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沈越
    “切,没钱装什么大尾巴狼,买不起就直说,还装的高深莫测的样子,装什么装?”申公豹的脚步还没跨出天兵阁的门口,就听到一道嘲笑之声。

    申公豹眉头微皱,并未理会他,而是跨出了天兵阁的大门。

    对一个狺狺狂吠的白痴,申公豹并不觉得和他有什么好说的。

    那道声音的主人看到申公豹羞愧万分的离开天兵阁,以为申公豹被自己戳中了痛楚,更加是肆无忌惮,出言讥讽。

    “哈哈,被我说中了吧。”

    “贱民就是这么的虚伪,明明是没有金币,还敢来天兵阁,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种贱民能够来的地方吗?”

    申公豹不跟那声音的主人计较,却是召来了更多的讥讽。

    皱了皱眉头,申公豹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身穿浸泡的青年站在那龙魂黑戟之前,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轻蔑的看着申公豹,他的身边还有一名护卫模样的人站着,同样是轻蔑的看着申公豹。

    那锦袍青年看到申公豹转头看过来,眉毛一挑,说道,“怎么?本少爷还说错了。”

    “少爷您怎么会说错呢,看着小子身上的衣服跟外面的那些贱民一般无二,怎么可能是大家族的少爷,更是不可能跟少爷您相比的了。”那护卫躬着身子,对自己少爷无比吹捧,而对申公豹就是极力的打压。

    “小二,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也不是人人都能像本少爷这样生在沈家的,像他这样的贱民生下来就是下等人。”

    “是是,少爷说的是。”

    “……”

    两人一主一仆,你一言我一语的,一口一个贱民,张口闭口就是贱民,让申公豹听的不厌其烦,天兵阁中的许多平民武者也是脸色无比的难看。

    “真是可恶!”

    天兵阁中,一个平民武者看不惯沈越和仆人沈二蔑视平民的话语,怒不可遏,作势就要动手,只是被他身边的同伴拉住了。

    “你疯了。”

    “这里可是天兵阁,你要是在这里动手,莫说是会得罪沈家少爷,还会得罪天兵阁,你得罪了天兵阁,在天悦公国以后可就混不下去了。”

    那武者拳头紧握,钢牙紧咬,只好是放弃了动手的**。

    天兵阁在天悦公国的势力无比巨大,拥有一名圣域强者,在天悦公国的地位甚至在公国的大公之上,好在天兵阁没有统治天悦公国的**,不然这天悦公国的大公之位上做的可能就不是菲尔斯家族的人了。

    天悦公国的大公里斯?菲尔斯只是一名九阶强者,而且是天悦公国为数不多的五名九阶强者之一,远不是天兵阁的对手。

    “哼!”

    “行了,咱们走吧,眼不见为净,耳不闻为清。”无论是沈家少爷,还是天兵阁,都不是他们能够得罪起的势力,他们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惹不起,他们还躲不起吗?

    不一会的时间,天兵阁中的客人也走的差不多了。

    天兵阁中武器精良,深受武士和魔法师们的喜爱,而且天兵阁主营的都是低中等的武器,供给给一阶至七阶的武者,虽然像龙魂黑戟这样高级的武器也有,但是并不是很多,只占了一部分,大多数还是下品灵器,提供给普通的平民武士。

    偌大的一个天兵阁,在门庭若市的时候却是冷冷清清,只有申公豹和沈越以及他的仆人几人。

    看到平民武者离开天兵阁,沈越心中的优越感更加的强盛。

    “哼!贱民就是贱民!”

    “你说完了吗?”申公豹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脸上有些不耐烦之色。

    沈越一口一个贱民,让申公豹很讨厌。

    真不知道他是那里来的优越感?

    “说完可以滚了。”

    “什么!”

    “小子,你让本少爷滚?真是放肆!”沈越大怒,申公豹一个区区贱民竟然敢让他滚,真是太过放肆了。

    沈越身边的沈二也是暴怒不已,一手向申公豹抓了过去。

    黑鹰之爪!

    一股凌然的气势从沈二的身体中释放出来,赫然是一名七阶武士,在天悦公国中,七阶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了,能够让各大家族忌惮不已。

    沈越的护卫竟然是一名七阶强者。

    天兵阁中的服务少女脸色大变,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在七阶强者的威压之下脸色苍白。

    沈二的身影如电,瞬间就来到了申公豹的面前,右手呈爪状,一道道凌厉的劲气从他的手上激荡出来,黑鹰之爪迅疾无比,申公豹的面前划出一道凌厉的闪光。

    申公豹瞥了一眼天兵阁的护卫,发现那两名护卫竟然是一动不动,就像是没见到沈越出手一般。

    黑鹰之爪已经到了眼前,沈越冷冷的看着申公豹,仿佛已经看到申公豹被沈二一爪抓死的场景了,心中爽快万分。

    “哈哈,小子,敢得罪本少爷,本少爷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沈越心中哈哈大笑。

    “小子,死吧!”

    沈二心中也是阴狠的想到。

    申公豹脸色无比淡漠,还有一丝冷意一闪而逝,看着攻击而来的黑影之爪,并未有什么动作。

    “这小子不会是吓傻了吧。”沈越看到申公豹不闪不避,心中暗道。

    唰!

    黑鹰之爪劲风凌厉,直取申公豹的脖子。

    申公豹身形轻轻一侧,就躲过了黑鹰之爪的捕捉,反手一抓,抓住了沈二攻击过来的手掌,轻轻一掰,沈二的手腕就被申公豹掰断。

    “啊!”

    沈二手腕猛地被掰断,痛苦无比,脸色通红,额头上一滴滴汗珠沁出。

    手腕被申公豹制住,沈二左腿猛地向申公豹横扫过去,希望能够逼迫申公豹放开自己的手腕,只是申公豹并未如他所愿,而是右手葛党珠沈二的左腿攻击,旋即,申公豹一脚踹在沈二小腹,将沈二一脚踢飞。

    嘭!

    沈二的身体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身后的柜台上,正是放着龙魂黑戟的柜台。

    龙魂黑戟是上品灵器,龙魂之力强大无比,而其中所蕴含的龙魂怨力也是无比强大,所承载它的柜台也不是一般的东西,是七阶材料,上面还有申公豹布置的一道禁魂法阵,能够禁制其中的龙魂之力。

    沈二撞在柜台之上,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将他的内脏震伤。

    噗!

    “咳咳咳…”

    虽然申公豹并未使用多大的力量,但也不是沈二一个七阶武者能够抵挡的,顿时一口鲜血从沈二的口中吐出,染红了他的衣衫。

    沈越看到沈二被申公豹一脚踢飞,眼瞳微缩。

    沈二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是七阶强者,在天悦公国中虽然不说是最强者,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实力并不低,所以他的父亲才派沈二来保护自己的安全,正是如此,他才能够在都城中横行无忌,谁都不敢招惹他。

    但现在,七阶武士的沈二却是被眼前这个自己并未放在眼中的‘贱民’打飞了,让沈越无比震惊,还有一丝恐惧在沈越的心底升起。

    申公豹的实力连沈二都不是对手,他沈越只不过是一个靠着家世的二世祖,论实力,十个他也比不上沈二一半。

    沈二被申公豹一脚踢飞,申公豹慢慢走近沈越。

    沈越吞了吞口水,手中的纸扇早已经掉在了地上,看到申公豹朝他这里走来,一步步向后推开。

    “你…你要干什么?我是沈家的少爷,你要是杀了我,我爹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沈越哆哆嗦嗦的说道。

    “你们这些自以为优越的人在求饶的时候就没有别的话了吗?每次得罪人之后就只会抬出自己的父亲和身后的家族,真是没有一点的心意。”申公豹嗤然一笑,冷冷的看着沈越。

    沈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呆呆的望着申公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