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修炼秘境
    岳灵珊的脚步向后退了退,沈蒙的名字她听父亲说过,是沈龙的父亲,前任沈家的家主,也是沈、岳两家中最有可能突破九阶的存在,在十年前沈蒙的实力就已经是八阶巅峰,实力犹在岳峰之上,岳家只有已经过世的沈家前任家主才能与之抗衡,只不过自从沈家前任家主过世之后,岳家再无人能够抗衡沈蒙,好在沈蒙一心想要突破九阶,并未对岳家出手,否则岳家可能已经被沈家打压的更加严重。

    现在看来,沈蒙的实力更进一步,十年修炼让他突破了九阶。

    沈蒙这可是实打实突破的九阶,可不是岳灵珊炼化黑魔丹突破九阶能够相抗衡的,而且沈蒙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岳灵珊刚刚拥有九阶的实力,能够重伤八阶后期的沈龙,但却无法和九阶的沈蒙向抗衡。

    这一点,岳灵珊很清楚。

    “小丫头,你在我沈家大闹一场,还把老夫的儿子重伤,这样就想走,是不是未免太过小看我沈家了?”沈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瓶治疗药剂,给沈龙和下去,旋即就将沈龙扔在一边,看向岳灵珊。

    他看到岳灵珊的时候也是微微吃惊,岳灵珊看起来不过是十七八岁,决计不会超过二十岁,但实力却是无比的强横,能够重伤沈龙,实力少说也是八阶巅峰,而且他刚才硬接下了岳灵珊的一道攻击,知道岳灵珊的实力是九阶,虽然是刚刚突破,实力还有些不稳定,但那确实是实打实的九阶。

    二十岁就突破九阶,这等天资放眼整个明远大陆也是天才之流了,简直就是恐怖。

    而沈家竟然得罪了这样一位天才少女,让沈蒙不思其解,沈龙应该不是这么愚笨的人,不然自己也不可能把沈家的家主之位传给他。

    “沈蒙,沈龙重伤我父亲,我自然是也要原本带利的还给他。”

    “你父亲?”

    沈蒙皱了皱眉头,岳灵珊的实力已经强横到这种地步,那她的父亲实力定然是更强,怎么可能被沈龙重伤。

    “我父亲就是岳峰。”

    “岳峰!你父亲是岳峰?”

    沈蒙表示很怀疑,岳峰的实力也不过是八阶巅峰,他也没听说岳峰有一个天才女儿,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阁下,你不觉得开这种玩笑很没有意思吗?”

    “玩笑?”

    “很抱歉,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我就是岳峰的女儿,岳灵珊!”岳灵珊也不再和沈蒙废话,晃动手中的法杖,一道道风刃向沈蒙劈杀而去。

    沈蒙身形一动,躲过了劈杀而来的道道风刃。

    眼神一闪,岳灵珊能够瞬息释放出如此多的风刃魔法,实力不凡,身形飞退的同时一柄战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赫然是一柄中品灵器。

    沈蒙手中的武器正是从天兵阁中买来的,也是申公豹所炼制的一柄中品灵器,是申公豹为明远大陆之人的使用习惯炼制的一柄大剑,与洪荒修士使用的长剑格式不同,剑长五尺有余,双掌之宽,剑身之上刻画上了精美的花纹,闪烁着寒光。

    申公豹看到那一柄大剑之后,嘴角轻轻一勾。

    脚下一蹬,沈蒙身躯如雷霆一般向岳灵珊的方向冲了过去,手中大剑挥舞,一道十字斩猛然轰击而出。

    无论是实力多强的魔法师,都只是擅长远程攻击,而且威力巨大,但是近战不足乃是魔法师的通病,是所有魔法师的弱点,除了魔武双修的超级天才,但是魔武双修的超级天才很难出现,所以沈蒙并不相信岳灵珊是魔武双修的超级天才。

    咻咻咻…

    随着大剑的挥舞,一道道十字斩轰击而出。

    岳灵珊也不迟疑,急忙念动咒语。

    “游荡在天地间的风之精灵啊,我以风之女神的名义,召唤尔等为我所用,成为我惩罚者世间一切邪恶的神兵利器,荡平这世间一切的罪恶!”

    “风之泯灭!”

    咻咻咻…

    随着岳灵珊口中咒语的念动,天地间的风元素之力骤然向岳灵珊的身边凝聚,在岳灵珊的身后凝聚成了一道威猛无比的虚影,那是一个女性的身影,一头青色的长发盘起,身着淡绿色的长裙,挥手间就有无数的飓风出现。

    唰!

    岳灵珊身后的那风之女神虚影素手一挥,沈蒙攻击而来的十字斩就瞬间被泯灭,旋即一道道恐怖的飓风骤然出现,盘绕在风之女神的四周,随着风之女神素手的挥动,那一道道猛烈无比的飓风就向着沈蒙猛然攻击而去。

    沈蒙眼神一闪,手中大剑猛地一劈。

    游龙斩!

    沈蒙手中大剑之上光芒闪烁,狂暴的力量从沈蒙的身体中释放出来,花白的头发根根竖起,随着滚滚的劲风飘舞着。

    轰隆…

    登时,一条霸道的龙形劲气从大剑之上飞舞而出,裹挟着强大的力量,和风之女神挥出的飓风猛然撞裂在一起,两道攻击皆是强横无比,轰然对撞之下,轰隆的爆响震动天际,整个沈家都能听到那一声巨响,旋即他们就感到整个沈家都在震动,无数的建筑随之倒塌,为一片废墟,未来得及逃跑的沈家之人就被活活压死,沈家之人死伤无数。

    哗啦啦…

    龙形劲气消弭,而那攻击而来的一道道飓风同样也是消失不见,岳灵珊身后的风之女神虚影也随之消失。

    呼呼呼…

    岳灵珊释放魔法消耗了许多的魔力和体力,此时呼呼喘气。

    猛然间,岳灵珊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猛地抬头,就看到一道身影向自己冲了过来,那身影正是沈蒙,他手中的大剑闪烁着寒芒。

    沈蒙眼神之中一抹阴狠之色一闪而逝。

    “小丫头,去死吧!”

    沈蒙的速度很快,转瞬间就到了岳灵珊的跟前大剑猛然劈下。

    岳灵珊无比绝望,大剑临头,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她的实力是靠着黑魔丹强行提升的,并不是真正的九阶强者,在靠自己实力突破九阶的沈蒙的面前,还是不够看。

    轰隆!

    沈蒙手中的大剑猛然落下,轰隆巨响传来,岳灵珊的周围瞬间激荡起了无尽的灰尘,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

    呼呼..

    呼啸的劲风从沈蒙的身边拂过,吹动他的头发和身上的衣袍,一头苍白的银发在风中飞舞,此时的沈蒙看起来无比高大。

    “要怪就怪你生在岳家吧。”沈蒙淡淡的呢喃了一句,旋即收起了大剑,提着沈龙重伤的身子就往沈家内院飞掠而去。

    沈龙被岳灵珊所释放的千风万刃所伤,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流血过多,伤势很严重,虽然已经服用过了疗伤药剂,但是也只是止住了沈龙的血而已,要想要沈龙的伤势完全恢复,还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沈蒙有看了一眼岳峰倒下去的地方,皱了皱眉头。

    旋即,一道劲气打出,轰在了岳峰的身上。

    岳峰是岳家家主,也是岳家实力最强之人,只要岳峰死了,岳家的其他人完全不是问题,沈蒙一人就能全灭了他们。

    嘭!

    下一瞬间,沈蒙眼瞳微微一缩,自己打出的那一道劲气竟然是被弹开了。

    “这…”

    “怎么可能!”

    沈蒙有些不可思议,岳峰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是八阶后期,虽然很强,但能够弹开自己这个九阶强者的劲气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若是岳峰全盛时期沈蒙倒是不觉得奇怪,但现在岳峰昏迷不醒,如何能够做到?

    沈蒙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敢问哪位高手出手,还请现身一见。”能够轻易弹开自己的劲气,来人也必将是九阶强者,沈蒙不敢怠慢。

    “现身就不必了,这两个人我带走了。”淡淡的声音在沈府上空响起,若是沈龙还醒着的话,定然是能够听出那淡淡的声音正是申公豹的声音,沈蒙就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岳峰竟然是诡异的不见了。

    沈蒙眼神一闪,挥手一吹,四周的烟尘也消散不见,岳灵珊早已经是不知去向。

    “你究竟是何人?”

    “我只是一个过路人罢了。”申公豹的声音再次游荡在沈府上空,越来越淡。

    “装设弄鬼的家伙,给我出来。”沈蒙脸色有些难看,斗气汇聚于双掌,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然轰出了一掌。

    轰隆!

    巨响传来,但沈蒙并未发现有任何人在那里,甩甩手,愤然离去。

    此时的申公豹早已经是带着岳灵珊到了岳家的地方。

    岳灵珊的闺房中。

    岳峰还在昏迷,躺在床上,身上焦黑一片,气息萎靡,而岳灵珊则是脸色担忧的坐在床边。

    “申公豹,我父亲怎么还没醒啊?你的那个什么玉露丹是不是不管用啊。”岳灵珊看向自顾自倒茶喝的申公豹,有些埋怨。

    “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让你父亲吐出来。”申公豹幽幽的说道。

    “喂,你怎么说话呢?”

    “是你自己不信的。”

    “哼!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岳灵珊幽怨的白了申公豹一眼。

    申公豹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岳灵珊,沈家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知道!”岳灵珊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冷冷的说道。

    申公豹自讨了一个没趣,讪讪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开。

    岳灵珊虽然生申公豹的气,但还是偷偷的看了看申公豹,看到申公豹要走,急忙站起身来,“喂,你要干什么去?”

    “你爹我也已经帮你救回来了,我要去办我自己的事情了。”申公豹这次可是来收取五行山的,在天悦公国遇到岳灵珊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你..”

    “岳灵珊同学,我们以后有缘再见了。”申公豹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岳灵珊脸色微变,“你…你要走了?”

    申公豹没有说话,只是跨步要走。

    “修炼秘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