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变态?
    “这是什么?它真的能够让我拥有足以抗衡八阶后期强者的实力?”岳灵珊有些不敢相信,申公豹手中的这一颗小小得丹丸就能够让自己突破九阶,未免太过容易了,就连圣阶药剂也做不到吧。

    对于申公豹的话,岳灵珊半信半疑。

    “怎么?不信。”

    “嗯。”岳灵珊不自觉的点点头。

    旋即,意识到自己的不对,疯狂的摇头。

    申公豹哭笑不得,自己还被当成卖假药的了。

    “算了,你不信就算了。”申公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抹储物戒指,就要将黑魔丹重新收入储物戒指中。

    “唉,别!”

    岳灵珊一把从申公豹的手中夺过黑魔丹,虽然她有些不信,但是申公豹并不像是在说谎,而且申公豹应该不会害自己,自己吃下这颗丹药也未尝不可。

    “你不是不信吗?”

    “谁说我不信的,我只是…只是不太敢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东西罢了。”岳灵珊强词夺理道。

    “那不还是不信。”

    “不是!”岳灵珊怎么可能承认自己不信。

    申公豹也懒得和他争辩,本来就是因为偶然相遇岳灵珊而已,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黑魔丹已经在岳灵珊的手中了,至于结果如何就不是申公豹能够操控的了,岳灵珊是选择服用或是不服用黑魔丹都不是申公豹能控制的了。

    “那个,申公豹,你说的这个黑魔丹是直接吃下去吗?”岳灵珊看了一眼手中黑乎乎的黑魔丹,脸色有些难看。

    “那是自然。”申公豹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个…”

    岳灵珊深呼了一口气,盘坐在地上,吞下了看起来很难下口的黑乎乎的黑魔丹。

    黑魔丹入口,瞬间化作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涌入她的身体中,虽然黑魔丹看起来黑乎乎的,难以下口,但吞入腹中还是有一股清凉之意,在她的身体中游荡着。

    狂暴的力量瞬间从黑魔丹中化开,涌入岳灵珊的四肢百骸,冲刷着她的身体。

    岳灵珊只感觉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般,无比的痛苦,不一会的时间,雪白的肌肤就变得血红一片,甚至还有一丝丝的鲜血溢出。

    这就是黑魔丹的能力。

    虽然黑魔丹中所蕴含的力量是有限的,但他的作用就是将服用者的潜力瞬间转化为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是务必强大的,若是服用者的心性不够,不够坚定,那么必将是被这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撑爆。

    这一点,申公豹跟岳灵珊说过,知道黑魔丹的后遗症之后,岳灵珊还义无反顾的服用黑魔丹,一是因为她必须拥有强大的力量来保护她的父亲和她身后的家族,二则是因为岳灵珊并不认为自己按部就班的修炼,最后能够修炼到九阶风系大魔导师。

    申公豹拿出的黑魔丹能够将她的潜力瞬间化作力量,让她成为九阶大魔导师,这是如今救他父亲唯一的办法。

    狂暴的力量冲击着岳灵珊较弱的身体,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岳灵珊的身体就布满了血迹,血红一片,极为的渗人。

    现在的岳灵珊就是一个血人。

    申公豹瞥了岳灵珊一眼,并未在意,旋即继续闭目养神。

    申公豹看起来是在闭目养神,实际上是放开神识探查整个沈家的情况,沈家的整体实力和十年前的御魔城差不多,沈龙这个八阶后期强者是最强者,剩下的八阶强者不过区区三名,是沈家的二爷沈发和三爷沈凌峰,还有一个申公豹并不认识,是八阶初期,不过气息还不算稳定,应该是刚突破没多久的。

    八阶强者四名,七阶强者不过二十几名,在天悦公国虽然是可以横行无忌了,但是在申公豹眼中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只要申公豹向,一个遮天大手印就足以灭杀沈家所有的强者。

    只是申公豹并不打算这么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沈越和沈二虽然得罪过他,但是沈家已经付出了代价,而沈二也付出了自己的代价。

    他的丹田已经被申公豹废了,从此以后就只能是一个普通人。

    申公豹打算解决天悦公国岳灵珊的事情之后,就继续前往黑月公国去收取五行山。

    四年之前,申公豹的实力突破炼气化神巅峰,堪比九阶巅峰,也曾经去黑月公国收取过五行山一次,不过那时申公豹的实力还不足以摄拿沉重无比的五行山,就连撼动五行山也很难做到。

    五行山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其材质极为的坚韧,就算是上品灵器才能将其切割,密度很大,可以比拟星辰精钢,一块人头大小的五行石就足有数万斤中,一整座五行山的重量可想而知,根本不是炼气化神巅峰的申公豹能够撼动的。

    不过,现在申公豹实力大进,突破炼身返虚境界,应该勉强可以撼动五行山。

    有了五行山,他就可以着手炼制那个东西了。

    “啊啊啊…”

    一阵凄厉的哀嚎声传入申公豹的耳中,打断了申公豹的思绪。

    汹涌澎湃的力量一股脑的涌入岳灵珊的体内,岳灵珊本身是风系魔法师,经脉的坚韧程度和宽度都不能和同阶的武士相比,何况这是黑魔丹的效果,力量如海浪般汹涌,无情的摧残着她的经脉和身体,她身上的血迹干了一层又一层,在她的身上凝成了一层又一层的血膜,看起来无比的渗人,仿佛一个被鲜血包裹起来的大茧。

    申公豹敏锐的注意到岳灵珊的哀嚎声惊动了幽云小筑外的沈家众人,微微皱眉,挥手间在她的身边布置了一个隔音法阵,为了避免在惊动沈家之人,也为了自己能够睡个安稳觉,若是任由岳灵珊这么叫下去,申公豹可睡不着。

    幽云小筑之外,一个个沈家之人虎视眈眈,一刻不停的盯着这里。

    “沈风,你说刚才里面传来的那个女的的惨叫声是这么回事,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了?”一个胖胖的沈家弟子向自己的同伴问道,脸上还有一丝的担忧之色。

    沈风则是摆了摆手,说道,“沈飞,你就放心吧,没什么问题的,你想多了。”

    “可是,那个女的叫的真的很惨啊,我觉得我们还是看看吧。”沈飞还是面带担忧之色。

    “哎呀,你这份家伙,里面那位大人可是正爽着呢。”

    “什么意思?”沈飞一时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沈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唉。”

    沈风叹了一口气,对沈飞很是无语,眼睛中猛然射出一股精芒,说道,“沈飞,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些心理变态的强者会在和女人做那事的时候,做一些很变态的事情。”

    “你是说虐待?”

    “不错!”

    “听幽云小筑中那女子的惨叫声,虽然很凄惨,但是你仔细听的话就能听出其中还有一丝浓浓的满足感,夹带着一丝呻吟之声,你说那位前辈在里面干什么?”沈风幽幽的说道,一双小眼睛眯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沈飞顿时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位前辈和那女的在…”

    “哈哈,孺子可教也。”

    “现在你还要去里面看看吗,万一扰了前辈的雅兴,得罪了前辈,就算是家主来了也保不住你的脑袋。”沈风敲了敲沈飞胖胖的脑袋。

    “是我想多了,多亏沈风你啊。”沈飞知道这次若不是沈风提醒自己,自己可能就惨了。..

    “都是兄弟,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往枪口上撞不是。”

    “是是,等这次任务完成了,兄弟我请你喝酒。”沈飞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人家沈风救了自己一命,请人喝顿酒也是应该的。

    沈风摆摆手,说道,“好说好说。”

    申公豹在房间中,将门外沈风和沈飞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不由苦笑,自己怎么还成变态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