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三.三杀胡天
    ,!

    叶凌尘正拉住楚璃想问话,忽的听到后面吵吵闹闹,两人此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帮派领地就那么大,帮众们也纷纷围了过去。

    “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远处楔如和芦苇悠悠跑了过来,抓着两人往争吵处带,嘴里还碎碎念着。

    楚璃被楔如拉着跑,叶凌尘同样被芦苇悠悠拉着离开,四人距离事发地不过五六十尺,不消几十秒就赶到了。

    赶到事发地的他们,看到胡天正抓着秦慕一左一拳右一拳,像对待仇人一般凶狠。秦慕一实力比胡天低,身体本身就不好,又措不及防被打,并没有还手之力。白韵儿一脸惊慌地躲在胡天身后,泪光粼粼。

    “胡天,你干什么!”叶凌尘冲出去抓天的手,将秦慕一救了出来,拉到身后。

    胡天见秦慕一被救走,满腔怒火,刚想打来人,拳头都伸出去了却发现来的人是叶俊彦,生生止住了拳头的动作。

    “俊彦你不要拦我!”胡天收回拳头,却是余怒未消,还想去抓秦慕一。

    秦慕一铁青着脸,不知道是被胡天给打懵了,还是被好兄弟所打感到寒心,他站在叶俊彦身后,一言不发。胡天怒视着他,显然还想给他青黑交加的脸上再添点伤。

    “你打慕一干什么!大家都是兄弟,你是不是疯了!”叶凌尘很不解,他们寝室里关系一向不错,胡天怎么好端端打慕一呢?

    胡天听到叶凌尘的质问,哼了一口气,鼻孔放大,怒道:“他想非礼韵儿!同学一年,原来他是这么卑鄙无耻的人!俊彦,你让开!让我打死他!”

    楚璃盯着在场的三人,胡天挡在白韵儿身前,脸上没有伤,血条也没有损失;白韵儿神色戚戚,却也是满血条,无伤害,衣服整洁;而最为狼狈的就是但慕之了,血条只剩三分之一,上衣被扯得有些褶皱,脸上微肿,青黑红三色交替,唇边渗下鲜血,发冠掉落,发型散乱开来,碎发垂在额间。

    “胡说!慕之哥哥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但慕之的死忠粉芦苇悠悠第一个反对,声音稚嫩却丝毫不软弱,直接对上胡天。

    胡天一向不怎么理睬这些小萝莉,大手一推把芦苇悠悠推开,嚷嚷道:“小破孩别瞎嚷嚷!你们懂些什么?”

    “你才不懂呢!”楔如看到小姐妹被推,急忙扶住她,抬起头来反对道:“慕之哥哥最讨厌白韵儿了,我们都看得出来!”

    “就是就是!我们也看的出来!”赶过来的小萝莉们纷纷附和萝莉队长楔如。

    “明明都是白韵儿处处拉着胡天,慕之哥哥根本就不搭理她!”

    “对呀!慕之哥哥经常怼白韵儿,哪里是喜欢的样子嘛!”

    小萝莉们人多势众,声音盖住了胡天的怒吼,胡天也不得不回答小萝莉们。

    “我亲眼所见!刚刚一来就看到这个小人抓着韵儿的衣服不放,想要脱她的衣服。”胡天振振有词地说着,感觉自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根本就不害怕面前站着这么多为秦慕一说话的人。

    “你口口声声说但慕之欺负白韵儿,有证据吗?你和白韵儿关系太好,并没有说服力。”楚璃走向前来,分析道。

    胡天刚想反驳说话的人乱讲,一看竟然是楚璃,心脏猛然一痛,不自觉倒退两步,语气也弱了下来:“我……我亲眼所见的,我怎么会无缘无故欺负自己的兄弟呢?”

    由于胡天退了两步,白韵儿出现人前。白韵儿向来都是躲在别人身后,被推到人前还是第一次。不过她也不是胡天那样被人看一眼就怂了的,她低下头,低低啜泣道:“他刚才……刚才,呜呜……”

    叶凌尘皱了皱眉头,长长的睫毛垂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慕一被胡天和白韵儿两人诬陷,到现在却一句反驳也没有,再加上白韵儿此时梨花带雨的哭诉,围观的帮众们,心中天平也不由自觉地偏向了白韵儿。

    楚璃漠然地盯着惺惺作态的白韵儿,一点也不相信但慕之那样骄傲的人会做这样的事情,她顺着白韵儿的话冷冷说道:“他刚才怎么了?怎么不说了?”

    胡天气的浑身发抖,宛如正义使者一般冲着楚璃吼道:“你这个丑东西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韵儿不好意思说而已!秦慕一那个混蛋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不好意思说我来说,我不仅要说,我还要打死他!”

    说着,胡天又想越过叶凌尘对秦慕一动手。

    “住手!”楚璃冰冷的声音自胡天身后传来,被杀多了的胡天吓得一抖,停住了动作。

    “你……你还拦着我干什么!现在事实都清楚了,难道不该打这个小人么?”虽然是质问的语气,但明显藏着一丝怯懦和害怕,胡天果然还是很害怕楚璃。

    “清楚什么?”楚璃冷着脸,步步逼近胡天,咄咄逼人道:“白韵儿说但慕之对她做什么了?但慕之承认了?你不是局中人,凭什么插手作证决定别人的事情?”

    胡天咽了口口水,想继续退后却又拉不下脸来,在场这么多人,他若是现在怂下来那他在帮派里还有什么面子?

    “丑东西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现在是想强逼韵儿说什么都没发生过么?”胡天上前一步,又拔出了刀给自己壮胆:“你这丑东西,穿的五颜六色像个花鸡一样聒噪又恶心……”

    一道白光闪过,胡天又一次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引得楚璃出手,在楚璃出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次……扑街。

    “打得好!帮主大人威武!”楔如等一众萝莉们欢呼雀跃,胡天那个讨厌的家伙终于又被收拾了。

    叶凌尘无奈地看向慢条斯理地收回弓箭的楚璃,唉,胡天那家伙嘴巴那么臭,就是他也忍不了,更何况人家还是女孩子。

    该打!叶凌尘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白韵儿,你是说但慕之非礼你?”

    “他怎么非礼你了?”

    白韵儿正面对上楚璃,心中怒火与妒火齐飞,伪装已久的柔弱与温柔冰裂:“他摸我,要我说的更清楚点么!你是成心让我在大家面前丢脸对么?你就是故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