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八.
    ,!

    “师傅。”楚璃颔首示意,看着平无逐渐走近的身影,心中却有着些微的欢喜。虽然历史上并没有平无这个人,但根据龙且他们的描述,这人定然也是个聪明人了,和他交谈,未必不能增长悟性。

    “这么欢喜做什么?”平无淡淡扫了一眼楚璃,将手中的灯笼自然地递给她,示意其跟在她身旁。楚璃眼睛一亮,这便宜师傅要传授自己什么了?

    平无此番前来,确实是有意教导楚璃。他收到了消息,楚璃和叶凌尘即将去燕国易水参加刺秦大计,叶凌尘尚且给了落英剑法,对自己的记名弟子,他不能太抠唆了点。

    平无走在左侧,楚璃在其右手边给其打着灯笼照明。他们在东市,原本楚璃是想向府邸区靠近的,谁曾想平无竟然带着她越走越向城外了。

    楚璃没有多问,亦步亦趋地跟着平无。

    这游戏里第一天开启真正的黑夜,楚璃也便是第一次体验到夜游古城的感觉。不得不说,《楚汉争霸》做的很逼真。城门口昏暗的两盏灯笼,像是古书里记载的幽冥鬼怪一般盯着前来的两人,在黑夜里无声地释放威胁与压力。

    “我们,要出城么?”楚璃有些害怕了,这游戏做的这么逼真,明知不是真的,那凉风吹得她一个激灵又一身鸡皮疙瘩的,着实让她不敢再向前了。出了城门,那可就是真的野外了,城内就这么恐怖阴森了,出了城门,那还得了。

    平无停住了脚步,抬头看向城墙高处,幽幽道:“出城,但不是我们,是你。”

    什么意思?楚璃不解地看向平无,这个便宜师傅要把自己坑出城去?

    还不待楚璃细细思索,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打横抱起。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再次站在地面上时,竟然到了城墙之上。

    翻……翻墙?楚璃反应过来,立马喊道:“师傅教我这招!”

    学会了这招她可是能飞檐走壁了,多酷啊!这城墙高达三十多丈,便是叶凌尘,也没办法飞越这么高的城墙。平无,果真是个高手!

    “嘘。”平无将右手食指立于唇前,示意楚璃不要说话。

    楚璃刚想压低声音问平无怎么了,就见一个穿着黑衣的老婆婆从暗处缓缓走来。在城门口昏黄的灯光下,楚璃亲眼看到那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左瞧右看确定安全之后,拨开左城墙一处,又将一块巨石推开,那巨石推开后,是一堆被巨石压松的土地。

    只见那老婆婆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把小铲子,竟是挖出了一块地皮,再一看,竟是个地道!那老婆子鬼鬼祟祟地钻进地道里,巨石随之又回到原来的地方,连草,也几乎恢复了原样。

    去哪了?这地道通向哪里?楚璃向后转去,努力想探知那神秘老婆婆的行踪。夜黑风高,一时之间倒真的没发现那地道口通向何处。

    平无手指指向一处,楚璃顺着那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城门外二十尺之远的一棵古树之下,有处土壤松动,隐约有一个头颅冒起,是那个老婆婆!

    “机遇我已经给你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的了。”平无在楚璃耳边轻轻说道,温柔的语气与平时判若两人,让楚璃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叮!接收到来自平无的任务“追踪神秘人”,是否接受?

    接受!

    “我要做些什么?跟着她就可以了么?”楚璃翻了任务介绍之后就懵了,任务上让自己跟着,却没说做什么啊。

    平无嘴角轻微勾起,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时间差不多了,我送你下去。”

    说罢,又是一个打横抱起将楚璃送到城门口一棵树下。待楚璃还想问些什么时,他已经消失了。

    这么快就走了么?楚璃躲在树后,盯着二十尺之外的那个黑衣老婆婆。她屏佐吸,不敢妄动让那神秘的老婆婆发现。

    她这是要去干什么?借着夜色,楚璃远远地跟着那个老婆婆。她很警惕,右手拿着一个烛台,每走一两步就停下来四处张望,楚璃只好跟她保持着远远的距离。

    那老婆婆越走越快,楚璃也不得不加快速度,猛然一道光滑向楚璃的眼睛,她心中“咯噔”一下,脚停在了半空中。

    好险!那老婆子竟然偷偷在地上丢了几个铃铛,若不是月色反射了光芒,若不是她反应迅速,恐怕此刻她已经暴露了。

    不远处的老婆婆突然回了头,向悔走了二十尺左右,将地上的铃铛捡起,沙哑着声音喃喃道:“难道是我老婆子多心了?”

    “谨慎一点总是好的,唉,接下来要尽快赶路了,否则天亮之前没办法赶回来了。”

    说罢,那老婆子佝偻着腰迅速离开了。

    这时,楚璃才从古树后缓缓走出,快步跟上。这老婆子也太疑神疑鬼了,还好她看到那老婆子停下觉得不对劲,迅速躲到树后,否则自己一定会被发现了。

    那老婆子一路向东,走到一处绳索桥。那桥连通着两座山崖,老婆子站着的是西崖,桥对面正是东崖。

    一路走来,楚璃总觉得一块巨石压在心头。为何,走出寿春城这么久了,也在一个怪物都没有。

    那老婆子颤颤巍巍地过了桥,楚璃却是不敢妄动了。这桥上没有一丝遮挡物,虽然月光不强无法看清她的样子,但只要看到有个人在桥上,只怕这次任务都失败了。

    老婆子越走越远,身影逐渐消失。楚璃躲在树后,她有一种感觉,那个老婆子还会回头。

    果然!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老婆子又回来了,锐利的眼神终于放松下来。

    楚璃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依稀可以猜出没人跟着终于安全之类。又等了十分钟,楚璃终于放下心蹑手蹑脚地过了桥。

    老婆子已经走远,不过楚璃在暗她在明,老婆子带着的烛台完全是个移动的指路明灯。只要楚璃潜伏在树后,注意烛光就行了。

    很快,楚璃找到了消失的老婆子。她正在一处断崖边缘,佝偻着身子,似乎想要……

    跳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