有任何偏袒么,你说这话也不怕洪荒世界的诸位道友笑话。”

    元始天尊面色微变,怒意顿生。

    他看不起妖族之事乃是昆仑山的禁忌,就连大弟子南极仙翁也不敢提及。元始天尊又是极好面皮,此时被申公豹当面揭穿,他又怎能不怒,愤怒的抬起手,一掌将申公豹拍进了北海之眼,喝道:“牙尖嘴利的孽障,事到如今,你还不肯现身吗?”

    申公豹闻言,自知隐瞒不下去了,俊美的脸旁上溢出一丝丝诡异的黑气,看起来邪恶至极,仿佛是从九幽冥狱中出来的大魔,嘿嘿一笑,脸色狰狞无比。

    “老东西,倒是我小看你了,看来你都知道了,不过就算今天你杀了我,吾之族人不久之后就会大举进攻洪荒,到时候洪荒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哈哈哈哈!”

    元始天尊却是面色不变,古井无波,手指飞舞,一连六道印诀打出,封住了申公豹的身躯,不得动弹。

    “你们的天下?笑话!”元始天尊抚须轻笑,面带嘲笑之色:“孽障,真以为我没发现你们的阴谋吗?在你占据豹儿道身的时候,吾等就已知晓,只是此次封神之战还缺少一个助劫者,正好利用你让封神之战提前结束。”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发现我,这不可能。”

    元始天尊冷哼一声:“哼,孽障,我洪荒修士之大能力岂是尔等可以揣测的,孽障,现在你就去给我的徒儿送葬吧!”

    “等一下。”申公豹面露惧色:“元始天尊阁下,您的徒弟申公豹还没死,我只是暂时压制了他的神魂,只要您放了我,我立刻离开您宝贝徒弟的道身,自此离开洪荒,再也不来洪荒了。”

    可是元始天尊抬起的手依旧没有放下,掌劲如风掠过申公豹的脸庞:“孽障,你真当我老糊涂吗?豹儿的真灵已经泯灭,身死道消。”

    “孽障受死吧!”

    “师尊,您真的要杀我吗?我是豹儿啊,你不认得我了吗?您忘了当初我初进昆仑山,您对我说的话了吗?您说‘小家伙,你走吧,昆仑山不收你’,这些您都不记得了吗?”申公豹脸上的黑气渐渐消失,不再狰狞不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祥和,与之前判若两人。

    元始天尊陷入了沉默。

    千万年前。

    昆仑山下。

    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双腿跪地,那少年唇红齿白,嘴角干裂,看起来已经很久没喝水了,却依旧是倔强的跪在仙云缭绕的昆仑山下。

    “小家伙,你走吧,昆仑山是不会收你的。你已经跪了三个月了,赶紧走吧!”

    昆仑山上走下一名老人,手里拿着一柄半人高的大斧头,身后还背着一捆捆木柴,看着跪着的少年,摆了摆手。

    那少年抬起头,干裂的嘴唇微微一咧,一丝鲜血渗出,倔强的说道:“老爷爷,您是昆仑山的人吧,我要拜元始天尊冕下为师,请您帮我告诉他一声,可以吗?”

    老人看了少年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呵呵一笑:“小家伙,你也太看得起小老儿了,老朽只是昆仑山的小人物,是见不到掌教老爷的。”

    少年申公豹想了想,依旧不死心的说道:“那您告诉我谁可以见到元始天尊冕下,我去求他。”

    “小家伙,能经常见到掌教老爷的,在这昆仑山也只有阐教的那十二位神通广大的一代弟子了。”

    少年站起身来,紧紧抓住老者的手臂,一脸渴求望着他,说道:“老爷爷,您告诉我,他们在哪?我去求他们。”

    老人敲了敲少年的小脑袋,抚须而笑:“小家伙,阐教十二金仙现在可都在闭关修炼神功呢,哪有时间管你这个小东西。”

    “那我就跪倒他们出关为止。”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继而又倔强的跪了下去,低头不语。

    “唉,你这个小家伙呀,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拜入昆仑山呢,小家伙,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拜掌教老爷为师呢?这天下间的道场无数,你去哪里都可以呀?截教对于你来说应该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少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昂起小脑袋,眼眸中闪过滔天恨意:“我要报仇,我的家人和族人全都被坏人杀掉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我要修成神仙,为我的家人报仇。”

    “呵呵,小家伙,你好大的杀气呀,回去吧,就算你见到掌教老爷,他也不会收你为徒的。”老人摆了摆手,想要将少年驱走。

    “你怎么知道元始天尊冕下不会收我为徒,你又不是元始天尊冕下。”

    “哈哈,小家伙,那你现在看看我是谁?”

    老人摇身一变,半人高的大斧和木柴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手持三宝玉如意,身着赤色道袍,一头银色头发随风飘动,道韵非常,与三清道观之中供奉的神像一模一样,正是元始天尊本人。

    “您是?元始天尊冕下,请您收我为徒。”

    元始天尊捋了捋胡子,笑道:“呵呵,小家伙,我再问你,你为何要拜入我的门下?”

    “我要报仇,我要杀尽我的仇人,为我死去的亲人们报仇,我还要杀尽天下恃强凌弱之人。”

    “哦,小家伙,刚才我已经说了你杀心太重,昆仑山不收你,为何还要告诉我你修行只是为了杀人,若是你换一个答案,也许我就会收你为徒了。”

    “元始天尊冕下,我修行的目的只是为亲人报仇,杀尽天下间恃强凌弱之人,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若让我改变目标,这道不修也罢。”

    “好,好一个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只是你应该知道我昆仑山不收妖族吧!”元始天尊揶揄的说道,他早已看出少年并非人族,乃是妖族之身。

    少年申公豹低下了头,脸色通红,心有不甘。

    他乃是山林野豹成精,走兽化形,采天地灵气,吸日月精华,历三千年才修得妖身,确实属于阐教昆仑山,元始天尊不收之列,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来到了昆仑山。

    “知晓,我以山林野豹之身修行数千年,方得这人族身躯,既然原始天尊冕下无意收我为徒,小子这就告辞,打扰天尊修行了。”

    “哈哈,有意思的小鬼,你这个徒弟我收定了。哈哈哈!”

    “天尊冕下,您愿意收我为徒了?”少年转头,满脸激动。

    “小家伙,还叫我天尊吗?”

    “师尊在上,受徒儿一拜!”少年申公豹心头大喜,一个头磕在地上,入了阐教门墙,成了阐教最小的一名一代弟子。

    原始天尊一挥手将少年从地上扶起,笑道:“哈哈哈,徒儿不必多礼,不知吾徒可有姓名?”

    少年看着原始天尊,说道:“回师尊,徒儿近日方修得人身,不曾有过姓名,请师尊赐名!”

    原始天尊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既然我徒是山豹之身,那就叫申公豹吧!徒儿觉得如何?”

    “申公豹,哈哈,好名字,多谢师尊赐名!以后我就叫申公豹了。”

    北海之眼。

    褪去一脸黑气的申公豹看着元始天尊:“师尊,申公豹这个名字还是您给我取的,难道您都忘了吗?”

    “豹儿,我这么会忘记?”

    元始天尊看着这个最放心不下的徒弟,陷入了沉思。

    “老家伙,去死吧!天魔血爆!”申公豹脸上的柔善之色瞬间消失不见,而是变回原来的那副狰狞的面孔。

    “自爆吗?孽障,死吧!”

    元始天尊一掌拍下,身在北海之眼中的申公豹顿时身形炸裂,化为一团黑气,身死道消,魂飞冥冥。

    “封!”元始天尊手中突然飞出九道印决,将那团黑气封印,炼化成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圆球,收入绣中,转过身去,只留下一滴晶莹的眼泪,转眼便消失不见。

    “原始,后悔把他作为助劫者了吗?”元始天尊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北海之眼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相貌俊美非凡的年轻男子。

    元始天尊忙转过身去,对着年轻人躬身一礼,恭敬地说道:“老师!”

    这年轻人赫然是洪荒第一人,传说中的道祖大人,三清之师,道祖鸿钧。

    “豹儿命途多舛,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乃是天道所定,只怪弟子实力不济,不能在封神之战中护得他们的周全。”

    “唉,虽然你的实力已经臻至那一步,但三个弟子中我最担心的还是你,慈航他们的事也不是你的错,这是他们注定的一劫,劫难之后必将涅槃重生,你放心,慈航他们不久就会回来的,而且是那个人将他们带回来的。

    “老师,难道那个人出现了?”

    “嗯,出现了,而且跟你的关系还不浅呢,哈哈哈,放心吧,那人回来之日,就是阐教十二金仙再次聚首之时,天道有常,一切皆有定数。”

    “跟我的关系不浅,老师,那人是?”

    俊美青年嘴角一勾,摇了摇头,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多则亿年,少则千万年,到时你自会知晓。吾去也!”

    “恭送老师!”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