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七.再挑拨
    ,!

    “对了,那你一开始说太初墨凡锱铢必较是什么原因?”可可又想起来刚才清笙说墨凡锱铢必较的事情来,问道。

    “这个?”清笙耸耸肩,很鄙视地说道:“当年可可因为仙界凌羽脉闭脉危机,独身在三界之庠里生存而对所有人满怀戒心。我和墨凡两个人当时又确实是想吞噬她来着,大概是被发现了吧。后来去了人界以后,又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两为了打赢王家,用了可可以前所说的田忌赛马的方法,把她放到最弱那只队伍里去对抗最强的端木玄。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可可对我们的态度变化很大,戒心也更重了。”

    “但是我发誓,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想过再吞噬她了,就连收做灵宠的想法都没有了。可是她的戒心却消不掉,一直防着我们。到了后来百派大比的时候,她为了赢骗了墨凡,盗走了他的四阶阵盘,墨凡后来因为这件事情和可可划清界限,在凤炎秘境里对生死不明的可可置之不理。”

    清笙说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可可想帮墨凡说话都找不到借口了。这个家伙,竟然对自己喜欢了十年的人都这么狠。只是欺骗了他一下,他就那么恨凤可可,甚至连她的死活也不管嘛?

    清笙如他所料地在可可的脸上看到矛盾的神情,心里一下舒坦了。放在心里放了许久的故事总算有了倾听者,他也是心情愉快。

    “你为什么会跟素不相识的我说这么多?”可可想起百里清扬的例子,提防地问道。

    清笙白了可可一眼,这丑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见清笙半天没理自己,可可就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道:“你骗我的吧?是不是?”

    清笙看着眼前格外执拗的丑女人,突然有了拉人一把的想法:“本殿下看你虽然丑了点,但也还是个心善的人族,奉劝你一句,离他远点。”

    “为什么?”可可下意识反问。

    “哼,为什么?”清笙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可可,道:“你以为凭什么他会娶你?凭你的长相么?还是修为?”

    “……”可可默,确实,就算随便拉个女人都比她要好,太初墨凡起初说这话的时候她几乎都以为是个笑话。

    看可可不说话,清笙也知道自己的话过了,但又觉得自己对这丑家伙莫名的在乎有点不正常,他堂堂妖界七王,还需要在乎一个普通人类的心情么?一番自我唾弃之后,清笙抬起眼,第一次正视可可,认真道:“太初墨凡找了一个身形和可可极度相似的女人,当做替代品。而那个人,你猜猜是谁?”

    替代品!这三个字如同榔头一般再次打中可可的心房,几天前,她也数次听到了这三个字,从青罗口中,从百里清扬口中,从……太初墨凡口中。

    两天后,清笙带着可可去了妖界。他一回到妖界便去妖龙殿中处理事务,把可可丢给了林潇潇,曾经他们组成的四人组之一。

    “你就是墨凡要娶的那个人类?”可可面前这个女人十分高挑,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看起来极为嚣张。赤红色的高开叉旗袍将她本就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极好,而这一身旗袍又并不是那么崩紧,看起来应该是格斗服和旗袍的结合,就像拳皇中的不知火舞身上穿的那般,但又不是很暴露。精致的狐头刺绣盘踞在红色旗袍的领口处,给她本就艳丽的美增添了一股危险的味道。如同美丽的罂粟,致命,却让人沉醉。

    据说,这个林潇潇是三界之中结界之术最强的修士,和凤可可,太初墨凡,东华清笙是从小到大的玩伴。

    林潇潇看着眼前这个全身焦黑的女人,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敢相信,墨凡怎么会要这个女人?那女人的身形和可可确实很相似,但他也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而娶她吧?太初墨凡这家伙,是有多喜欢可可,喜欢到,这个地步么?

    “跟我来吧。”见那个丑女人没有答话,林潇潇也自觉无趣,大跨步走向一旁偏殿。她的步子虽说迈得很大,高贵的气质和优雅的身姿却并没有因此而丢失,反倒显得她别有一分女子豪迈来。

    这便是太初墨凡的圈子么,他所认识的人,都是这般优秀的人儿……可可看着那毫不做作落落大方的林潇潇,心里突然闪过无地自容的羞赧感。这样无用而又这般丑陋的她,凭什么奢望太初墨凡会真的喜欢上自己?凭什么……

    “还愣着做什么?”林潇潇有些担心地回过头来,这家伙莫不是被吓傻了?

    “来了。”可可低声应道,心情低落。

    跟着林潇潇一路走去,可可才发现这个玄幻世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等级分明。东华清笙是这里的七王,他算得上是这妖界最有权力的人之一,所以他的殿内几乎满是服侍的宫女和太监。这些宫女太监们,又被划分等级,层层叠进,和古代的后宫差不多。

    和可可想的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宫女太监几乎全部都是冲虚后期以上的高手。拿这种高手当做仆人,有点过了吧?

    “这里的人都是奉命保护清笙殿下的,修为低了可不行。”看出可可的疑惑,林潇潇也挺有心情地解释道。

    “你要带我去哪里?”林潇潇开口了,可可也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清笙说带自己环游三界一圈就放了自己,可他却突然回了妖界,还把自己交到林潇潇手上,这是要干什么?

    “你想不想找个安生的地方生存?”林潇潇回头对可可眨眨眼,笑得那个叫百媚生,即便是身为女人的她都有些呆了。

    “嘿嘿,你这幅傻样还别说,像惨了那个没良心的家伙小时候看到两位殿下时候的呆样子。”林潇潇乐了,好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神情了。怪不得墨凡觉得她像可可,如今看来,确实有些神似。

    “我叫杨可可,不是凤可可。”可可别过脸去,自从那一日清笙在她面前明确挑破那最后一层遮羞纸说她是替代品之后,她就再也无法忍受别人说她像凤可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